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儿媳一个都不放过的荒淫皇帝
时间:2013-12-04 13:23: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漂亮儿媳一个都不放过的荒淫皇帝


文/梦光情雨




后梁太祖朱温好色成性,荒淫无度,这种荒淫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朱温把封建道德礼仪统统地视为脚底泥,他把淫的对象从大臣的妻妾儿女上升到儿媳妇身上来。
后梁太祖朱温共有7个亲生儿,朱友裕、朱友珪、朱友璋、朱友贞、朱友雍、朱友徽、朱友孜,友孜一作友敬。算上义子朱友文共称八儿。朱友裕早死,追封郴王,朱友珪为郢王,朱友璋为福王,朱友贞为均王,朱友雍为贺王,朱友徽为建王,朱友文受封博王;最小的儿子友孜当时很小,故未得王爵。除了大儿子朱友裕早死,妻子未娶,小儿子朱友孜年纪尚小未成亲外,其他6儿子都有妻子,而这些妻子在丈夫常于外地征战时都在朱温床边,朱温美其名曰:侍寝。


一日,后梁太祖朱温倚在床,又忆起那日邂逅儿媳王氏时一身戎装,那着戎装的倩影不时在眼前晃动,人生苦短,来日无多,朱温下决心要将儿媳王氏弄到手,拟借侍疾为名,强令太监传旨至博王府,将博王妃儿媳王氏即刻入宫侍疾。
不一会,儿媳王氏被来迎的车驾送入宫中,入宫后儿媳王氏由内侍引导拜见大梁天子朱温。儿媳王氏恭顺地跪在病床前奏道:“博王妻叩见陛下,祝陛下龙体安康,万寿无疆!”后梁太祖朱温躺在床上细细打量儿媳妇王氏,虽已年近30却风韵犹存,身段比以前更丰满了,一双美目春波荡漾,一张俊脸如满月一般。
此时,室内只剩下榻上的梁主朱温与床前默然而坐的儿媳妇王氏,朱温对儿媳温和道:“王妃可否愿意替朕捶背?”王氏哪敢不听,一双小拳头在朱温身上轻轻敲着。梁主朱温心中一动,想起那日的偷欢哪里还得自持?一翻身将儿媳王氏揽入不中亲热起来。那王氏欲拒还羞,半推半就地挣扎了一会,一声娇啼发出后便不动了,任凭朱温疯狂地亲吻,直亲得她脸红耳热,心跳手软,瘫在朱温怀中。儿媳王氏为了讨梁主朱温欢心,也曲意承欢。 经过这一夜,初尝甜头的后梁太祖朱温更加喜爱儿媳王氏,隔三日五日就以侍疾为名将儿媳王氏召入宫中侍寝,与她寻欢作乐。儿媳王氏也在趁梁主朱温意乱情迷时,迫朱温应承将来传位给丈夫博王朱友文。

在儿媳王氏之前,朱温的三子朱友珪妻子张氏也被这梁主朱温召入侍寝,并极得梁主宠爱,真是漂亮儿媳一个都不放过。
这儿媳张氏出身高贵,世事公卿,父亲是唐廷重臣。张氏生得相貌出众,娇妍妩媚。
在张氏八九岁时,已出落得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一般,又加天真浪漫,更加清纯秀美。张氏很受父母宠爱,从教场中请来舞伎教与歌舞。她对舞蹈有特殊爱好,学得也刻苦用功,待长到十二三岁时,已是舞技出众,更出落得明眸皓齿了。
张氏从小还喜爱诗文,爱好舞文弄墨,父母请来先生专门教她吟诗作赋,诗文进步迅速。
因此,张氏稍大一些的时候,名闻遐迩,被众官宦子弟所乐道,求婚者络绎不绝。
偏这女子眼界极高,她看到唐室衰微,她要找一个能够使她永远享受荣华富贵的新依托,她在等待。

一天,朱温到张宅拜望张氏之父,朱温当时还没篡位,二位同事相见不免客套一番。
因二人相交很深,故谈兴很浓,张父便叫女儿出来拜见朱温。朱温此时已封王,权倾朝野。
张氏此时正二八芳龄,豆蔻年华,盈盈下拜道:“侄女拜见朱伯父!”
朱温细细打量这女子,见她娇小玲珑,妩媚端庄,并早闻这女子才貌双全,心中便十分喜欢。想到三儿子朱友珪还没有成亲,便有意选这女子为儿媳妇。
朱温对张氏父亲说道:“张兄,我听说你这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可以考她一考吗?”
张父对女儿说:“女儿,你朱伯父想出题考你一考,你可不要紧张啊!”
张女落落大方,说道:“侄女无才无德,只怕会令朱伯父失望了!”
随后朱温在张家父女陪同下来到花园凉亭中,朱温对张女说道:“这园中天色已晚,月光泻在花上,如涂了一层牛乳,淡雅朦胧,贤侄女何不以花月为题写一首诗呢?”
这张女微微沉吟了一会,早有家人拿来笔墨,铺好纸。张女拿起笔,酿好墨,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一连写成四首以花月为题的诗——《花月吟》。
朱温读后赞叹不已,对张父说道:“张兄,你家女公子才华横溢,可谓女中状元了,如若是一个男子,必定会光宗耀祖,成为国家栋梁的!”
张父忙谦虚几句,张女对朱温撒娇道:“朱伯父真会哄人,羞死人了,侄女不过写几首诗玩玩罢了!”
朱温半开玩笑地对张女说:“侄女,我一向羡慕才高之士,特别是女子,我可要选你做儿媳妇啦!”
张氏一听脸倏地红了,低头不语。
张父也开玩笑地说:“朱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贱女怎能配上虎子呢?”

朱温回去之后,竟真的派人向张家说亲,因二家门当户对,张父与朱温又是朋友,婚事一拍即合。
张氏就这样成了朱友珪的妻子,后来朱温篡夺唐祚后,张氏也随之被封为王妃。
朱温当初见张氏时,已被她的才色所吸引,暗羡不已。因与其父是至交、同事,不好召为小妾,只好娶三子朱友珪为妻,以后有机会再靠近张氏。

在朱温当上大梁天子后,长年重病缠身。一天,三子朱友珪带王妃张氏进宫探视病情。
朱温一见张氏又勾起旧情,他见张氏愈加娇艳动人,妩媚多姿,不禁想起几年前月下做诗的情景。
朱温当即对三子朱友珪说道:“珪儿,为父病重,你妻能歌善舞,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很觉孤单寂寞,宫中又很难找到一个如她一样多才多艺的女子,为父想请她留下来,陪着解解闷,如何?”
朱友珪一听受宠若惊,忙跪下说道:“既然父皇喜欢,就让她在宫中陪父皇一些时候,待父皇病好后再回去!”

儿媳张氏就这样留下来,朱温素晓儿媳张氏舞技甚佳,便对儿媳张氏道:“朕闻你舞技妙绝,今天可否为朕舞一曲,助助兴的?”
儿媳张氏忙回道:“父皇愿看,儿臣这就为斧皇舞来!”
不一会舞乐响起,儿媳张氏衣袂飘飘,翩翩起舞,那优美的舞姿飘逸、洒脱,有如嫦娥下凡,直看得朱温目瞪口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