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三国:三国“大牌”家庭主妇竟让司马懿哭鼻子
时间:2013-10-26 10:52: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文:白马晋一
中国人素来讲究面子。面子照顾好了,做事自然有了余地,倘若一个疏忽,驳了面子,芥蒂恐怕就此缠绕。譬如我们著名的 孔明先生,本怀匡民济世之心,却非要摆个面子,躲在深山里清高一把,直到刘备这个贴牌皇叔放下了面子,三顾茅庐,方才欣然出山。当然,在神奇的三国时代,面子绝不仅是用来升官发达的,有的时候,它还可以用来救命。有趣的是,用面子来救命的,却是一个女人。
我们要谈的这位有面子的女人,名叫王氏。中国古时,关于女性的记载往往有姓无名,王氏也不例外。虽然落笔的史家不给面子,但这并不打紧,因为她有个很大牌的叔父,名叫王允。我们的司徒王允同志,因不满董卓朝堂上的胡作非为,摆了干爹的面子,和萝莉女儿貂蝉一个合计,耍了一出连环杀,结果了董卓的老命。不过,这桩杀人生意披上了情色的外衣,行事的由头毕竟不太光彩,在后来董卓的马仔郭汜、李傕寻了机会,领导的平反运动中,竟给倾巢一锅端了。
尽管郭汜、李傕等人无情剑影就此铺开,但也有漏网之鱼,王氏兄妹就是其中的幸运儿。《三国志》是这样记载的:“时年皆少,逾城 得脱,亡命归乡里” 。尽管侥幸逃脱了性命,但流落民间的王氏兄妹,日子过得并不风光,原先的“高富帅”,如今成了“屌丝男”,王氏的哥哥王凌,遭遇了多年的冷风冷雨,终于摆不正心态,当众闹事,被官府一把拿下查办,剃了胡子,成了一名戴罪的环卫工人。(“淩为长,遇事,髡刑五岁,当道扫除”《三国志》)。

人在倒霉的时候,幸运往往来的就会很快,王允遗落多年的面子,终于让念旧的曹操捡了回来。当然,老王允的面子,自然顺势安在了王凌的脸上。原来,曹操某日到基层调研工作,瞧见马路边的这位清洁工,相貌堂堂,却没了胡须(古时男性剃胡须的性质,相当于如今劳改犯剃光头),一个心生好奇,便问随行秘书缘由(“时太祖车过,问此何徒,左右以状对”《三国志》)。
秘书的回应,让曹操愰如隔世,当年剿除董卓,自己还是热血青年。往日画面历历在目,如今自己两鬓已有白霜。寻思至此,不禁感叹道:“这个侄子,应该和叔父王允一样,是个当国家级干部的材料啊(此子师兄子也,所坐亦公耳,《三国志》)。”领导既然发话,录用手续自然简单得多,扫大街的“劳改犯”,一夜之间转正成了捧着铁饭碗的政府公务员,王氏兄妹时来运转。有了曹操开的绿灯,王凌的仕途一路畅通,到了曹芳一世,竟已官居太尉(应验了曹操当年的政治预言,和当年叔父王允的官位已经平级了)。王氏自然也借着福荫,拾起白富美的衣装,寻了机缘,嫁予了当时的杰出青年郭淮,做起了专职“家庭煮妇”。如此一个张灯结彩,一晃过了数十年,本也相安无事。
人没事的时候,就难免寂寞,一旦寂寞,总会寻些心思折腾,王氏哥哥王凌,当年的那位愤青,终于又开始闹事了。原来,魏文、明帝二人命薄,到了曹芳一世,政权已落在司马家之手。偏偏王凌又是念旧之人,曹操当年知遇之恩老搁在心头翻腾,于是,他和司马懿翻脸了。和司马懿演对手戏,王凌自然不够分量,戏未开演,就已败下阵来。打包着一起遭殃的,自然还有王凌的整个家族,当然,妹子王氏名列其中。
此时的郭淮,在幕后女人王氏的悉心“打理”下,经过了时光的洗礼,已经成长为一名德高望重的名将。可此时无端飞来的横祸,却让这位关中名将素手无策了。朝廷文书征摄甚急,王氏克日当发赴洛阳行刑,关中各州府一干文武们,结伴敲开了郭淮的家门。看着落满了烟头的烟灰缸,手下们心中愤懑,纷纷表态了:“将军,郭夫人一向可是待我们不薄,如今却要移交朝廷行刑,您于心何忍啊。况您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朝廷却视而不见,非要您妻离子散。将军啊,您将丹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我们看,不如反了吧”。
可我们的郭淮,虽是威震疆场的名将,可回归政坛,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乖乖男,手下的好意,自然回绝地干脆。即日,王氏赴刑,百姓夹道送别,一片哭声,竟蜿蜒了数里路,见夫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消失视野,郭淮心恸不已,数十年举案齐眉的生活画面,历历浮上眼前。一阵恍惚之后,余光一瞥,见一旁送别的儿子们,竟相继哭着昏厥过去,此时此景,郭淮终究按捺不住伤悲,喊过左右,令其快马加鞭喝住行刑队伍。见领导发话了,文武官员们喜大普奔,就像救自家性命似的。

时隔半日,却似三秋,看着安然回巢的爱妻,郭淮泪满盈眶,一把上前抱住拥吻。两旁夹道欢迎的百姓们,手捧鲜花,欢呼雀跃,就如同过了一个盛大的“复活节”。可是,司马懿那边如何交待呢?郭淮心里没谱,于是,他忐忑地给老领导发了一条“微信”,内容大致是这样的:“王凌乱法,家妻本该连坐,可五个孩子哀痛欲绝,恋恋不舍,思念他们的母亲。如果他们的母亲死了,我就会失去五个孩子。五个孩子如果死了,也就不再有我郭淮了。”
这条情真意切的“微信”,却戳中了一向心狠手辣的司马懿的泪点,因为,他想起自己一段往事。原来,当年正值年富力强的司马懿,曾经有过一场外遇,事发之后,发妻张春华女士却是不依不饶,非要司马懿跪着搓衣板认错。司马懿可是心高气傲之人,怎能对妇人低身下气,于是这事就一直耗着。可我们张春华也非等闲之辈,见司马懿没有低头的意思,竟然喊上司马师、司马昭几个儿子一起闹绝食。几个儿子这么一闹腾,司马懿自然乱了阵脚,也顾上不什么面子了,立马找了发妻,低头道:“春春,我错了。”(“诸子亦不食,帝惊而致谢,后乃止”《晋书》)。
正所谓父子连心,身为人父的司马懿自然深有体会,于是,红着眼圈借了魏帝的公章,特准赦免了郭淮妻子。就这般,我们这位本该到鬼门关报道的王氏,却阴差阳错地享受了上层朝廷特事特办,以及基层百姓夹道欢迎的待遇,成全了古代许多“家庭煮妇”们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大面子。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