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战第四次战役彭德怀一道命令让志愿军伤亡惨重
时间:2013-08-13 09:59: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就像李奇微在布下砥平里赌局时所估计的那样,中国军队可以高强度的连续作战两天,甚至三天,但有限的弹药、食物、医药补给甚至体力限制,加上美国空军的强大火力肯定会影响他们的作战能力,这不仅让他们无法充分利用已有的优势,而且会增加失败甚至全盘崩溃的可能,每一场战斗只要打到第三天志愿军就会耗尽一切,不管局面是否占优他们都会就此撤退,因而东线的邓华指挥部发出了让攻击砥平里的部队主动撤出战斗的命令,枪声平息了,炮声也听不见了,一场小雪悄然降临,覆盖了环绕砥平里一周的中国士兵和联合国士兵的尸体,天地间一片寂静,环形阵地里的美军和法军士兵紧张地等待着中国军队的再次攻击。

 

大约在这个时刻,趴在散兵坑里的法国营士兵们看到了一副异常的景象,从远处的山包后面走出长长一队中国士兵,他们人人手举火把,全然不顾给敌人提供攻击目标的危险,火把的光亮让法国人看出那是一些医护人员,他们把死者一个一个翻开,找到并扛走了那些还活着的人,火把在砥平里环形阵地的四周晃动了整整一夜,联合国军士兵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没有人开枪,这场少见的惨烈围攻总算是结束了,第二天紧张了一夜的美军发现砥平里周边的中国军队已经不见了,美军开始打扫战场,二十几辆载重2.5吨的卡车排成一排,赶来搬运阵亡美军士兵的尸体,尸体已经冻僵,保持着死前那一刻的姿势,搬运人员只能把他们横七竖八地堆到车厢里。

一位旁观的美国士兵回忆说,装尸体几乎跟拼七巧板没什么区别,这是他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时刻,根据美方公布的数字联合国军在砥平里伤亡800余人,其中阵亡500余人,由于方方面面的版本很多,志愿军在砥平里之战中的伤亡人数尚无法形成定论,按照战场指挥徐国夫在回忆录中的记录,他掌握的数字是伤亡900余人,后来尽管“志司”并没有因为砥平里攻坚战伤亡严重而提出任何说法,邓华仍然认为部队伤亡较大,与自己敌情不准,决策失误有关,他为此专门发电报主动承担责任,并做出了检查,诚然砥平里之战的规模并不大,也绝对算不上一场完美的守备战,但仍然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战斗,此役标志着李奇微在踏上朝鲜半岛50天后终于开始慢慢撬动战场上的天平。

此役之后粮弹补给几乎消耗殆尽的志愿军各部再也无力死守三七线,华盛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暂时不用担心像麦克阿瑟在电报里所描述的那样被中国人赶出朝鲜半岛,蒙受敦刻尔克大撤退那样的羞辱了,尽管麦克阿瑟照旧不断在各个场合挑战华盛顿的权威,试图挑起针对中国的全面战争,但眼前的主动局面是属于李奇微的,因此也是属于华盛顿的,最重要的是李奇微终于在砥平里同心理层面上打破了“中国人不可战胜”的神话,经此一战,联合国军从仁川登陆时的狂妄和被志愿军痛歼后的彷徨中逐渐恢复了荣誉感和自信心,这让很多前线指挥官都重新燃起了跨越三八线直奔鸭绿江的美梦。

2月16日,也就是东线部队接到撤退命令的时候,坚守在汉江南岸的志愿军还有不到两个团,他们依然顶着“火海战术”的冲天烈焰巍然不动,在一块防御面积只有六百平方米的高地上平均每天落在上面的炮弹多达两万发,不要说粮弹补给,输送伤员极端困难,就连一根与后方联系的电话线都保不住,面对火力和兵力都远远大于自己的对手,阵地上的守军简直是被炮弹砸得透不过气来,各连伤亡之大使得三个连最后只能编成一个连继续战斗,看着整排整连牺牲的年轻战士心如刀绞的指挥员第一次盼望撤退的命令能快一点到达,16日晚上,当撤退转移的命令终于传来的时候,一位团长放下电话一头昏倒在地。

1951年2月17日,中国军队从东西两线全线撤退,在38军坚守阵地的最后两个营,撤回汉江北岸的第二天,这条他们在一个月前不惜生命冲过去的冰河解冻了。

以西线部队全部撤回汉江北岸为标志,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结束,但是志愿军并没有摆脱被动挨打的局面,后勤运输依旧困难,部队极度疲劳,粮弹缺乏,饥饿寒冷的状况并没有改善,然而中央军委派出的第十九兵团预计最快也要4月份才能全部抵达前线,要等待补充部队的到达以及后勤补给的改善,只有全线撤退这一条路可走了,退是肯定要退的,但面对火力和机动性都占绝对优势的联合国军怎么退,彭德怀有着深深的顾虑,如果志愿军像数月前的美军那样一泻千里,如何向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交代,如何向民主阵营交代,怎么在谈判桌上面对美国人,由于这一系列的战场外因素,彭德怀给志愿军制定了“撤退指标”,规定各军不得大踏步后退,如果联合国军后退甚至还要迎面反攻上去。

志愿军撤退之后的第三天,担心他们再次主动与之脱离接触的李奇微命令美军发起了新的北进攻势,志愿军随即与联合国军在汉江一线再次展开了艰苦的战斗,美方在战史中记录道,中国的小股部队伤亡惨重,主力却保持阵型逐步悄然后撤,阻滞而不坚守,这显然是跟中国军队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的战术传统,背道而驰的,在血腥的鏖战中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在接触线层层阻击的中国军队困难巨大,伤亡惨重,这正是对这种做法违反自身战术原则的一个无情例证。

冯振山(原志愿军卫生员):具体打仗伤员最多的时候那就是在汉江北岸阻击,那边的话汉江南岸打的有一些,轻的能走的就走了,不能走的能抬的就抬着了,那也不是太多,到北岸以后打50多天我们在那儿,那时伤亡比较重一些。

解说:还不到下雨的季节,朝鲜半岛却是大雨连绵,寒冷的冰水使阵地上一片泥泞,志愿军官兵们白天一身泥水,晚上浑身便结成了冰泥,刺刀拼断了,枪托砸断了,有时候只能靠身边的石头来攻击敌人。

砥平里战役结束30天后汉城失守,中朝联军占领南朝鲜首都的时间为70天,当第一批入朝志愿军退回三八线以北并最终稳住阵脚的时候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士兵和一半的军官,但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当因为攻占汉城而被打了一剂强心针的联合国军兴高采烈大举北上的时候,他们大惊失色地发现,对面已经出现了装备全套苏制武器的中国军人,3月中旬,志愿军第二批入朝参战部队的部分兵力开始正式接敌,到第四次战役彻底结束首批志愿军部队已经在血雨腥风中苦撑了整整87天,进入3月下旬,美国侦察机开始发现在通往前线的道路上运动着大批步行的中国士兵,主要由骡马组成的运输队经常在山间小路上绵延十几公里,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卡车车队在公路上移动,无线电监听中不断出现新的部队番号,越来越多的情报都在提醒着联合国军,中国人正在策划一场大规模的全线反攻,即便是在被迫撤退的艰难日子里,打一场更大规模的战役,消灭更多的敌人,一举扭转朝鲜战局的想法也从来没有从毛泽东和彭德怀的心中消失过,1951年4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党委第五次扩大会议,早朝鲜金化东北部一个叫上甘岭的地方召开,主持会议的彭德怀环视会场,除了先期入朝的九个军的军政主官,还有刚刚入朝的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的领导杨得志、王近山等人,他们都是中国军队中赫赫有名的战将,此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总兵力已经达到70多万人,心情大好的彭德怀看着壮大了不少的指挥员队伍风趣地说,美帝国主义纠集了十五个国家的军队组成了联合国军,我看我们也可以说是个“联军”,来自祖国各地区你们一个兵团管辖的地方就比他们一个国家大得多,反击,立刻向敌人发起反击,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中国人展示自己顽强的民族性格,不到最后绝不停止战斗,也永远不会认输,在让人不可忍受的拉锯战中,煎熬了近一年的朝鲜大地即将迎来又一场影响世界格局的较量,这是一场在朝鲜战争历史上规模最大,也最为惨烈的厮杀,中国人把这场战役称作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这是两个互不承认的国家,这是一对迥然相异的对手,他们唯一认可对方的地方就是在战场上,在枪口下,这是一场没有胜利、只有死亡的战争,而美国人和中国人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明白这一点。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