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贪污有多厉害:皇宫修扇窗户要5000两白银
时间:2013-04-26 11:30:2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到万历一朝,皇宫的修造花费,已经比民间同样的工程多花上百倍的银钱。万历年间举人沈德符记载说,乾清宫一扇窗户坏了要修,由于内府侵削、小吏克扣、工头冒领的层层贪墨,预算居然高达五千金。

 

本文摘自《新民晚报》2013年04月19日A31版 作者:吴久久 原题为《明代国家工程:从固若金汤到豆腐渣》

公元1621年,在当时是天启元年,明熹宗朱由校即位。这一年,新皇帝的叔父朱常瀛,也就是神宗皇帝的七儿子已经24岁了。神宗皇帝将他封为桂王,按照明代祖制,他将要到封地衡州府,也就是今天的衡阳就藩。

于是,在衡州修造桂王府的工程便要上马。这个消息迅速被宫里宫外的诸多人物盯上了,他们急不可待要在这项工程里大捞一把。

在明朝最后二十年里,这一个荒唐的豆腐渣工程即将把皇室的尊严剥得干干净净。

朱元璋的酷刑

十五世纪,江南著名的书法家、文学家祝枝山在他的笔记中记载了一段故事:“太祖筑京城,用石灰秫粥锢其外,时出阅视。监掌者以丈尺分治,上任意指一处击视,皆纯白色,或稍杂泥壤,即筑筑者于垣中,斯金汤之固也。”意思是说,明太祖朱元璋修南京城,用石灰、糯米汁浇灌墙体,使其坚不可摧。城墙修造按长度分段,由专人负责。朱元璋时常到工地巡视,随便指一处,令人砸开检查。合格的墙体里都是石灰和糯米浆的纯白色,如果稍有泥土掺杂其中,便将监工、工匠全部筑进城墙。如此一来,无人敢敷衍疏忽,南京城因而修造得固若金汤。

祝枝山记载故事之时,离明太祖之世已近百年,故事耸人听闻,未必可信。然而明初对工程质量的监管严格,却实在合于一个新生王朝的活力与朝气。

无论在南京城墙,还是长沙古城墙上,明代砌墙的砖头都刻着铭文,上面有工程负责人、监造官员、制作工匠以及劳役人的名字,甚至还刻有制作的时间。如此一来,任何一个环节出现质量问题,都可以层层追究问责。这是古代工程建造的传统,唐代的刑法典《唐律疏议》中就说:“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

但是任何一项制度的实施,都难免随时间推移而变质,随人心散漫堕落而腐朽。

到万历一朝,皇宫的修造花费,已经比民间同样的工程多花上百倍的银钱。万历年间举人沈德符记载说,乾清宫一扇窗户坏了要修,由于内府侵削、小吏克扣、工头冒领的层层贪墨,预算居然高达五千金。于是,当时许多负责或参与工程营造的太监、官吏甚至工头,都大发横财。一个工头,十年里聚敛的财富,可以使他修造的别墅花园媲美皇亲国戚,家里洒扫仆役数十人。嘉靖三十六年,工部尚书赵文华主持营建皇宫西苑楼阁,居然将一半的木料运回家,修建自己的私宅。

五万两白银拿到王府工程

到天启年间,国家的溃败已经一日胜似一日。然而藩王的府邸毕竟是皇室的面子,虽然历经万历年间的几次征战,军费开支浩繁,国库已然见底,但是王府还是要修。

 

按明朝制度,修造藩王府第,由内官监掌印太监主管。凡有国家营建之事,都要由他监管。手下太监被派去监督工程,领取敕书关防前去,工程竣工即回。

而此时,包括修造王府在内的国家工程早已变成一夜暴富的捷径。于是,人人争相贿赂,希望得到监造的差使。

桂王府工程,在太监与官吏眼中,已经是一块人人都可以下口的肥肉。一名叫翟应魁的管理太监行贿四万两白银,另一名太监黄用则进献了五万两。于是,后者顺理成章地得到了监造的任务。

天启二年(1622),桂王府在衡州开工。修造历时六年,耗费五十万钱,王府才告以落成。30岁的桂王朱常瀛终于可以就藩,住进皇帝为他修造的、代表皇室血统尊严的王府。

这一年是天启七年(1627),凤阳饥荒,澄城民变,清军征伐朝鲜,又攻击锦州、宁远,南方海贼祸乱广东,浙江大水滔天。是年春,还是信王的崇祯帝朱由检与周氏、也就是后来的周皇后大婚礼成,司礼监秉笔太监李永贞负责操办仪式,王府的殿宇和陈设器具,全都涂饰草率,漫不经心。原因是李永贞将工程转包,只管坐地收钱。

信王气怒不已。后来他登基为帝,将李永贞处死,但此时的他只能无可奈何。

王府塌了一次,又一次

桂王就藩的第二年,崇祯元年(1628)九月初八,朱常瀛正在王府寝宫后殿,史书没有记载说这个时刻血统高贵的桂王正在干什么。总之,忽然毫无预兆地,房梁掉了下来,擦着桂王的右臂砸在地上,只差一步就让桂王命殒当场。

太监黄用此时尚在衡州,前来查看损毁。桂王准备将此事上奏朝廷,但是崇祯皇帝刚刚即位,他怕惹新皇帝不快,犹豫不决。黄用和一同主持工程的工部营缮司主事高道素赶紧想办法遮掩,他们送来五千六百两白银做修理之用,又献给桂王四百两“问安银”压惊。区区六千两白银,居然让桂王既往不咎,决心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本来这个事故到此也就过去。桂王得了钱,不予计较;黄用回宫交差,等待下一次贪墨发财的机会。然而摇摇欲坠的王府经不起这样的自欺欺人。

第二年三月初三,衡州已经连日大雨。凌晨,在漫无边际的雨声中,桂王起来梳洗,忽然身边“如雷震响”,王府正殿轰然垮塌,崔禄寿、吕寿喜、韩荣禄、崔遐寿、杨祥寿、吕福喜等六名在正殿侍奉的宫女全部被压死。

桂王终于忍无可忍,将此事上奏给崇祯皇帝。他在奏章中哭诉道:“幸在刻时先后,臣未入殿行礼耳。否则亦为不免矣。”

经过查证,太监黄用建造桂王府时,地基松软而墙角根基浅薄,石料之内,用竹条、松枝跟河沙敷衍充数。王府梁柱所用的木材,竟然有低价买来的朽木。

皇帝震怒,将黄用等人问斩。崇祯三年(1630),皇帝再次拨款,重修桂王府。六年后,新府竣工。

然而豆腐渣工程只是这个王朝末世溃败的冰山一角。在将近三百年的王朝延续中,初创时期刷新振作的精神消耗已尽,泛滥于官场的人浮于事、中饱私囊和勾心斗角,早已挖空了王朝的根基。

新的桂王府竣工之后,又过了六年,到崇祯十六年(1643),张献忠的军队攻陷了衡州,46岁的桂王只好带着家眷逃亡广西,并在第二年死于梧州。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