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丑后贾南风妹妹与人偷情为何成千古美谈?
时间:2013-03-22 10:47: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北宋欧阳修有《望江南》一词:“江南蝶,斜日一双双。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韩寿爱偷香。天赋与轻狂。微雨后,薄翅腻烟光。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长是为花忙。”后世许多戏曲传奇情节都出自贾午和韩寿相识相爱这段故事,如《西厢记》中张生跳墙私会崔莺莺与“贾女偷香”故事如出一辙:“隔墙花又低,迎风户半拴,偷香手段今番按。怕墙高怎把龙门跳,嫌花密难将仙桂攀。放心去,休辞惮;你若不去呵,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损他淡淡春山。”

 

本文摘自《中国帝王后宫私生活之谜全纪录》 作者:华浊水 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

韩寿,生卒年不详。南阳人,字德真。三国时魏司徒韩暨的曾孙。家世既好,年少风流,才如子建。曾投谒贾充门下,与其小女贾午有一段风流逸事。

西晋权臣贾充有两个女儿,长女贾南风,嫁于太子司马衷;次女叫贾午,尚未许配于人。贾充的两个女儿皆其貌不扬,尤以贾南风矮胖丑陋。贾午虽身材短小,但容颜还算姣美。南阳人韩寿,字德真,是三国时魏司徒韩暨的曾孙。家世既好,且年少风流,才如曹子建,貌似郑子都,走在街衢,妇女多暗暗瞩目。他投谒贾充门下,希图加官进爵。贾充一见韩寿,果然是传说中的翩翩公子,风采过人。贾充考察韩寿的才学,韩寿应对如流,文成倚马。贾充十分叹赏,便任他为司空掾,所有相府的文牍,多出自韩寿的手笔。贾充对韩寿极为欣赏,每次宴集宾僚,必让韩寿同席作陪。韩寿初入幕府为贾充捉笔,言行还有几分拘束。后来逐渐放胆,时常借酒鸣才,高谈雄辩,滔滔千言,座中的宾客都为他倾倒。

一天宾朋满座,韩寿在酒酣耳热之际,兴致所至,又开始口若悬河。不料屏风后的锦帷里,有娇容若隐若现。韩寿也感觉帷中有人在偷视,他想可能是相府的婢妾,因此不加留意。正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锦帷里藏着偷看的那位妙龄少女正是贾午,一片芳魂,早被韩寿勾摄而去。等到酒阑席散,她还在那里呆呆站着,侍婢叫她,方才回过神来,怏怏而走。回到房中,贾午心里都是韩寿的影子,暗想世上竟有这般美男子。若与他结为鸳侣,才不至于辜负一生。当下问侍婢那席间的少年是谁。侍婢答称韩寿,并说是府中的掾吏。

贾午心中一喜,忽而又是一忧,喜的是萧郎未远,相见不难,忧的是闼禁森严,欲飞无翼。再加上脉脉春情,不足为外人道,因此长吁短叹起来。抑郁无聊,整天躺在床上,不思饮食,竟得了单思病。贾午自姐姐出嫁,闺中少了一个伴侣,已觉得无限寂寥。哪个少女不怀春,岁月蹉跎又过了一两年,已到了出阁的年龄。都中的公子王孙,求婚踏破了门槛,不料贾充丝毫不知少女的心理,只想着留爱女在身边多享几年膝下之乐。贾午年龄虽小,但情窦初开,听得老父拒婚,已暗中生有许多失望。此次见了韩寿,不由的惹动了无限的情肠,恹恹成病。贾充夫妇还以为她偶感风寒,每天请医生调治。医生几番诊视,也知道贾午不过是少女怀春,但此话不便与贾充说,只好拟下几副无害也治不了病的药方,让贾午煎饮。她接连喝了数十剂药,不仅不见效,反觉得娇躯渐弱,病情日重。贾充忧急而没有办法,贾充之妻郭槐更焦灼万分,不免迁怒于婢女,责备她们服侍不周,致成爱女重疾。

 

婢女多已知道贾午的病源,只是似哑巴吃黄连,无从诉苦。其中有个侍婢,是贾午的心腹,她见贾午为此生病,便早早替贾午设了一法,又怕贾午胆怯,及贾充知道,所以拖了下来。此时见贾午病势日增,精神恍惚,甚至梦中呓语,口中唤的也是韩郎,两行清泪,渍透了千重锦褥。于是决心冒险一行,她悄悄潜至幕府中去见韩寿。韩寿生性聪明,忽然听到有内婢求见,已料知她来意蹊跷,当下引入密室,探问情由。侍婢即据实相告,韩寿尚未有妻,至此也惊喜交并,忽又转念说:“此事如何使得?”便对侍婢说自己爱莫能助。侍婢愀然不悦:“君如不肯往就,恐要害死我家小姐了。”

韩寿又觉心动,便问及贾女姿色如何。侍婢舌上生莲,说贾午沉鱼落雁,举世无双。韩寿正当年少好色,便不顾利害,嘱侍婢回去曲通殷勤。侍婢当即回语贾午,贾午见韩寿与己情意相同,不由得惊喜参半。侍婢为贾午设谋,让他们两人私会。贾午为情所迷,当即答应,并嘱咐侍婢暗通音好,以当夜为约会的佳期。与韩寿彼此约定后,贾午起床梳妆,匀粉脸,描黛眉,打扮停当,以静候韩郎的佳音。侍婢整理好被褥,将熏香放在枕下。

一刻钟像一年那样长,待安排妥当,好容易熬到更鼓相催,侍婢悄悄的踅至后墙,屏息等待。三更已过,还不见韩寿的影子,侍婢禁不住心焦意乱,忽然听见一声异响,有一条黑影自墙而下,仔细一看,正是日间相约的韩寿。侍婢转忧为喜,问他怎么进来的。韩寿低语说:“这样的短墙,一跃可入,我若无此伎俩,也不敢前来赴约了。”侍婢拉住韩寿的手,曲曲折折地将他引至贾午的闺房。贾午正望眼欲穿,恨得埋怨了韩寿不知多少次。正要合衣睡下,忽然绣户半开,抬头向外望,先进来的是侍婢,后进来的便是朝思暮想的韩郎,此时她身不由主,举止无措,几乎不知说什么好。韩寿走近贾午,她才慢慢地站起身来,给他施礼。四目相对时,无限柔情只有当事人才可体会。知趣的侍婢早已出去,只剩男女二人,揽纤腰抚柔颈,并入床帏。低帏昵枕,轻轻细说那些夜里的无尽相思,恩爱缠绵,无法用笔描摹。最奇怪的是被底幽香,不是兰香也不是麝香,是一种从没闻过的沁人的味道。韩寿问明贾午,原来是由西域进贡的奇香,由晋武帝特赐给贾充,贾午是从父亲那里要来的。

韩寿大为称赏,贾午说:“这不难,君若明夜踏月而来,妾当赠君若干。”韩寿应诺,天未亮他就赶紧离去了,临走前贾午不免一番软语叮咛,柔情婉转。第二天夜里,韩寿又从原路跳墙入室,再续鸳鸯春梦。

贾午已从父亲处偷窃了奇香,送给韩寿。韩寿得了奇香,藏在怀里,不敢让外人知道。不料此香一着人身,经月不散。韩寿在相府当差,免不了与人接近。众人与韩寿相遇,都觉得异香扑鼻,私下称为奇事。众人诘问韩寿,韩寿含糊其词,众人也不见韩寿身上有什么香囊之类,于是越发疑惑。  

此事传入贾充耳中。贾充私下忖度,难道是西域奇香不成?但此香除六宫外,惟自己及大司马陈骞有一些,他稍稍分给妻女一点,其余视若奇珍,怎么会到了韩寿手里?且近日小女的疾病忽然痊愈,面上饶有春色,难道女儿竟斗胆与韩寿私通,所以把奇香相赠?但门阀森严,女儿又未尝出外一步,怎么与韩寿往来?贾充左思右想,疑窦百出。于是在夜半时候,贾充诈言有盗入室,传集家僮四处搜查,僮仆执烛四觅,并无盗踪,只东北墙上,留有足迹,仿佛狐狸的脚印,便报告了贾充。贾充愈觉怀疑,乃令僮役回去睡觉,他自己想了半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