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胡太后借口超度亡灵 召和尚入宫夜夜交欢
时间:2013-03-31 13:43: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胡太后去烧香,和尚昙献身材壮伟,引入禅房,男贪女爱,变成了欢喜佛。……召入内庭诵经,超度亡灵,天天设法,夜夜交欢。

 

本文摘自:《南北朝的故事》,作者:蔡东藩,出版:华夏出版社

胡太后去烧香,和尚昙献身材壮伟,引入禅房,男贪女爱,变成了欢喜佛。胡太后要斋僧,拿国库金银藏在昙献席子下,把高湛的宝装胡床搬入寺中与昙献共同睡坐。召入内庭诵经,超度亡灵,天天设法,夜夜交欢,僧徒喊昙献为太上皇,有两个少年僧侣面目秀嫩,她左拥右抱,怕皇儿知道,叫他俩装尼姑,搽脂抹粉。惹得齐主要乱来,哪知下体与自己相同,审讯口供,收杀昙献和二僧,迁她到北宫幽禁起来。

太傅、咸阳王斛律光几代权贵,一门衣锦。弟弟斛律羡为幽州刺史,很会带兵,武备精强,突厥喊他南可汗。长子斛律武都领梁、兖二州刺史,娶高洋女义宁公主。父亲斛律金说:“我不读书,听说古来外戚无不倾灭。女如得宠,贵人一定多妒忌,女要是无宠,天子又厌恶。我家忠贞勤奋得富贵,断不可靠女生骄横。”斛律光节俭忠诚,不爱声色,不贪权势,杜绝礼物,少见宾客。朝廷会议,他最后发言,意见合理。临阵身先士卒,士兵有罪,用棒打背,不乱杀人,大家乐于效力。周勋州刺史韦孝宽与斛律光交战汾北失败。斛律光拓地五百里,在西境修筑十三城。段韶攻克周定阳,捉汾州刺史杨敷。高纬宠信群小,召回斛律光、段韶。段韶半路病死,他和斛律光谋略差不多,然而好色,人们批评他。

韦孝宽派间谍到邺中谣传:“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木不扶自举。”祖续写:“盲老公背受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陆令萱请祖解释,他笑说:“百升是斛,明月是斛律光的字,盲老公就是我,饶舌老母是指你。”高纬听了不作答,接到丞相府佐封士让捏造斛律光要威逼皇帝密报,他对何洪珍说:“人心灵敏呢,我怀疑斛律光要造反,当真不假。”祖说:“皇上赐匹骏马,说明天游东山,叫他骑这匹马同行。他来道谢,两三个壮士就结果了他。”高纬照办,斛律光入谢,到凉风堂下马步行,有人猛扑,幸亏他脚劲大,回顾刘桃枝怒目立着,骂道:“你如何惯做这种事情,我不欠国家。”三人把他扑倒,用弓弦套住颈子,将他扼死。

齐主诬蔑斛律光谋反,勒令他儿子自尽;小儿子斛律锺几岁,遂免死。郎官邢祖信去抄家,得弓十五张、宴射箭百枝、刀七把、赐槊二杆。祖咆哮:“还有什么?”邢祖信高喊:“还有枣杖二十捆,听说是准备处置家奴的,凡是奴仆犯私斗罪,打一百棍。”祖惭愧,柔声说:“朝廷已加重刑,他何必还打呢!”邢祖信很悲伤:“我为国家痛惜好宰相!”旁人怪邢祖信太耿直,他说:“贤德宰相都冤枉死了,我怕什么呢!”

齐使到梁州杀斛律光长子斛律武都,中领军贺拔伏恩去捕斛律羡,斛律羡说:“敕使怎能拒绝?”他临刑感叹:“富贵到这步田地,女为皇后,公主满家,天道讨厌满盈,怎能不衰败!”他从容受刑,五个儿子都死了。除陆令萱母子和祖奸党外,无不喊冤。韦孝宽急报,周主也喜出望外。

高纬皇后斛律氏被废,迁居别宫。胡太后召入哥哥胡长仁女,齐主见她有姿色,肢体酥麻,封为昭仪。穆舍利生高恒,立为皇太子。胡太后好话厚礼和陆令萱拜姊妹,陆令萱与祖建议齐主,立胡昭仪为皇后。胡皇后提起母子大义,高纬把太后接回奉养。

阴柔狡猾的穆夫人埋怨义母陆令萱,说她无母女情。高纬到穆氏寝室,她半喜半嗔。他说:“皇后不知什么毛病,倒疯不癫的,我不愿见她!”穆氏心想是母亲起了作用。陆令萱问皇帝:“天下有儿为太子,母做奴婢的么?”

齐主选得李、裴二女都很美,叫做左娥英、右娥英。陆令萱造宝帐及枕席器玩,让穆氏穿皇后服,满身珠翠,静坐帐中。她报告齐主:“有个圣女出世,皇帝不去看看?”齐主揭开宝帐,兰麝奇香,沁人心脾,仔细端详,才是穆夫人。他说:“天子只有一个皇后。”陆令萱说:“舜纳尧二女为妃,就是两个皇后,难道不可效法他么?”立穆氏为右皇后,胡氏为左皇后。

穆氏让陆令萱设法除去胡氏,穆氏为皇后。穆提婆、高阿那肱、韩长鸾号称三贵,祖总管骑兵、外兵事,小人横行,内外蒙蔽。

周主宇文邕与突厥两次侵齐失败,木杆不愿送女完婚。突厥遇大风雨、大雷震,帐篷被漂坏,木杆觉得天怒,不该悔婚,将爱女阿史那氏嫁给周主,随宇文纯到长安。宇文邕出郊迎接她,立为皇后。阿史那氏漂亮,他优礼相待,两人没闲话。太师宇文护母阎氏病逝,丧礼优厚。宇文邕给宇文护特殊礼仪,诏书连他名儿都不提。宇文护很宽和,却又不识大体,以功高自居,久揽大权,儿子、部下则仗势胡作非为。周主宇文邕表面上并不管他。一天,看见日食,宇文护问天象如何,属官回答:“你要还政给天子,回家休息才对。”

宇文护要见叱奴太后,因周主嘱托,站着读《酒诰》。周主拿玉猛打,宇文护倒地。宇文直一跃而入,手起剑落,把他劈成两段。宇文邕召入宫伯长孙览,收杀宇文护的儿子,又杀他党羽柱国侯伏、侯龙恩,大将军侯万寿、刘勇,中外府司录尹公正、袁杰,膳部下大夫李安。

雍州牧宇文宪是宇文护提拔的,赏罚升降,参与得多。周主召入,勉励几句。宇文宪摘帽拜谢,奉命到宇文护家收兵符、文籍。宇文直恨宇文宪,劝周主杀掉,周主不肯。宇文宪听说李安也要杀,就说:“他是皂隶,主管厨房,不参与朝政,何必杀他!”周主问:“世宗暴死,就是他干的,弟弟难道一点不清楚?”宇文训为蒲州刺史,乘驿马回朝,到同州被赐死。宇文深出使突厥,周主也派人在路上杀死他。周主然后颁诏公布宇文护罪行,称胁从不问。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