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尖刀班遭伏击 越军用中文劝降
时间:2013-07-03 11:16: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将近两个小时后,枪响声才渐渐稀落下来,战士们悬着的心也在稍微平静了些,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对着他们大喊,中国军队兄弟们,放下武器吧,我们宽待俘虏。

凤凰卫视7月2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的尖刀班战士在第一天回撤的路上遭到了越军猛烈的阻击和大部队脱离,独自占领制高点的他们终于收到了上级命令继续下山向北方撤退。

老鱼(原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特务连侦察二班战士):因为这张地图后来我们反复打完仗之后又反复研究这张地图,实际上会发现这张地屯是很不准确的,因为你知道最不准确是哪块呢?就是路,因为如果说我们新更新一版地图的话我们就会把稍微像样点的路,就是在军事意义上有意义的路我们就给它标出来,比如说A点到B点,到制高点的路都会有注明,村与村,镇与镇之间的路那更不用说,肯定是有标注。

张孟福(原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特务连侦察三班班长):在军事地形方面,我还是比较那个,我曾经参加过师里面150师,代表过150师参加过成都军区军事比赛过的,包括西藏军区在内,因为我还是比较那个在军事地形图方面来说的话,当时我就觉得那个路线错了,我在那提出来了一下,他们两个都没有,好像是装作没有听见呢还是没有那个,我都没有提二次。

解说:在面对回撤路上的岔路口时,团里选派的两位参谋选择了向右的路,导致尖刀班在黑夜里艰难地行走了几个小时之后才发现可能迷路了,在峡谷深处的山道里他们撤退的道路渐渐转向南方,与中越边境的方向完全相反,有的战士就开始怀疑这张伴随他们日夜行军的军事地图是否准确,两位团领导便决定先将地图收起来,靠感觉继续前行。

张磊(原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特务连侦察三班副班长):要对照地形,往哪儿带,可能走走停停眼看天要亮了,副团长有定着急,就说怎么又停下来,赶快走,大家起来又赶快又走。

解说:天快亮了,副团长命令队伍停止行动,原地休息,昨夜的行军证明了夜里是比较安全的,而白天会使大部队暴露目标,所以干脆在白天休息,等到天黑再继续前进。侦察二班、三班以及两个工兵班被派去占领一侧的山头,控制制高点,排长带着这四个班总共37人开始在陡峭的山坡攀援而上。

张孟福:我们在那里面往山上爬,反正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爬到一直爬到天亮。

王宏(原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特务连侦察二班战士):大概直线距离不说海拔,直线距离要有一千米以上吧,比较高。

解说:高平地区的山脉大多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势几乎直上直下,幸而地表的植被很丰富,战士们靠抓住植物向上攀登,浓雾中山势走向和高度都无法判断,战士们只要看见高的地方就往上爬,一直爬到临近中午,他们才找到一个可以俯视峡谷的小山头,于是尖刀班在山头用石块修筑了防御阵地,完成了对制高点的占领,等他们完成了这些任务准备迎接主力部队的到来时,却发现他们37个人已经与山下的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没有首长的命令他们绝不能自行行动,这是部队铁的纪律。

老鱼:我们实际上爬到半山的时候听到下面有些零星的枪声,这时我们能看到越南人在移动,但是我们并不清楚他们的兵力,对吧,以及整个一个布防,因为有些云雾飘来飘去,而这时候形成一个很怪的现象,我们占领了制高点,同时我们并不能对下面进行有效的火力的掩护,或者是情报的提供,为什么?我们跟下面没有任何通讯联系,因为当时在一个通讯的班里面的话,在我们一个特务连的侦察班里面并没有一个有效的通讯手段。

解说:448团的特务连分侦察、工兵、警卫三个排,而那个年代部队的通讯主要通过通讯连来完成,通讯连分有线、无线和电台,有线是电话,无线是两瓦机,电台是大功率台,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连队只有一部步话机,是配给连长的,而这种步话机在越南的深山老林里几乎派不上用场,最后只能靠通讯员徒步口头传达命令,邓学平当时就是448团的一位通讯员。

邓学平(原成都军区150师448团特务连通讯员):就是连里面连长接到上级的命令以后,他就要布置整个作战部署,一排干什么,二排干什么,侦察排干什么,警卫排干什么,工兵排干什么,下命令,我就必须到各个排去通知比如侦察排,就要通知侦察排的排长,然后到连部开会。


解说:没有通讯工具的特务排只有从通讯员那里得知部队的最新命令,但是12号越军的伏击将大多数通讯员阻隔在了尖刀班的后面,首长的命令和前方的战况根本没法沟通。

陈晓楠:抢占山头的37名战士躲在掩体后偶尔大雾减弱的时候他们能看见山谷里一股一股的越军,但是他们不敢开枪,怕暴露了目标,时间慢慢地过去,身上没有任何食物和饮水的尖刀班终于坐不住了。

王宏:干粮都已经因为过两天都吃完了,就剩武器,就剩枪支和弹药了,其他什么也没有了。

张磊:我们也不知道在上面还干耗着,大家耗着也不是个事啊,然后就是好像是五连的副连长就说下去请示任务,然后我们排长他也带着个兵下去请示任务,下去请示了半天回来了,说让我们继续占领山头,有情况的时候到时候来通知我们。

 

解说:山谷里阵阵猛烈的枪响声在回荡,山头上的战士完全不知道山下发生了什么,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更加猛烈的枪声和炮声响彻云雾弥漫的山谷,将近两个小时后,才渐渐稀落下来,战士们悬着的心也在稍微平静了些,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对着他们大喊,中国军队兄弟们,放下武器吧,我们宽待俘虏。

老鱼:我很清楚地记住这件事了,因为下边在打枪打炮很剧烈,突然我听到有人用中文在喊话,我懵了一下,我说是我们在喊嘛,但后来突然又听对方说,中国军队弟兄们如何如何,我才意识到这是越军在喊话,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笑了,因为我觉得很不真实,为什么?因为第一个是这件事情是第一次遇见,第二个话以前我们在很多战争片里边,都是我们喊国军,喊日寇,喊伪军投降,突然自己面临被别人喊投降的时候会觉得是一个好像是玩笑,是一个很荒诞的事情,所以我一下就笑起来了,当我笑了以后觉得好像大家都没笑,我觉得好像是不是不太合适,这个笑来的不太合适,我又没笑了,但是我接下来当我意识到这是越南,再想的时候我才联想到后果,我觉得这局势有点不妙。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