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性:艳情诗、春宫画和房中术
时间:2013-12-15 12:17: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摘要]《性学五章》是江晓原教授第五本性学方面的书了,其中有对中外艳情诗的研究。作者在书中提了“性张力”的概念,认为任何人总是生活在有张力的状态中,性张力的状况是变动的。

这本书名里标明为“性学”的书,作者是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江晓原教授。正像其头衔显示的,江晓原的专业是科学史。他本科读的是南京大学天文系,硕士、博士读的都是科学史,后来也以科学史安身立命。但翻看他的履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发表的第一篇学术论文是关于性学的(《中国10世纪前的性科学初探》,《大自然探索》1986年5卷2期),出版的第一本书也是性学方面的(《性在古代中国》,陕西科技出版社,1988年),他还是中国性学会的发起人之一。一个搞科学史的学者,为什么会搞起性学研究来,还搞得有声有色,不免让人有些好奇。

这本《性学五章》已经是江晓原教授第五本性学方面的书了。所谓“五章”是诗、书、画、药、人五个主题,其中有对中外艳情诗的研究,有对高罗佩《秘戏图考》和《房内考》的讨论,有对春宫画历史的梳理,有对伟哥的议论,也涉及李约瑟、张竞生等人的故事……很多文章最初在报纸刊物上发表时就颇受学界和读者好评,结集出版后很快登上了一些书店的畅销榜。国内关于性文化的严肃研究非常缺乏,而这个话题又是很多人都感兴趣的,也就难怪这本小书如此受到欢迎了。日前,记者围绕书中涉及的话题采访了江晓原教授,相信其中一些讨论不仅有趣,也是有现实意义的。

中国历史上的性

读书报:您的研究,很重要的一个贡献是提出“性张力”这一概念来解释中国古代性文化的特点(《性张力下的中国人》,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古代中国人对待性的态度,一极是重生殖、多妻和重人欲的,另一极则是礼教,有禁欲的倾向,两极的同时作用下,就形成了张力。中国历史上,宋代是一个转折点,宋代之前中国性开放的程度是比较高的,没有那么多禁忌,宋之后由于程朱理学的兴起,性的禁忌就会比较多。但我们也吃惊地注意到,晚明时期色情文艺非常发达,性开放程度很高,在程朱理学非常强势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阶段?

江晓原:说来有点夸张,中国人的性观念至少在宋以前确实是非常开放的。比方说唐代,当时的开放程度肯定远远超过我们今天。很多人老觉得中国古代有封建礼教,有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规范,但实际情况上,在相当长时期呢,统治阶级从来不把那些教条当回事,他们的性观念一直比较开放。

具体到晚明,情况有点特殊。从公元1600年前后到明朝灭亡,社会好像突然就变了样子,很多士大夫都表现出反叛。士大夫本来应该以身作则,严格遵守当时的性规范,实际情况却是相反。一些取得功名的知识分子,故意表现出反对礼教的姿态,发表夸张的言论,做出夸张的举动。按理说,这些都应该受到禁止,但实际是朝廷也不管。为什么会这样?一个简单的解释是,晚明最严重的问题一是关外满清的侵袭,一是农民起义,政府忙着应付这两件事,对江南地区士大夫们搞点类似于性解放的事情就顾不上了。当然,这只是一种解释而已。

回到我们说的性张力,这个概念是从物理学借来的。所谓张力,就像从两头拉一根绳子,绳子就承受张力。任何人总是生活在有张力的状态中,都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让自己能够相对好过一点。在张力的两极中,有时候禁欲的一极占了上风,有时候开放的一极占了上风,但是这两极都是存在的。任何社会如果只剩下一端,都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性张力的状况是变动的。

读书报:那么您觉得与历史上相比,我们当下的性观念是过于开放还是不够开放呢?

江晓原:首先要说的是,一个时代开放程度是否合理是一个问题,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相比开放程度哪个更大点是另一个问题。如果拿今天跟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高度开放的时代比,可以说现在远不如那时开放,像唐代就肯定比今天开放,那时的开放是我们今天的人难以想象的。《性学五章》里有一篇文章是对《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的研究。《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是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写的,是写给他自己文字圈子里的人看着玩的,有点像今天的人在手机上创作和转播黄段子一样,这个东西是那时代的黄段子集成,每一个段子描绘一种状态下性交的场景,文词极为华丽铺陈。这篇作品本已失传,是清末敦煌卷子被发现的时候,人们从里头找到的。这个作品已经残缺,据推测,缺失的大概有一小半。这样一个东西在当时的文人中流传,这在今天也是难以想象的。而且里面所描绘的性解放程度,也绝对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比方他想象一个夏夜,有坏人潜入了良家妇女的闺房,对这个良家妇女进行非礼,我们现在能想到的,是这良家妇女肯定要反抗,要怒斥,要报警,要呼救等等,但是白行简居然会想象她“诈嗔而受敌”,而且此后这两个人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谓的“炮友”了。这虽然是一种虚构,但当时的文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虚构,也够让我们吃惊的吧。

读书报:像白居易也是诗酒风流,并且有留下来的诗文为证。

江晓原:你提到白居易,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唐代有官妓制度,官妓就是由官方发工资养着的妓女,她们的义务是在官员宴会的时候为官员们奏乐陪酒,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三陪。三陪是一个官妓的工作义务,和官员做爱却不是她的工作义务,如果官员想和她做爱,要展开追求,追求到她愿意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成为情人。白居易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元稹,有一阵子元稹和一个官妓打得火热,后来他把这个官妓送到白居易那里去,说这个女子实在太迷人了,一定得让哥们儿分享一下,所以就把她送去半个月。当然我们今天可以站在N种角度批判这种行为,说它是男性中心主义,是对女性权利和尊严的践踏,或者因此批判这两个官员生活极度腐化之类,但在当时这件事是被当做佳话的,从中可以看到,当时性观念确实相当解放。

艳情诗、春宫画和房中术

读书报:《性学五章》的第一篇是讲艳情诗,让我想到大学课堂上讨论陶渊明的《闲情赋》。萧统曾经说陶渊明“白璧微瑕,唯在闲情一赋”。我们那时也有人觉得,陶渊明是一个很冲淡的人,怎么可能写这样的东西,它是不是伪托之作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