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屡遭失败的读书人
时间:2012-05-17 07:10: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格里  阅读:

大名鼎鼎的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号柳泉,山东淄川人。他生活在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空前尖锐的明末清初。出身小地主小商人家庭。19岁应童子试,均县、府、道第一,名震一时,补博士弟子员。但此后在科举场中却很不得意,满腹实学,屡不中举,直到71岁时才考得了贡生。他牢骚满腹,为生活所迫,只好在聊斋专心写他的志异小说。
  家喻户晓的《聊斋志异》,是我国古代文言短篇小说中成就最高的作品,共有短篇小说431篇,系作者以毕生精力完成的。其内容大致有四部分:一是怀着对现实社会的愤懑情绪,揭露、嘲讽贪官污吏、恶霸豪绅贪婪狠毒的嘴脸,笔锋刺向封建政治制度。二是对腐朽的科举制度有切身的体会,通过《司文郎》、《考弊司》、《书痴》、《王子安》等名篇,作者无情地揭开了科举制度的黑幕,勾画出考官们昏庸贪婪的面目,剖析了科举制度对知识分子灵魂的禁锢与腐蚀,谴责了考场中营私舞弊的风气。三是对人间坚贞、纯洁的爱情及为了这种爱情而努力抗争的底层妇女、穷书生予以衷心的赞美;其中有相当多狐鬼精灵与人的恋爱故事,颇具浪漫情调。四是有些短篇是阐释伦理道德的寓意故事,具有教育意义,如《画皮》、《劳山道士》等。
  今天在青岛老年大学,学习了蒲松龄一生中颇有感受有关科举制度的《王子安》这一短篇小说,他以自己的切身经历,惟妙惟肖地刻画了古代一个东昌名士应考并屡试不中的故事。这篇小说不长,行文凝练,如下文:
  王子安,东昌名士,困于场屋。入闱后期望甚切。近放榜时,痛饮大醉,归卧内室。忽有人白:“报马来。”王踉跄起曰:“赏钱十千!”家人因其醉,诳而安之曰:“但请睡,已赏矣。”王乃眠。俄又有入者曰:“汝中进士矣!”王自言:“尚未赴都,何得及第?”其人曰:“汝忘之耶?三场毕矣。”王大喜,起而呼曰:“赏钱十千!”家人又诳之如前。又移时,一人急入曰“汝殿试翰林,长班在此。”果见二人拜床下,衣冠修洁。王呼赐酒食,家人又给之,暗笑其醉而已。久之,王自念不可不出耀乡里,大呼长班,凡数十呼无应者。家人笑曰:“暂卧候,寻他去。”又久之,长班果复来。王捶床顿足,大骂:“钝奴焉往!”长班怒曰:“措大无赖!向与尔戏耳,而真骂耶?”王怒,骤起扑之,落其帽。王亦倾跌。
  妻入,扶之曰:“何醉至此!”王曰:“长班可恶,我故惩之,何醉也?”妻笑曰:“家中止有一媪,昼为汝炊,夜为汝温足耳。何处长班,伺汝穷骨?”子女皆笑。王醉亦稍解,忽如梦醒,始知前此之妄。然犹记长班帽落。寻至门后,得一缨帽如盏大,共疑之。自笑曰:“昔人为鬼揶揄,吾今为狐奚落矣。”
  异史氏曰:“秀才入闱,有七似焉:初入时,白足提篮似丐。唱名时,官呵隶骂似囚。其归号舍也,孔孔伸头,房房露脚,似秋末之冷蜂。其出场也,神情惝怳,天地异色,似出笼之病鸟。迨望报也,草木皆惊,梦想亦幻。时作一得志想,则顷刻而楼阁俱成;作一失志想,则瞬息而骸骨已朽。此际行坐难安,则似被絷之猱。忽然而飞骑传人,报条无我,此时神色猝变,嗒然若死,则似饵毒之蝇,弄之亦不觉也。初失志心灰意败,大骂司衡无目,笔墨无灵,势必举案头物而尽炬之;炬之不已,而碎踏之;踏之不已,而投之浊流。从此披发入山,面向石壁,再有以‘且夫’、‘尝谓’之文进我者,定当操戈逐之。无何日渐远,气渐平,技又渐痒,遂似破卵之鸠,只得衔木营巢,从新另抱矣。如此情况,当局者痛哭欲死,而自旁观者视之,其可笑孰甚焉。王子安方寸之中,顷刻万绪,想鬼狐窃笑已久,故乘其醉而玩弄之。床头人醒,宁不哑然失笑哉?顾得志之况味,不过须臾;词林诸公,不过经两三须臾耳,子安一朝而尽尝之,则狐之恩与荐师等。”
  以上寥寥数语,将当地一位名士王子安为“高考”屡试不第的矛盾心情描绘地生龙活现,塑造了一个应考人真实的“考试人生”。正如文中所描述,他参加完科举考试之后心神不宁等待结果,邻近放榜的那天喝了个酩酊大醉。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报马来”,小王踉跄起来说:“赏钱十千。”家人知道他喝醉了,说赏过了你睡你的。一会儿又有人进来:“您中进士了!”小王觉得不对,自言自语:“我还没进京复试怎么就中了呢?”来人提醒他:“您忘了,几场考试都考完了呀。”小王恍然大悟,说:“赏钱十千!”家人听了还是没当回事,打个马虎眼又过去了。没过几分钟,一人走到床前说:“您殿试中了前三名,给您配的跟班已经来了。”果然看到两个跟班衣着整洁在床前行礼。小王命令家人安排酒食,家人莫名其妙,都知道这个同志喝多了,出幻觉了。小王思量既然中了,应该出门炫耀一番,高声呼喊跟班上前,喊了十几声没人答应。家人应付他:“你再躺会儿,我们给你找去。”很长时间过去了,跟班来了,小王大骂:“笨奴才跑哪里耍去了?”跟班急了:“你个傻王八蛋,刚才调戏调戏你你丫还当真了,还骂人?!”小王大怒,从床上窜起来就扑上去,把跟班的帽子给抓下来了,自己也跌落床下。他媳妇听到动静进来扶他,说:“怎么醉成这样?”小王说:“跟班太可恶,我教训教训他,没醉!”媳妇说:“家里就我一个老婆子早晚伺候你,哪来的跟班,跟班能伺候你这个穷骨头?”这会小王稍微清醒了点儿,就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开始觉得刚才的种种似乎不对劲。突然想起把跟班的帽子抓掉了,在门后找到了一个玩具娃娃头上戴的帽子,自己都觉得好笑:“以前听说有人被鬼揶揄,没想到今天我被狐狸调戏。”
  这个荒诞的故事分明是蒲松龄自己屡考不中的真实写照。这虽然是一场黄粱美梦,但其中最精彩有趣的应该是异史氏也就是蒲公他自己的点评,他总结的是秀才参加科举的七种状态,和今天很多考生们的心路历程简直是高度对应重合,相得益彰,如出一辙。虽然蒲松龄讲的是当年的科举考试状态,我们不妨引申一下,套在现今也不失一种妙趣:
  “初入时,白足提篮,似丐”。刚进考场的样子。今天很多的考生一进考场不也是战战兢兢,小心谨慎,看着监考老师严厉的白眼,不正是似乞丐?
  “唱名时,官呵吏骂,似囚”。考场点名时候的样子。考场上考生正襟危坐,考桌上放着准考证,高考老师那犀利的目光,令人臊眉耷眼,噤若寒蝉,此时的考生不正是似囚犯?
  “归号舍也,孔孔伸头,房房露脚,似秋末之冷蜂”。在号舍白天考试晚上住宿的样子。考生在严格的考场上,分桌而坐,规规矩矩,目不斜视,专心写题,那呕心沥血,如头悬梁锥刺股的样子,不正恰似秋末之冷蜂?
  “出场也,神情惝怳,天地异色,似出笼之病鸟”。考完了的样子。考生终于考完出考场,几乎耗尽了所有元气,如释重负,不正恰似出笼之病鸟?
  “迨望报也,草木皆惊,梦想亦幻。时作一得志想,则顷刻而阁楼俱成;作一失志想,则瞬息而骸骨已朽。此际行坐难安,则似被絷之猱”。等考试结果的样子。考试成绩好吗,考上了吗,能上理想大学吗?考生想到美处,心神飘荡,世界都是属于自己的;想到失败,魂飞魄散,自己的人生一无是处,这样的坐立不安,不是跟被绑起来的猴子一模一样吗?
  “飞骑传人,报条无我,此时神色猝变,嗒然若死,则似饵毒之蝇,弄之亦不觉也。”没考上的样子。考试结果惨败,无数的时间、精力、智慧扔出去得到的是一场空,高考未中,心神不属,甚至怀疑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就跟吃了毒饵的苍蝇一样,浑身无知无觉。
  “初失志,心灰意败,从而披发入山,面向石壁……无何,日渐远,气渐平,技又渐痒;遂似破卵之鸠,只得衔木营巢,从新另抱矣”。从头再来的样子。刚刚经历败局,无法面对,心灰意冷,心里说谁他妈爱干谁干,大有从此后远离喧嚣之意。结果没过多长时间,自我疗伤成功,加上对自己的自信和手欠,就像破壳儿的小鸡一样,终于又获得新生了——还得考!
  这样的历程,当局者欲仙欲死,旁观者啼笑皆非。也许我们向上走的方式太少了,才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高考上,才会患得患失至此。每个应考人都可怜得要命,但是可怜人也必有可恨之处,才在这样的七个劫数里轮回。
  我倒觉得,条条大道通罗马,何必偏走独木桥。说实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能上大学最好,但上不上大学,不是最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本领”,哪怕上专科学校或走自学成才之路,倘若有了真本事,哪里不能施展?然而,蒲松龄在《王子安》小说中,借助读书人的辛酸,来抨击清朝科举制度的不公,表明了他作为一个失败的读书人的酸痛与惋惜,同时也是给后来读书人的一种借鉴的经验之说。
  这就是屡遭失败的读书人——蒲松龄。他自幼聪颖,只是在当时的科举制度下屡考不第,但生活并不富裕的他却倾尽一生精力写就了辉煌的《聊斋志异》,这也让那些高就的状元、举人们不得不刮目相看,充分说明不是只有上了大学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奋斗着并攀登不止的“怀才不遇”者,凭借自身的不懈努力亦能登上自己事业或文学的巅峰。
  
  2012年5月16日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