美国风流总统肯尼迪曾与芝加哥黑帮头目共用一个情妇
时间:2014-01-12 10:59: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朱迪斯·坎普贝尔·艾克斯纳的例子颇为有名:她是肯尼迪的情妇,曾经也是歌王弗兰克·辛纳屈的女朋友,而且,她还曾是芝加哥黑帮头目萨姆·詹卡纳的情人。

 

本文摘自:《南都周刊》2013年45期,作者:七猫,原题:《肯尼迪遇刺50周年:阴谋与真相》

半个世纪过去了,但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所发生的事情依然是美国历史上的头号悬案:总统按住自己受伤的喉咙,轰然倒下。再一次枪声过后,他的脑袋爆开,鲜血飞溅,而身边的第一夫人绝望地试图拼凑丈夫的身体碎片。当特勤局探员克林特·希尔赶过来的时候,杰奎琳·肯尼迪张开手掌,她白色的手套上是总统先生的一小片头骨。

受害者是这个星球上最有权势、最具魅力、最富有也最有名的人之一,这让整场刺杀更带有无可匹敌的悲剧色彩。在几秒之内,权势变为无助,美丽遭到玷污,宁静化作不安,亲切变得陌生。

刺杀者名为李·哈维·奥斯瓦尔德。两天之后,奥斯瓦尔德被一个名叫杰克·鲁比的人杀害。官方负责调查此事的沃伦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奥斯瓦尔德刺杀总统属于个人行为,而杀害他的鲁比也没有任何同伙。鲁比被宣判了死刑,他请求上诉,并获得了重新审判的机会,但就在新的审判到来之前,鲁比因为肺癌死在了医院里。

大多数美国人都不相信沃伦委员会的结论,也不认为发生在达拉斯的那场刺杀得到了真正的解答。2001年,有81%的美国人相信当局掩盖了真正的阴谋,而最近的美联社调查显示,有60%的人至今仍抱持着同一个观点。人们提出了各种理论:有人说,枪手隶属于黑手党;有人说,黑手党跟中央情报局结盟刺杀了总统;有人说,是总统的特勤局里出了内奸;也有人说,是总统遇刺的受益人、当时的副总统林登·约翰逊组织了这次枪杀……甚至连现任国务卿约翰·克里也不买沃伦委员会的账,最近他在接受NBC采访时明确表示,他强烈怀疑刺杀肯尼迪总统的行为是奥斯瓦尔德一个人完成的。

达拉斯并不安全

现在看来,早在肯尼迪造访之前,这场悲剧就隐约有注定的迹象。尽管现在的人们喜欢把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早期称为“黄金时代”,象征着天真而繁荣的岁月,但实际上,那是一段苦涩的时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让美国人保持团结的共同理念,随着冷战的进行而逐渐消磨殆尽,而民权斗争又进入了最艰难的时刻;右翼阴谋家相信,共产主义者正在试图腐蚀美国文化,以便将权力转向腐败的联合国。

达拉斯是右翼阴谋家的聚集地。石油大亨H。L。亨特和克林特·默奇森提供了雄厚的资金,开展了一系列极右翼宣传,而报纸出版商泰德·迪利则利用《达拉斯晨报》鼓吹极端思想。当埃德温·沃克因为在军中散播极端保守的约翰·柏奇会思想而被肯尼迪从陆军司令位置上撤下,达拉斯接纳了这位将军。沃克很快就给肯尼迪制造了很多麻烦,他在1962年煽动一群种族隔离主义者在密西西比大学搞抗议,并在1963年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阿德莱·史蒂文森访问达拉斯期间,组织了一场极具侮辱性的公开抗议,对那位大使进行了公开的戏弄和人身威胁。


史蒂文森的遭遇让颇有影响力的达拉斯商人斯坦利·马库斯相信,他的城市并不安全,无法承担总统访问的重任。他对白宫发出了警告,但肯尼迪本人决心继续原本的行程。不过,在他准备前往达拉斯的时候,总统已经对潜在的暴力可能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的遗孀杰奎琳后来回忆说,总统对高层狙击手的能力表示了特别关注。

突如其来的枪声

11月22日上午,约翰·肯尼迪总统携夫人杰奎琳驾临达拉斯。他们按照计划沿着美茵大街驶向达拉斯市区。路边偶尔有一些右翼的抗议迹象:有些零星的海报指责总统犯下了叛国罪,而《达拉斯晨报》更刊登了一幅颇具敌意的广告。然而这些抗议在群众的热情下显得十分苍白。在围观群众的欢呼声中,身着粉色洋装的第一夫人开心地笑着,而康纳利州长似乎也稍微放下心来—跟肯尼迪同乘一辆车并不会像他所担心的那样影响到他的下次竞选。

快要到达市区的时候,车队开始提速。但在以《晨报》之父迪利命名的迪利广场入口处,肯尼迪所乘坐的豪华轿车放慢了速度,右转驶上了休斯顿大街,然后又向左转弯,上了埃尔姆大街。这时候,德州教科书仓库大楼顶上的大钟显示,此时正是12点30分。在广场旁边的一个水泥柱子旁边,站着的是俄罗斯移民亚伯拉罕·泽普鲁德,他正用自己的8mm家用摄像机拍摄总统车队经过的盛况。他说他在第一声枪响时启动了摄像机,而他拍下的26。6秒画面则记录了那场真实的噩梦:总统的脑袋在他的面前开了花。

在这段486帧的视频的最后几帧里,泽普鲁德拍到了特勤局探员希尔绝望地奔向总统的冲刺。但他没拍下希尔爬进车里,将第一夫人按在座位上,用身体充当她的盾牌。希尔后来回忆说,他看见康纳利州长也受伤了,而娜莉·康纳利正按着丈夫的伤口。希尔回过头,冲着后面的车辆做了一个拇指向下的手势。车队即刻加速,冲向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当时在场的目击证人的回忆并不统一,有人说一共有两声枪响,还有人说是三声。也没有人能说清楚枪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至于在教科书仓库大楼里的职员们,他们也没办法确认他们的同事李·哈维·奥斯瓦尔德是在什么时候下楼的。

一系列的错误

在帕克兰纪念医院,医生们发现总统还有呼吸,他们迅速将子弹从他的气管里取了出来。子弹掉落在病床上,一个特勤局探员随手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而没有将其当作证物保管起来。其他的特勤局探员则在医院门口开始清洗那辆豪华轿车,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破坏犯罪现场。大概下午1点的时候,医院正式宣布了总统的死亡。德州官员表示该州法律要求在达拉斯进行尸检,但特勤局坚持将总统的遗体和幸存者带回华盛顿。

探员们将逝去的总统及其遗孀带回了停机坪,他们在空军一号上找到了约翰逊—他在肯尼迪后面的那辆车里躲过一劫,现在他是新总统了。约翰逊身边的窗户遮光板紧闭着,以防有再次的袭击。在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这场刺杀是不是还有后招;如果副总统也被刺杀了该怎么办呢?探员们迫切地希望飞机能立刻返程,但约翰逊坚持表示,他要在离开之前宣誓成为总统。于是他们只好在飞机上继续等待,直到约翰逊的朋友、美国地区法官莎拉·休斯来到飞机上主持了总统就任仪式。在拍摄官方照片的时候,约翰逊小心地将杰奎琳·肯尼迪安置在他的身边,而这位前第一夫人身上的外套,还沾满了前任总统的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