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娶妻宁要戴笠情妇 不要宋美龄外甥女
时间:2013-11-17 10:37: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当然,胡宗南并未意识到他中了戴笠的美人计。依着戴笠的手腕,怎能让他识破?

 

本文摘自:《民国奇男子的爱情往事:点点梅花为我愁》,作者:慕容莲生,出版:北方文艺出版社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由于战绩骄人,胡宗南的官也越做越大,但他却不婚娶。有人为他做媒,他一一婉拒,说是国难当头何以为家。就这样,胡宗南年过不惑仍未婚娶。此事被蒋介石引以为傲,常训导部下要以胡宗南为楷模。

他们哪里知道,女人和婚姻是胡宗南心底的黑色秘密,是他心底的痛。许多时候,伤害别人有多深,自家心底所残存的黑洞就有多深。

1938年,胡宗南为扩军急需大笔费用,难能筹得。恰在这时,陈立夫发来电报,请胡宗南前往上海,说有要事相商。陈立夫和胡宗南是同乡,又有师生关系。两个人都从军后,陈立夫给予胡宗南不少的关爱和援助,使胡宗南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接到陈立夫的电报,胡宗南揣摩着,准是恩师要给他一笔可观的军费,不由得十分兴奋。

到了上海,才知道陈立夫要为他做媒,女方是孔祥熙的二千金孔二小姐孔令俊。

孔二小姐自幼便撒野成性,在学校最喜欢挑起同学打架斗殴,她则作壁上观。长大后,这个孔二小姐亦是十分另类,留大背头,西装革履,歪戴礼帽,或商贾打扮,手持折扇,口叼雪茄,令人雌雄莫辨。时人曾称之为“混世魔女”。

“混世魔女”到了婚嫁年龄,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其母宋霭龄甚是着急。这时,陈立夫向孔家推荐了一个“乘龙快婿”——胡宗南。陈立夫利用自己在中统的地位,为胡宗南大造舆论,说他如何有军事才干,带兵有方,是少有的将星,又是如何洁身自好,为官清廉。如此一番造势,孔家动心了,渴望夫婿的孔二小姐也是听得心花怒放,大有非胡宗南不嫁之意。

陈立夫没有料到,胡宗南对这桩婚事并不感兴趣。胡宗南早就听说了孔二小姐的一些事,也知道她挑选郎君多年,没人入得她的眼。他很是犹豫孔二小姐能否看得上他。陈立夫笑了:“没有足够的把握,我找你谈吗?”

一边是老师的极力撮合,一边是自家的疑虑横生,胡宗南猜不透,这般好事怎会突然寻到他头上呢?

胡宗南想起了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想听听戴笠的意见。

戴笠也是浙江人,当年不得志时,曾流落杭州街头,时任小学教师的胡宗南带领学生去杭州春游,和戴笠邂逅,谈话投机,从此结为莫逆之交。二人都在军中发迹后,相互扶持,戴笠更是常在蒋介石面前为胡宗南美言。曾追随戴笠多年的沈醉也说:“戴笠在工作上和私生活上能打成一片的知心朋友,应当首推胡宗南了。每次见到胡,真是三天三夜都谈不完一样。”如此交情,很自然,胡宗南每有要事,多与戴笠相商。


见到戴笠,胡宗南说到将和孔二小姐结亲之事,戴笠悚然一惊,但面上不动声色。陈立夫为中统巨头,戴笠为军统巨头,两派为争权夺利可谓是冤家对头。陈立夫来做媒,戴笠怎会要他如愿?戴笠毫不留情地奚落孔二小姐:明明是个女人,却偏爱打扮成男人样,使人难辨雌雄,哪有半点女人味?再则,她性格乖张飞扬跋扈,娶了她,岂不是引狼入室自讨苦吃?

一个把孔二小姐捧上了天,一个又将她贬入了地,听在胡宗南耳里,他为难了。想来想去,左右权衡,胡宗南决定先拖着,既不正面拒绝,也不明确表态。几天后,借故军务繁忙,胡宗南离开上海,回到西安。

陈立夫怎会真的看不出胡宗南的态度,他知道胡宗南看不上孔二小姐,为了尽快促成这桩特殊的有许多利害关系牵扯其中的婚姻,他依然紧锣密鼓地进行斡旋,鼓励孔二小姐前往西安,去见胡宗南。

 

孔二小姐一动身,陈立夫又给胡宗南发电报,要他把握良机,婚姻大事,要从党国利益考虑,更要从个人前途去着想,否则追悔莫及。

面对孔二小姐上门求亲,又有恩师翻来覆去告诫,胡宗南思前想后,决定暗访孔二小姐。

这次暗访,后人在传说中有两个版本:

一是,胡宗南装成一位少尉排长,让侍卫组长领路,以执行公务为名,前往孔二小姐下榻之处。那天,刚到了孔二小姐处,胡宗南就远远地看见她穿着紧身的西裤,上身则是燕尾式大开叉西装,这装束套在一个女人身上,胡宗南很是感到古怪。孔二小姐给胡宗南的第一印象十分糟糕。更巧的是,这时一个女仆牵着一只小狗,孔二小姐顺手就将小狗抱了过来,与其一阵狂吻。吻罢,她又将小狗交给女仆,谁知女仆未能接稳,小狗被摔在地上,汪汪直叫。孔二小姐伸手就给了女仆两巴掌,并不就此罢休,双手叉腰破口大骂,活脱脱像个母夜叉。看见这么多已经足够了,胡宗南扭头就走,还一迭声地说:“晦气!晦气!”

还有一种说法是,孔二小姐到了西安,还没见到胡宗南,却有记者先来采访了。这个记者是胡宗南所扮,他身着西装,肩挎照相机,还粘了一撮假胡子。胡宗南走进客厅,只见孔令俊身着黑色西装,扎一条红色领带,一只手拿着一支雪茄,一只手牵着一条黄毛哈巴狗,正冲着窗户吐着烟圈。

孔二小姐一边逗狗一边懒懒地问:“找我有什么事?”

“想……请教几个问题。”胡宗南慌忙递名片。

“就你这德性,还当记者!”孔二小姐出言不逊,“也不撒泡尿照照,就想采访我?回去告诉你们社长,叫他直接来找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胡宗南强压怒火,继续赔笑脸,表示希望能拍一张孔二小姐的照片。

“在上海,我的一张照片值十万块,滚吧!”孔令俊对胡宗南不屑一顾。

照片没拍成,胡宗南却憋了一肚子气。回到住所,胡宗南把假胡子一扔,照相机一摔,大骂了一通。

孔二小姐给胡宗南的印象太坏了,举止粗俗,毫无教养,不男不女,目空一切,这样的女人娶进门,那可真是引狼入室。胡宗南给陈立夫拨电话,说他要去前线督战,军情紧急,个人的事只好暂时放一放。

但,孔二小姐岂肯就此罢休?她直接把电话打到胡宗南的司令部,明确告诉胡宗南的参谋,她必须见到胡宗南,否则就不走了。

胡宗南这时才发现事情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怎么办呢?又找戴笠支招。戴笠建议胡宗南和孔二小姐见面,然后想个妙法,让她主动退婚。什么妙法呢?戴笠说:“她孔二小姐是个怕吃苦的人,你何不带她去一个地方游玩,在游玩中故意对她冷冷无情,累她一阵子,她就会死心。”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