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尖刀班遭伏击 越军用中文劝降
时间:2013-07-03 11:16: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解说:按常理,一般只有处在不利的一方才会被另一方喊话,这时只要越军一喊话就会听到一阵阵枪炮声的回击,显然我方已经处于不利的位置,尖刀班坚守着山头,不敢有丝毫松懈,但与团部联系已经彻底失去,他们都知道山下发生了什么,但命令就是一切,这场惨烈的战斗一直延续到傍晚,天色暗了下来之后,雾气也越发浓重,尖刀班战士盯着模糊不清的前方突然许多人影向山上涌来,排长命令全体战士进入战斗状态,战士们手扣扳机,不敢眨一下眼睛,人群渐渐靠近,终于他们的身影清晰起来,是我们的部队,排长赶忙向爬上来的战士打听山下的情况,刚好一位步兵排长扛着一挺重机枪上来,他说山下的部队死伤非常严重,越军的火力异常强大,大部队已经不堵在峡谷里了,连团之间完全失去了联络,现在的部队已经没有人指挥了,说完,步兵排长带着自己的士兵消失在了大山的深处,山下被打散的部队陆陆续续有人爬上来,他们一个个都非常失落。

老鱼:大家会觉得可能有点从大局来说,感觉都不太妙了,整个看来就是说局势已经进入另外一种混乱了,所以呢大家就觉得现在可能真是要我们排来做决定到底该怎么做了。

解说:接下来该如何行动,尖刀班的排长和几位班长的想法并不统一,排长坚持要继续等待,要等上级新的命令,并且觉得听到的消息未必完全是真的,几个班长却认为应该相信上来的战士,必定在这样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不会有人当逃兵的,大家很难取得统一的意见,尖刀班便组织了全体共产党员战士的大会,一般战士在一边等待,三月的寒风也再次来袭。

王宏:他们那边的温度是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这个就是说像咱们正常的这样一些着装,像我们当时打仗嘛,还要有很重的负重,白天的话甚至于就说人能够中暑达到中暑的情况,但是到晚上的话就是说穿单衣就冻得受不了,基本上像我们北方的冬天一样。1978年当兵,当了一年兵,结果遇到战争了。

老鱼:实际上我当兵是一个很偶然,因为当时我们是在那个,在农村下乡,因为当时我是知青嘛,那个时候如果你当兵的话你就意味着有饭吃,退伍回去有份工作,因为那时候所谓的工作就是当个工人就行了,所以呢是一个很单纯的一个想法。

解说:老鱼和王宏跟着部队前往越南的时候还都是个新兵,没训练几个月就上了越南前线,在他们班里,年龄最小的张磊却是个有两年兵龄的老兵了。1979年,他的父亲当时还是一名军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之即,这名流淌着中国军人血液的父亲把自己三个儿子都送上了战场。

张磊:我当时上前线之前那个请战情绪很高,当时部队呢也说要求战士要写立功计划,写请战书的挺多,也是挺多的,我当时啥也没写,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最后指导员问我,张磊你怎么不写立功计划书?我说那个到战场再说,现在写了白搭,你写了半天立几个功,最后没立着怎么着?所以我说到了战场上再说。

解说:除了入党申请书和满腔热血之外,张磊也偷偷写了一封信给自己喜欢的姑娘。

张磊:不知道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然后就给她通了封信,写了封信说我要上战场了,我要走了,最后落了三个字,我爱你,因为当时我想了能不能回来,反正当时是心里爱,通了那么长时间信了,但是一直没表露,想了管他呢,最后表露一下,死在战场上也无怨无悔了。

解说:和张磊差不多时间入伍的王增金原本在山东服役,自卫反击战尚未打响听闻风声的他就异常坚决的递交了参战申请,一定要上前线。

王增金(原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特务连侦察三班战士):每天晚上都在看看报纸,我一看跟越南打起来了,我说非去不行,我就是乐意打仗,当兵就是这个义务,我也不愁提干,我也不愁当官,我就是真枪实弹上来锻炼锻炼。

解说:这场对越自卫反击战一下将中国军人的战斗意志激发了出来,短暂而紧张的训练后,他们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前线。

张孟福:从连队坐火车,汽车一直拉到火车站,叫永西镇,在那里上的火车,然后重庆、贵州、广西,到广西,特别到广西的时候太紧张了,因为下了广西明显下了火车,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没人给我们交代,继续前进,大家都紧张了,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最后那是晚上,最后天亮了过后大家说还在桂林,还在广西,还在内地,又没有什么了,只是讲那一带有特工活动,大家随时要警惕,特别是哨兵。

 

解说:这批最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战士从未经历过战争,但他们对胜利充满了渴望,在兴奋和陌生的环境里,他们也越发紧张。

王宏:到了前线,到广西了之后就越来越紧张了,甚至于说就说在上车就说开赴前线的路上在车上,那个时候是比较紧张,甚至说比较害怕一点,毕竟马上要上战场了嘛。

刘光华:心情那会是有一点紧张,当时的时候上前线的时候听到枪响不知道子弹远近,时间一长点两天三天以后我们在阵地上挖猫耳洞的时候感觉炮弹落到那个位置,它隔距离好远,子弹枪声基本上听得出来,时间长了。

解说:中越边境地区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片火海,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军队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勇猛打击,只有节节败退的份儿,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扫平了高平,谅山,取得了胜利的英雄之师凯旋回国。

战士们的兴奋和刚到前线时已经不一样了,然而他们没有料到回撤的路会有如此艰难,已经是撤退的第二个傍晚,山头上的尖刀班战士们正在等待着这个党员大会的结束。

陈晓楠: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尖刀班的干部和党员终于有了最终的决定,那就是鉴于目前部队上级指挥已经无法联系,且周边环境很不明朗,尖刀班决定把侦察二班、三班和两个工兵班组成独立编队,自行决定回国的路线和方式,行动与448团的其他连队不发生联系,突围将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马上开始。

解说:宣布完毕,排长与几个班长商量突围的路线,现在四个班的编制仍然整齐,一共37人,战士们相互之间也很了解,而且他们还拥有不少武器,20支折叠冲锋枪,一支微声冲锋枪,一挺班用机枪,14支步枪,1支手枪,这样的武器配置对一个步兵分队来说已经相当强悍了。

老鱼:这种做法并不是说这个排想脱离整个部队,而当天晚上你没有任何部队跟你联系了,没有任何人来指挥你,而且呢甚至你的周边乌泱乌泱人一走好像周围没有什么人了,所以我们就选择四个班一块走。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