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公主乱伦偷情 驸马被戴绿帽怒杀“狐狸精”
时间:2014-01-02 10:22: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窦奉节独守孤灯空枕,好不冷清。从前永嘉公主勾搭别的男人,他倒也忍了,但如今想到那个抱着自己老婆的野男人,居然是平日里恭恭敬敬喊自己做姑父的小混蛋,无名火顿时直往上窜:哼,我堂堂驸马,朝廷将军,拿公主没办法,难道拿你杨豫之这个“狐狸精”也没办法吗?

本文来源:华声在线,作者:赵炎,原题为:《盘点唐朝驸马“戴绿帽”后的N种表现》

在电视剧《新醉打金枝》里有个桥段,说大驸马郭爱给五驸马出头,在岳父代宗皇帝面前参了五公主一本,罪名是五公主不但偷汉子还虐待老公。虽然是戏说,却也不难找到历史原型。

公主给驸马戴绿帽的事儿,在唐代简直稀松平常,小菜一碟。老婆被人睡,头上的帽子比油菜还绿,心里的滋味怕是不太好受。寻常男人遇到这等事儿,准得抄起家伙什去拼命。那么,唐代驸马的表现又如何呢?说起来颇有趣,好比五个手指伸出来不一般齐,驸马们的表现也大相径庭。

忍辱负重装“贤惠”

正常情况下,恰如电视剧里刻画的那样,唐朝驸马大多选择“忍”,毕竟公主是金枝玉叶,惹不起,谁让你整个家族端皇家的饭碗呢。绿帽戴得瓷实,饭碗才端得安稳,除非你当初逃婚,否则一旦做了驸马,就必须要有超级航母般宽阔胸怀。这方面,裴巽是个典型的例子。

裴家是河北望族,李唐皇室的重要联姻家族之一,裴家子弟生下来就是给公主们准备的,谁也躲不了。话说裴巽刚刚成年,官媒就上门了,为李显的女儿义安郡主择婿。李显也就是后来的唐中宗,此时还没有真正掌权登基。

别看义安郡主此时还不是公主,而且母亲也不得宠,但她依然威风八面,成婚不久即开始为所欲为。她听说裴巽之前跟家中的一位漂亮侍女有染,醋劲大发,安排人将“情敌”的耳朵鼻子全割掉,还让裴巽学曹操“割发代首”,幸亏裴巽因为害怕及时逃出家门,否则小命估计都难保全。


这事儿不知怎么着,被武则天知道了,为了表示皇族也会管教子女,更为了笼络裴氏上下,义安郡主受到降级处分,由郡主变县主。同时为了安慰惊魂未定的裴巽,让他升了官。裴巽以为好日子来了,没成想一年后发生了神龙政变,武则天下台了,李显做了皇帝,义安县主火箭般升为宜城公主,裴巽成了名符其实的驸马。往后的日子会过得怎样,看来已经不用史书再详说了。

正史上的宜城公主虽然不象太平、安乐诸公主那样权大势大,但她在弄权纵欲方面却也是有追求的,不但设立了公主府,还参与政事、任命官员,甚至养了不少情夫。裴巽由于早先见识过这位老婆大人的凶悍,哪敢说半个不字?忍辱负重的熬吧,装“贤惠”做个好丈夫,熬死你。果然,宜城公主禁不起熬,死在了裴巽前头。好不容易才摆脱恶妻的裴巽,还没能多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又一道圣旨凭空而降——睿宗李旦寡女薛国公主下嫁裴巽。

瞧这霉运儿,哎,可怜的裴巽!

我也给你“戴绿帽”

公主给驸马戴绿帽,驸马不甘寂寞,出于报复,也给公主“戴绿帽”。这叫做井水不犯河水,貌似挺“民主”的,但一般的驸马没这胆儿,还必须取决于公主是否同意,反正风险不小。这类驸马的典型,非房遗爱莫属。

贞观中期,房遗爱娶高阳公主为妻。高阳公主有个怪癖,特喜欢和尚道士之类的出家人,第一个情夫就是玄奘高徒辩机,流下了种种传奇。她是个聪明人,知道房遗爱心里不爽,便主动将一个年轻貌美的侍女送给房遗爱做妾,算是感情上的补偿。房遗爱或许受到了公主的某种暗示,从此一不做二不休,娶了好几个小妾,给高阳公主也戴了许多顶“绿帽子”。

事儿曝光后,李世民一怒之下圈禁了高阳,房遗爱心里有了几分平衡,纳妾的事儿也暂停了几年。等高宗李治登基,高阳公主恢复自由,夫妻之间互戴绿帽的大比拼又重新开始。

高阳公主派人四处去寻找俊俏的年青和尚,专与这些和尚寻欢作乐。然而她只能在与这些和尚的纠缠中,得到暂时的幻觉——辩机毕竟只有一个。每当她从疯狂的肉欲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只有加倍的失望和伤痛,再一次歇斯底里的痛哭失声。于是,高阳公主又转而投向巫术的慰藉。和尚智勖善于占卜祸福,惠弘则能够看见鬼魂,而道士李晃则有高明的医术。高阳公主祈求能够通过他们,让自己能够再见到辩机的魂魄,寻找一丝安慰。

在交往中,高阳公主和这三个僧道都发生了关系,这三个不守清规的出家人自从登上了公主的床榻,顿时觉得所谓高贵的皇家也不过如此。于是他们心里的妄想不住地膨胀起来,想要依靠高阳公主,办成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成就自己的功名利禄,那就是谋反。

房遗爱也一刻都没闲着,公主找了几个僧道,他就找几个新欢,总之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吃亏。听说高阳公主和僧道们想做一件大事,他也毫不犹豫地参加了。最后演绎成了窝里斗,他大哥房遗直写了一封举报信(一说是高阳公主先举报房遗直的),朝廷追查下来,老房家的基本整个儿玩完鸟。

冲天怒杀“狐狸精”

人人都知道唐朝有两件难事:一是陪太子读书,二是做公主驸马。戴绿帽的驸马也有忍无可忍玩报复的例子。他们不敢直接找公主算账,而是另找出气筒,像郭爱那样醉打金枝的驸马,现实中绝无可能发生。

唐高祖李渊的女儿房陵公主,也称永嘉公主,嫁的是窦皇后的侄儿窦奉节,典型的表兄妹婚姻。窦奉节比较有才干,多少还练过武,曾任左卫将军、秦州都督等要职。即便如此,他也不是永嘉公主的对手,更未能得其芳心。永嘉公主一方面严于律人,严禁丈夫拈花惹草,一方面宽于待己,找了不少情夫。

在永嘉公主的情夫堆里,有叫杨豫之的小帅哥,是巢刺王李元吉之女寿春县主的丈夫,照辈份算,该叫永嘉公主做姑妈,但这位小姑妈勾搭侄女婿是一点也不含糊。杨豫之也不是啥好鸟,宣称自己死了妈,要守孝,提出跟老婆分居,趁机躲开了寿春县主,和小姑妈干柴烈火了起来。


窦奉节独守孤灯空枕,好不冷清。从前永嘉公主勾搭别的男人,他倒也忍了,但如今想到那个抱着自己老婆的野男人,居然是平日里恭恭敬敬喊自己做姑父的小混蛋,无名火顿时直往上窜:哼,我堂堂驸马,朝廷将军,拿公主没办法,难道拿你杨豫之这个“狐狸精”也没办法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