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吕正操纽约秘晤:蒋介石丢大陆坏在俩人身上
时间:2013-08-01 10:39: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张将军还关切地询问了邓小平、江泽民、杨尚昆等领导人的情况。提到杨尚昆主席在亚运会期间接见他五弟张学森一家、邓小平女儿邓琳送画之事,要吕代为转达谢意。
  吕还给张介绍了东北军旧部万毅、卢广绩、刘鸣九、宋黎等人的革命经历和东北军抗日的一些故事,描述了家乡海城建国前后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听得很认真。
  吕征询张对父母陵园管理有何意见,张将军明确表示:“对父母合葬很满意,‘入土为安’,不必再费神迁坟。”
  谈话后大家驱车前往山王饭店,参加张闾芳为张举行的祝寿宴会。
  席间,张将军又关切地询问广东等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他说:“我这一辈子就是没去过广东。”还问到裘盛戎、杜近芳等京剧名角的情况,说:“我回家能否听杜近芳唱戏?”吕答:“可予安排,没有问题。”
  张虽已91岁高龄,但思维仍然很敏捷。他很会讲笑话。席间有人提到张学森当年做票友的往事,张学良讲了一个故事:过去有位票友最爱唱戏,天天早上拿着大刀在树林里练功吊嗓子。一次,他突然看到有人挑着担子从他面前飞跑而过,马上追过去问:“别人都是听了我的戏再跑,你为什么不听我唱戏就跑了?”那人说:“小弟是做生意的,看见你拿把刀,以为是劫道的,才赶紧逃跑。”这位票友讲:“你听我唱一段戏就不杀你。”那人只好坐下来听戏,想不到刚听了一句,便爬起来磕头说:“大王,你还是先把我杀了吧。”讲完故事,张学良指着张学森说:“你就是那个唱戏的。”在座者哄堂大笑。

  “白发催人老,虚名误人深”
  5月31日和6月1日晚上,旅美华侨先后两次为张将军举行祝寿宴会,吕敬送的贺幛被特别挂在大厅的显眼位置,正式向外界透露吕赴美的消息。阎明光代表大陆亲朋故旧出席了寿宴,张将军悄悄地托她转告吕,希望再谈一次。吕遂请张将军到自己下榻的中国驻联合国大使李道豫的别墅做客。
  6月4日下午4时许,张将军在阎明光、张闾蘅等陪伴下来到别墅,给吕带来一包台湾产的凤梨酥。
  谈起两次祝寿,张学良说:“我也不一定求这个事,可是我也不好意思不见他们,弄得我很麻烦。我本想早点离开美国的,没打算在这过生日,正好有点事没有办完,只好留在这儿,这样整,是有点太过分。我把话说明白了,我并不希望这个样子,我也不避讳,我也不求之。”“那么些人,好家伙!闪光灯刺得我眼睛疼,我讨厌强光刺我的眼。”
  吕又给他介绍了东北军将士抗日的事迹:“东北军在抗战时期,整个都是很英勇的,牺牲很惨。蒋介石见哪里危险,就派东北军去哪里。上海作战,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撤退了,让咱东北军的吴克仁当后卫。他们渡江时淹死了好多,很惨。蒋介石不仅不加褒奖、抚恤,还就地取消了这个部队番号,剩下的部队都给遣散了。”张学良叹口气说:“这事我都知道,我要抗日,蒋先生让。”吕宽慰他说:“您这一生做西安事变这一件事就行了,打日本别人替您打了嘛,东北军替您打了嘛。”吕还说:“老师,我给你提个意见行不行?”张说:“啊,可以。你提什么意见,就只管说。”吕说:“老师,你不要把自己贬得太厉害,不要老说自己是罪人,其实你有大功于国家的。”张说:“我有两句诗:‘白发催人老,虚名误人深’,我做了什么?我自个说真的,不是说笑,也不是谦虚,我对国家什么贡献也没有。”谈起日本军阀发动的侵华战争,吕说:“日本也很蠢,关东军想往北打,甚至想打苏联,打苏联碰了两个钉子,就想把东北数省全占了。昭和天皇是海军抚养起来的,海军想南下,南下不好打,准备拿台湾作跳板,所以把台湾搞得那么好。‘九一八’陆军打了东北,第二年‘一二•八’海军打上海。他们若不占上海,蒋介石会逐渐把黄河以北让出去,不仅东北不要,黄河以北他也不想要。日本把蒋的老巢——江浙一带抄了,他不得已才应战。如果给他留点余地,他会像南宋小朝廷那样称臣苟安。”吕说:“东北丢了,‘不抵抗将军’这个黑锅你替蒋介石背了很久。你下野的头一天晚上,还让我回山海关,传令何柱国、缪徵流、孙德荃反攻热河,可是第二天起床,一看‘号外’,说你下野了,反攻热河就成了一句空话。”张说:“背这个黑锅,我不在乎。”
  张学良说:“我这个人脾气很坏,我堂弟就是被我枪毙的,因为他跟日本人勾结。”又说:“我不是反对日本人,而是反对日本军阀。”
  说起日本鬼子的野蛮残酷,张说:“我跟日本NHK记者说,你日本人当年到南京,拿杀人作威胁,但是,不怕死的人,拿杀是吓不住他的呀!怕死的人,杀了也无用。你要是仁义之师,那该是什么情况?”吕说:“中国老子有句名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日本右翼势力不甘心他们的失败,直到现在,教科书中都不肯承认侵略中国。有个叫石原慎太郎的,竟公开说,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伪造的。”

  “国民党到台湾时更加腐败,跟在大陆一样”
  谈到“二二八”事件,张学良摇着头说:“国民党到台湾时更加腐败,跟在大陆一样,也搞‘五子登科’,不是人干的事都干出来了,硬是把台湾人逼反了,我在台湾看得很清楚。有人说这是共产党搞的,依我看,要是有共产党领导,就不会失败,他们(指国民党)就完蛋了。”“现在台湾仍有些人叫喊台独,搞什么台独?搞台独的那种机会早已过去了。”
  吕对张说:“这些‘中国人’是国民党的残兵败将,是蒋家军。如果是我们的军队过去,老百姓不会反感。”
  两人谈到东北籍东北军中的一些知名人士。谈到原东北军53军副军长黄显声。吕说:“黄显声在锦州那会儿就跟共产党员刘澜波、宋黎有联系,把警察部队改编成骑二师,跟日本人打,那支部队里就有共产党员,后来在重庆跟杨虎城一起被杀。他本来可以早些走,周总理已经通知他,说戴笠的特务要抓他,叫他赶紧走,连怎么走的路线都说好了,他耽误了一天,第二天就被抓住了。在狱中,他本有许多机会逃出来。他说,我光明正大,他们怎么抓我的,就怎么放我。蒋介石怎么能放过他呢?”张学良感叹:“他死得惨。”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