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胡因梦:1970年代我在美国经历的性解放
时间:2013-10-10 10:05: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也许是受到六十年代兄弟爱风潮的影响,当时竟然没有人联想到得传染病的可能性。一根大麻很快就抽完了,大家在哈叟音乐声中起舞,如果其中的两个人来电,不久就从舞会中消失,回去自己的住所进入一夜之情的性爱中。

 

本文摘自《生命的不可思议:胡因梦自传》 作者:胡因梦 出版社: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

胡因梦简介:胡因梦1953年出生于台湾台中市,祖籍辽宁沈阳。著名电影明星,作家,翻译家。闻名于世的美女、才女,被誉为“七十年代台湾第一美女”。先后就读于台湾辅仁大学德文系,美国新泽西西东大学大众传播系,纽约模特学校。拍摄40余部电影、电视作品。后转向文学写作、翻译、环保公益活动等,均有所建树。

纽约当时的舞会抽大麻是例行公事,不时有人拿出一小张卷大麻的纸,小心翼翼地把“草”放在纸中,用舌尖沿着纸边舔一道之后,卷成一根细细的烟轮流分给在场的人抽。也许是受到六十年代兄弟爱风潮的影响,当时竟然没有人联想到得传染病的可能性。一根大麻很快就抽完了,大家在哈叟音乐声中起舞,如果其中的两个人来电,不久就从舞会中消失,回去自己的住所进入一夜之情的性爱中。

当时纽约中青代的西方人对待性爱的态度已经开放到令东方人咋舌的程度,和性有关的色情杂志、电视节目、A片等唾手可及,四十二街上的阻街女郎一向公开招揽客人,情趣商店可以随时自由出入。性除了和商业挂钩之外,还渗透在文字、教育、心理学和医学之中,成为日常生活里人人谈论的话题。我这名20岁的东方女孩就像个空降伞兵一般,直接从保守台湾,降落到70年代的纽约。西方世界的性意识发展背景我一无所知,只是本着好奇、开放和身心的需求,在安全的范围内我经验了一年的性解放。

我发现自己一向具备热情参与和冷静觉知的吊诡特质,我在性爱活动的过程中仍然觉察到许多隐讳的心理现象。我发现性对女性而言确实是亲密的起点,为了那份迷人的亲密感她开放自己的身体。对男人而言性却是亲密的终点。男人(非心灵取向的)似乎很难把女人视为一个完整的实体,他们不是在对一个生命做爱,而是对某个局部的器官做爱。此外他们的征服欲和自我肯定的驱力其实远远凌驾于性能量的排泄欲望。当然这样的分析显然是以后见之明诠释早年的直觉体会。有了比较丰富的经验之后,我开始能领会比我大八岁的Don曾经告诉过我的一句话———我们的默契是千万人中难得一见的。对于那段逝去的因缘的回忆,唤起了我盛宴之后的孤独与疲乏,我在滚滚红尘的纽约时常感到一股逼人的低潮与哀伤……

大麻经验是另一项值得探讨的话题。每个世代都有年轻人闯进改变知觉的禁区中,譬如最早期的巫术传统惯用的是蕈类和仙人掌。《美丽新世界》的作者奥尔德斯·赫胥黎就是服用了梅斯克林(从仙人掌提炼的意识转化剂)之后,才写出了《知觉之门》这本有关意识扩张经验的奇书。

发现随着药量的不同,受试者会进入不同的回溯阶段,后来他把自身和其他受试者的亲身体验写成了《意识革命》这本书。另外斯坦福的心理学博士拉姆·达斯和西方禅的代言人艾伦·沃茨等,都是意识研究领域著名的用药派。这些知识精英在迷幻药的使用上和一般大众的心态是截然不同的。药物对他们而言乃是自我探索的工具,并不是用来逃避日常生活的乏味或加强感官刺激的。我还记得我曾经在格林尼治村的一家咖啡店里,亲眼目睹两名站在华盛顿广场上的黑人因抽了过多大麻而high到无法聚焦的地步。他们为了点一支香烟大约花了足足三十分钟的时间,怎么对也对不上了。抽大麻显然是当时主要的逃避管道之一。


我自己抽了大麻的反应则是音感特别敏锐,但知觉会从日常的普遍性觉知缩小到只有一个感官在运作的状态。譬如正常的听觉可以接收到周遭正在发生的各种声响,抽了大麻之后却只能听见楼上的水滴声,而且音量大到像鼓声一般,此外理性思维能力也会降低,有一点像错误禅定所造成的迟钝而和缓的反应。

有了这些体会之后,我发现自己对许多容易上瘾的事可以很轻易地放下,唯独亲密关系是我一再想重复的业习。往后漫长的岁月里,这门功课一直都是我无法快速学会的生命灶门。

一年的时间在母亲低落的情绪中逐渐逝去,我知道自己必须回台湾面对现实生活的责任了。意识里携带着悲喜交加的解放经验,二十一岁的我和一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