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战第四次战役彭德怀一道命令让志愿军伤亡惨重
时间:2013-08-13 09:59: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彭德怀给志愿军制定了“撤退指标”,规定各军不得大踏步后退……这显然是跟中国军队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的战术传统,背道而驰的,在血腥的鏖战中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在接触线层层阻击的中国军队困难巨大,伤亡惨重,这正是对这种做法违反自身战术原则的一个无情例证。

凤凰卫视8月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1951年2月14号那个惨烈的夜晚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拿下砥平里的志愿军展开了视死如归的进攻,经过几个小时的血腥的厮杀,志愿军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之后,终于突入砥平里,但是没能在天亮之前扩大突破口,按照以前的战斗习惯,志愿军应该选择在天亮之前暂时的退出战场,然而这次砥平里阵地上的志愿军并没有选择撤退,他们选择了死守。

解说:1951年2月15日,经过两昼夜激战,砥平里外围的高地均被志愿军占领,守军退缩在不到两平方公里的起伏地带,凭借房屋、据点式工事以及强大的炮火顽强反抗,攻方的战时总指挥徐国夫后来回忆说,在经过了三次连续大规模的战役后,各部队的减员情况都十分严重在他指挥的部队里每个连最多还剩七八十人,而每个团能够投入一线战斗的也就六七百人,即便如此,他仍然认为如果能够拥有足够的炮兵火力,凭借他手上三四个团的现有兵力也是有把握全歼守敌的,可是配属给40军的炮兵42团因为在半路遭到空袭而无法参加战斗,砥平里攻坚战就只能靠战士们手中的轻武器了,这实在让徐国夫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而当面的敌人除了各种火炮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坦克助阵。

王绳金(原志愿军炮兵):(美军)这个火炮都是大口径炮,虽然很厉害,它口径很大,口径大以后它有个什么?炮弹本身就很重,所以这时候炮弹装填起来就比较费时间,我发现你这炮往我这打一发,你比如说203(毫米火炮)往这打一发我就知道,坏了,你已经发现我了,我就赶紧想办法转移啊,咱别惹它,你离开个几百米就可以啦,不要太远,是不是,你离开几百米它就打不着你了。它比较厉害就是坦克炮兵,它机动性好啊,是不是,它发射速度快,它火力强,再一个另外一个它的防护能力比较好,你不容易把它打坏,它是钢甲的,它是履带式的,所以你不容易把它打坏。

解说:当时参与进攻的部队早就用完了专门对付坦克的重磅手榴弹和爆破筒,各团在攻占高地时出现了很大的伤亡,至此,志愿军与联合国守军形成了暂时的对峙,徐国夫根据各团上报的情况和自己的观察综合分析,认为美军并不像邓华指挥部说的那样正准备逃跑,也绝不是只有一两个营的兵力,他和几位师指挥员等了许久,军电台告知已经将他的意见报告给“邓指”,但并没有结果,同时透露上级有增加兵力以便全歼砥平里之敌的可能。

此时横城反击战已告结束,而战场东侧的联合国军似乎也有向原州撤退的迹象,如果此时再投入几个团攻击砥平里,全歼守敌是有把握的,根据以上情况,徐国夫命令各部巩固已经夺取的阵地,保护自己,尽量减少伤亡,一定要拖住敌人,准备配合增援部队全歼守敌。

1951年2月15日下午,在距离砥平里大约两公里的地方,由美国第1骑兵师第5团团长柯罗姆贝茨上校率领的救援部队在一个隘口遭遇到猛烈的阻击,柯罗姆贝茨要求搭乘坦克而来的一个步兵连扔掉全部负重,站到坦克上摆出一副置生死于不顾的决战姿态,他的决定让包括许多历史学家的在内的不少人都备感困惑,这种做法让炮塔上的步兵几乎无法躲避志愿军的机枪和迫击炮射击,实际上,不少人是在炮塔旋转时被撞下来的,但柯罗姆贝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坚守砥平里是李奇微的命令,所以从李奇微到美国第九军和第十军的高级军官特别是他的顶头上司们都在不停地用无线电催促着他,这让柯罗姆贝茨感到压力巨大。

从美国侦察机的视角来看,所有的道路都是畅通无阻的,但实际上山到到处都是中国军队,可是明显缺乏反坦克武器的志愿军只能用迫击炮进行效果不大的阻拦,于是悬崖上面的中国士兵便把成捆的手榴弹和绑在一起的炸药包扔下来,搭乘在坦克上的美国步兵成了肉靶子,队伍最后面那辆收容伤员的卡车已经被打坏了,再也没能跟上拼命前进的队伍,车上的伤员全部下落不明,突然间,在打头的坦克绕过一段弯路之后柯罗姆贝茨屏住了呼吸,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片谷地,那里就是已经被炸成废墟的交通要冲砥平里了,坦克纵队接近时的声音很大,增援部队还没到达,被围困在砥平里的很多美军就已经听到了他们隆隆的咆哮声。

当这支救援部队冲过砥平里南面那个狭窄的隘口时,坦克连连长乘坐的坦克被中国军队的火箭弹直接命中,除驾驶员外,车内人员全部丧生,幸存的坦克把油门加到最大限度,猛力撞击这辆毁坏燃烧的坦克,终于使狭窄的隘口公路没有被堵死,几乎是与此同时,工兵刚刚排除了最后一颗地雷,爱德华中校的四辆坦克轰鸣着急速向南开到了合适的位置,对着马山高地反斜面上的中方工事射击,马山正面的美国步兵也开始了新的反扑,坦克中的柯罗姆贝茨在冲过隘口后立刻就看到了在砥平里外围射击的美军坦克以及与志愿军混战在一起的美国士兵,那一刻提心吊胆的两支坦克部队突然紧张对峙起来,因为双方谁也不敢肯定对方的身份,最后第23团终于意识到这是骑兵团赶来了,砥平里的守军听说骑兵5团到达的消息,如同得到百万援军一般欢呼起来,包围圈被打破了,两支美军坦克部队会合。

然后开始一同向中国军队楔入砥平里的阵地开炮,二十多辆敌军坦克出人意料猛攻让阵地上的志愿军大吃一惊,适时赶来配合作战的美军飞机也在此时开始向四周的山上投下威力巨大的凝固汽油弹,面对猛烈的攻击,这支早已死伤惨重的志愿军部队终于再也招架不住,不得不放弃了阵地,双方的交火线又被拉回到前一天的位置,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

柯罗姆贝茨的坦克绝不是什么救世主,实际上两股残部的汇合不但救了守军,也救了援军,柯罗姆贝茨上校带出来的165名步兵现在还有23个人活着,其中还有13个是伤员,剩余的20余辆坦克一路杀过来已经没有多少弹药了,而且它们在夜间防御战里也是中看不中用,当夜幕再次降临,这支疲惫不堪的小股援军除了给23团以心理上的支援外,再没有什么军事上的实际意义了,天一黑鬼知道还会有多少中国人从四周的树林里冲出来,然而中国军队的进攻却在日落之后戛然而止了,临时总指挥徐国夫意外地接到了东线志愿军指挥部“立即撤出战斗”的命令,发布命令的是东线志愿军的总指挥邓华,这样的命令让包括徐国夫在内的几个师领导都不太理解,既然已经付出了很大代价,再稍做努力说不定就可以攻占砥平里,全歼守敌,何以要撤退呢?此时已经是志愿军发起横城反击战的第五天了,联合国军已经在原州一线组织起坚固的纵深防御,即便攻下了位置突出坚守不易的砥平里已成强弩之势的志愿军也很难继续向南突进了,面对联合国军的强大火力优势,在砥平里一线固守是没有什么价值和胜算的。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