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時期香豔靈異故事─ 原盅雞
时间:2012-06-04 21:53:4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得一老書《滄浪夜談》。作者王九,人已無從考,書裡記載的盡是20世紀初期中國大地上之奇聞,故事多寫大時代下民間傳聞,常有重口味之作,所寫之文字,可說是當年的"知音體"也不為過,


選幾篇讓各位博友感受一下大時代下的香豔,初讀是香豔,再讀是感嘆戰亂時的無常滄桑


───────


原盅雞


民国三十二三年间,国军与日军在湘北鏖战中,老弱转徙,野哭万家,湘阴难民一群,被困在小山上。山皆石砾。无水草可寻,男女忍饥数昼夜,但渴不能耐,至以便溺自饮。然枯肠已竭,溺亦成点滴甘露矣。汩罗少年黄秉初者,因我乱石堆中,正饥渴欲死,忽见一少女悄蹲石缝中遗溺,旋睹其曳衣起行,未自饮,秉初遂匍匐前往,就石缝中狂吸,乃闻女回顾悲呼曰:“天乎,世固有饮尿解渴者乎!吾宁渴死也!”秉初已尽燕,觉快甚,因徐起,笑谓女曰:“姐姐所遗者,无异原盅鸡汤,可大补元气,岂仅解渴已哉,多谢!多谢!”女色赤,睨秉初曰:“饿死在即,还想吃原盅鸡?”秉初傲然曰:“一息尚存,原盅鸡不可忘也!”因相与问讯,女告以姓郭,家住城,逃乡后又与家人失散也。


是夕两军冲杀,小土山转入炮火中,难民多中弹死者,秉初幸卧石堆中得免。次日稍靖,秉初逡巡出,见陈尸处处,惨不忍睹,郭女亦僵卧瓦砾中。秉初意良不忍,乃取土石掩之,且祝曰:“愿姐佑我逃出战火,将奉姐之灵如夫妇,永不再娶也。”祝毕,再拜而退。


时已日薄崦嵫,秉初行下山坡,正彷徨不知所之,忽闻身后有娇呼声:“郎慢走!”骤然回顾,则姗姗来前者郭女也!大惊!但睹其声音笑貌,固与昨日所见者同,几疑顷间掩尸或在梦中。因支吾询女曰:“昨日流弹如骤雨,姐果匿何处得未受伤耶?”女漫应曰:“万幸耳。”遂相将觅道行。且行乞,夜宿破庙中,瑟缩蜷伏暗隅。倚偎之际,秉初殊忐忑,女微觉,温语谓之曰:“原盅鸡宜留待鸳鸯被裹细细品尝,此时此地,幸而流馋涎。”秉初唯唯曰:“恐姐冷冻耳。”夜午,女赴庙侧便溺,秉初似闻废圃中有悄语者曰:“此女子三分像人,七分像我辈,是何怪物?试揶揄之何如?”秉初一怔!旋闻一阵猛烈声,继之“彭冬”一声,亟奔视,夜色迷蒙中,见女卧倒破缸中,挽之不动,抚之已气绝矣!秉初忿极,且骂且以足力踢破缸,瓦片纷飞。时已破晓,乍睹缸底土穴中有黄光闪烁,逼视之,乃金块也,因抱郭女起,尽搜之。正踌躇间,陡闻女遥呼曰:“黄郎!今始知余已死矣,魂不能复与体合,然死生命也,幸勿悲。所憾者,顷体尚温柔时,悔未使郎大啖原盅鸡耳。”秉初大恸!望空泥首曰:“与姐有誓言在前,又共患难于后,夫妇之义足定矣。请暂厝之于此,乱平再迎归首丘”即取泥土陶片,埋女尸于缸穴中,怀金独逃。嗣果践所言,誓不娶。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