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事件:六万人的大逃亡
时间:2013-06-19 22:18: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文 朱肖晨

  "人家把手都伸到我们军队中来了,我看愿意走的不要硬留,我就不相信那边就是天堂,我也不相信他们这样做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面对着祖农·太也夫和马尔果夫少将要求到苏联的报告,毛泽东下了如下的批示。

  几乎与此同时,六万多伊塔地区边境居民,携家带口,赶着牛羊,开始了一场奔赴苏联的逃亡之路。

  新疆革命苏联制造

  远在沙俄时代,新疆就长时间内被沙皇势力所割占,脱胎于沙俄的苏联则继续把持着自己在新疆方面的政治经济利益,新疆成为当时的国中之国。"新疆王"盛世才打算脱离苏联投靠蒋介石时,苏联在新疆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一场新疆革命就不可避免展开。

  新疆的三区革命,来自于苏联的官员起了绝对的领导作用。由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里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暴动,伊犁革命组织则是由苏联驻伊犁领事馆牵线,联系当地民族宗教势力和苏联人员建立起来的。苏联方面给民族军源源不断的火炮、枪弹等武器资助,除此以外,苏联军事人员也陆续加入到民族军中,直接领导着三区革命,民族军排以上的正规军官均来自苏联派出的正规军官,民族军的总指挥即为苏联人鲍里若夫。三区革命完全是苏联人所领导的革命。

  新疆解放之后,这些在三区革命中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苏联籍官员走上了领导岗位。虽然中共一直在做着动员那些苏籍干部放弃苏联身份的工作,但是大部分苏籍干部不愿意放弃苏联国籍。他们普遍认为苏联比中国好,做一个苏联公民比做中国公民更光荣,故而既要保留苏籍,又要享有中国公民的一切权利。到1962年仅伊犁州还有1001名苏籍干部,这还不包括那些隐瞒自己苏籍身份的人。

  我的祖国是苏联

  如果在60年代的新疆街头,你去问任何一个少数民族孩子,他们的祖国是哪里。也许他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你:"我的祖国是苏联。"

  从三区革命开始,新疆的教育就牢牢地打上"苏联"的烙印,新疆的中小学民族学生教科书完全就直接使用苏联的版本。即使在新疆解放之后,由于中共关于中亚翻译语言人才奇缺,又加之对苏联老大哥的绝对信任,当时的新疆政府直接就要求苏联为新疆中小学提供课本。一直以来来自苏联的教科书是这样教育新疆的少数民族孩子:"祖国是苏联","首都是莫斯科",至于新疆则是"东突厥斯坦"。来自苏联的国民教育使得这些少数民族孩子的心目中只知有苏联、莫斯科而不知有中国、北京。

  苏联对于新疆的少数民族学生选择了教育洗脑,对于社会的新疆其他人士,则是采取报刊杂志加培训的宣传攻势。新疆长时期内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刊物,那些汉文报纸又没人看得懂,这样新疆大多数人只能去接受苏联提供的斯拉夫文的报刊杂志。遍布于新疆各地的苏侨协会也向边民鼓吹着苏联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并创办了青年夜校,组织学习苏联的报刊文件和国家政策。这样,新疆的许多人认为"苏联是自己的祖国",而"中国是自己的第二祖国"。

  裂痕下的前奏

  1962年的中国,刚刚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洗礼。新疆虽然没有内陆那种饿殍遍于野,千里无人烟的景象,但是饥饿也是那个时代所留下的唯一回忆。缺粮、饥饿、生病、死亡、吃穿用都面临着困难,新疆人的生活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苦。苏联则不断通过广播、邮件宣传着苏联高度的物质文明。

  而几乎与此同时,中共和斯大林时代短暂的蜜月期已经过去,和赫鲁晓夫时代的苏联关系陷入到紧张之中。随着1960年撤走全部苏联专家,中共与苏联的关系降到历史的冰点。

  如果说斯大林时代苏联顾忌兄弟情义,对迁移侨民还是有所收敛的话,那么此时苏联的动作就肆无忌惮起来了。而那些苏籍干部,成了帮助苏联宣传的主要推手。新疆各地广泛存在的苏侨会持续不断地给边民派发"苏侨证",已被前苏联克格勃策反的新疆军区副参谋长伊犁军区司令员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少将和祖农·太也夫少将不停游走于伊犁、塔城和阿勒泰草原,宣传苏联高度的物质文明,让牧民登记领取"苏侨证",等待着4月22日这一天的到来。

  三天三夜

  1962年4月22日凌晨,数十名拎着行李,拖儿带女的边民,来到霍尔果斯口岸,要求乘坐国际公共汽车前往苏联。当天的国际公共汽车已停止运营,边民与士兵逐渐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冲突。与此同时又有数百人来到口岸要求前往苏联,公路上的人还在源源不断地涌过来,这些人的手里拿着清一色的苏侨证,嘴里喊着:"我们要回老家去!""我们要去苏联!"

  随着人群的越聚越多,不少人开始围攻守桥的边防战士,一帮人拉倒了旗杆,扯碎了五星红旗,冲上了霍尔果斯桥头。这时,苏联境内从阿拉木图方向开来了客车和卡车。人群开始疯狂地朝桥头挤去。此时边防战士朝天鸣枪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人群从边防战士的身上踏了过去,如同一股浊水流入了苏联境内。

  在中国边民外逃的过程中,苏联边防军一改过去与中国边防站举行会晤,遣返中方越境人员的做法,于边界上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口子,边境关卡从只有几米宽的通道一下子扩大到50米宽,还准备了大量汽车,接运、安置外逃群众。

  在新疆3000多公里的中苏边境上,这股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3天3夜,苏方派出的卡车在边境线上日夜不停地接载。白天苏联当局用巨大的广播声指示方向,夜间则打开探照灯指示逃跑方向。新疆完全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有的县城几乎跑成了空城。

  苏联并不是天堂。在已经解禁的外交部档案中,那些前往苏联的中国公民信件中反映生活得并不如他们想象中美好,某些人甚至被强制放牧。1990年苏联解体,一大批人又涌入关口,自称是中国公民,寻求中国国内定居,但是此时关口已经永久地为他们关闭了。

  本栏目责任编辑: 张杰(zhangiwfree@gmail.com)

(来源:《财经文摘》06月刊 编辑:凭慧)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