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暴虐的北齐王爷:让狗当街吃掉美女和婴儿
时间:2013-09-10 11:58: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一天,这个高绰在街上看到一个美女抱着孩子,突发奇想,上去把那个孩子抢下来摔在地上,就让狗来吃。吃完了孩子,高绰感觉还不过瘾,就又在那个已哭得七荤八素的美女身上抹满了血,招了那些狗去吃,顷刻,这个美女撕扯得差不多了,高绰带着手下的仆役哈哈大笑。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鲁先圣,原题为:《成语玉体横陈的来历》

玉体横陈是一个著名的历史典故,它是南北朝时期北齐第五位皇帝高纬创造的。他的父亲是北齐武成帝高湛,母亲为胡皇后。高纬即位时,腐朽的北齐政权已经摇摇欲坠,他自己仍然荒淫无道,政治越来越腐败。

高纬当了皇帝之后规定,只要出钱就可以当官,只要出钱,杀人也可以免死。总之,只要出钱干啥都行,于是北齐被闹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很多老百姓都成了乞丐。看到这些,启发了高纬的艺术灵感,于是他在皇宫的一个花园旁边建了一处贫苦的村舍,让太监和宫女装扮成村民模样,他装扮为要饭的,在艳阳高照下,衣衫褴褛地四处乞讨,以此为乐。他又营造穷儿之市,亲自在市上进行商品交易。他修筑西鄙诸城,命令手下人穿上黑衣服,装扮成羌族兵士,让他们鼓噪追逐凌辱自己。从晋阳东巡,他常常单骑飞驰,解衣散发而归,颇有其先祖放荡的遗风。

高纬上台后,封自己的奶妈陆令萱为女侍中。结果,陆令萱、和士开、穆提婆、韩长鸾等佞幸小人把持了朝政,勾引亲党、贿赂公行、狱讼不公、官爵滥施。一时之间,奴婢、太监、娼优等人都被封官晋爵。天下开府一职的官员达到一千多人,仪同官职难以计数,仅领军就增加到二十人,由于人员庞杂、职权不明,结果中央下达的诏令、文书,二十个领军都是在文书上照葫芦画瓢写个“依”字便扔到一边,没人真正去执行。

高纬还把每个宫女都封为郡官,宫女锦衣玉食者达五百多人。一件裙子价值万匹,一张镜台竟值千金。高纬又建造偃武修文台,在嫱诸宫中营造十二院,其壮丽辉煌的程度超过了都城的建筑。但是高纬爱无常性,多次拆毁又多次修复。为按时完成进度,夜晚用火照明,天寒地冻时用汤和泥,百工困穷,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开凿晋阳西山大佛时,仅照明用,一夜就燃油万盆。他为自己宠爱的胡昭仪营造大慈寺,后又为穆皇后建大宝林寺,穷极工巧,运石填泉,糜费数以亿计,死亡百姓、牛马等不可胜数。更为荒唐的是,高纬的牛马狗鸡的地位和大臣们一样,都有封号。他的爱马封为“赤彪仪同”、“逍遥郡君”、“凌霄郡君”等。斗鸡的爵号有“开府斗鸡”、“郡君斗鸡”等。犬在马上,还要给它放上褥子,时不时地还要把它揽抱在怀中。


高纬十分注重实践,并学会了在实践中体验乐趣。这一点也不光他有,他的弟弟高绰也有。一天,这个高绰在街上看到一个美女抱着孩子,突发奇想,上去把那个孩子抢下来摔在地上,就让狗来吃。吃完了孩子,高绰感觉还不过瘾,就又在那个已哭得七荤八素的美女身上抹满了血,招了那些狗去吃,顷刻,这个美女撕扯得差不多了,高绰带着手下的仆役哈哈大笑。高纬听说高绰十分残暴,派人把他抓来审讯,而高绰满不在乎,仍是谈笑自若。高纬对他毫无办法,也没有给他定什么罪。有一次,两人闲唠起来,高纬问高绰:“你在定州时,干什么最快乐?”高绰爽快地答道:“把蝎子放在大容器中,再把粪中的蛆多放进一些,蛆被蝎子蜇得蠕动不已,那才最好看呢。”高纬第一次听说有这样好玩的,于是命人抓来一些蝎子,放在浴盆内,又把一个人剥光,逼他躺在盆中。不一会儿,他的身子上爬满了蝎子, 蝎子到处乱蜇,把那人蜇得体无完肤,痛得大声哀叫。而高纬与高绰则在盆外观看,乐得手舞足蹈。高纬对高绰说:“这样快乐的事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高绰对高纬的别出心裁则赞不绝口。

后来,不知怎么的,高纬的恐怖戏有点导累了,也有点看累了,又想起了玩战争游戏。于是,他安排人建了一些仿真的城墙、城门之类的东西,然后再安排一些士兵攻城,他带着自己的妃子和太监宫女一起守城。为了加强战争的真实性和惨烈场面,高纬在自己的弓箭上抹上巨毒,射那个“攻城”之人,经常一天能射死百八十个。据说,一次看着高纬百发百中的神箭,两个妃子甜言蜜语地夸奖了他两句,高纬一高兴,当天射死了七八百人,顿时血流成河。

高纬有一个妃子叫冯小怜,这个冯小怜长得漂亮至极,肌肤吹弹可破。吐出的气闻起来都是香的,而且身材凹凸有致。于是乎,高纬不管有事没事,即使是跟大臣商量事,也常常让冯小怜拥在怀里或把她放在膝上,使议事的大臣常常羞得满脸通红,说话语无伦次。据说冯小怜的玉体曲线玲珑,在冬天寒冷的季节里,软如一团棉花,暖似一团烈火;在夏天溽暑炙人的时候,则坚如玉琢,凉若冰块,是一个天生的尤物。“独乐不如众乐”,高纬认为像冯小怜这样可爱的人,只有他一个人来独享她的美艳风情,未免暴殄天物,如能让天下的男人都能欣赏到她的玉体岂不是美事。于是就让冯小怜裸体躺在朝堂的一张案几上,并时不时作出各种动作,以千金一视,让大臣们排着队都来一览秀色。“玉体横陈”的典故即来源于此。

北齐的邻国是北周,当时在位皇帝叫宇文邕,听说高纬昏聩无能,料想正是侵占北齐的绝好机会。公元576年的秋天,宇文邕带了几万威武齐整的士兵来攻打晋州了。“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北齐王朝进入风雨飘摇中。

而此时,高纬正与冯小怜在天池打猎,前线警报从早晨至中午已来了三次。高纬居然说:“只要小怜无恙,战败又有何妨!”齐国的右丞也斥责士兵道:“皇帝正游猎为乐,边境稍有战争,乃是常事,何必急急奏闻?”到了晚上,平阳报称失守,高纬知道后,仍是若无其事。看看天色已晚,高纬想收拾回归,可是冯小怜兴犹未尽,请他再猎一围。看着身着戎装的冯小怜如此飒爽英姿,高纬高兴地答应了。于是又猎了好长时间,获得几头野兽,方才尽兴而回。周武帝宇文邕率军西还。高纬见状,就率领军队围攻平阳,想一举夺回失地。由于周军奋勇抵抗,北齐军队久攻不下。他们想了一个偷偷摸摸掘通地道的办法,轰陷城垣十多丈。将士们想趁此时机攻入城中,却遭到高纬的拒绝。原来他想让冯小怜看看这宏伟壮观的场面。可是冯小怜此时正在梳妆打扮,画眉修鬓,抹粉涂脂,好长时间才到来。结果周军已经将缺口完全堵住,北齐军队失去了战机,再也无法冲进去了。听说城西有圣人的足迹,冯小怜想去观看。但是到城西要经过离城很近的一座桥,高纬怕守城的周军射箭射到桥上,要了冯小怜的命,就命令士兵抽掉攻城用的木料,在离城很远的地方另外营造一座新桥。新桥造好后,高纬就和冯小怜走上去。由于桥架得不结实,经不起马踩人踏,走到中间就塌了,二人无奈,只好返回。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