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权臣高乾:抢女孩胁迫交拜 强暴后带回家
时间:2013-03-22 10:46: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高乾想娶博陵崔圣念的女儿,人家不肯,高敖曹硬将她牵回村外,催促高乾:“还不举行婚礼?”胁迫女孩交拜,强暴了再带回家。

 

本文摘自《南北朝的故事》,作者:蔡东藩,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魏主元修允许高欢辞去天柱名号,元恭在寺中赋诗犯忌。元修逼令他服毒自尽,三十五岁。元朗被毒鸩死,二十岁,东海王、汝南王也受害。

宗室各王回朝拜见元修,元欣为太师,元谌为太保,元宝炬为太尉,元亶为骠骑大将军,长孙稚为太傅。元修追谥元子攸为孝庄帝,胡太后遗体收殡双灵寺,才得安葬;又迎高欢女为皇后,派人递彩礼。

梁主萧衍登位三十年,恢复中原失败。南朝骁将陈庆之说:“我以为大江以北没有能人,哪知到了洛阳,人才文物几乎不是江东可比的。”梁主不再北攻。

僧强自称天子,土豪蔡伯龙响应,占北徐州城。陈庆之出镇北兖州,擒斩僧强、蔡伯龙。梁太子也接踵而亡,害得梁主哭得几乎失明。

梁太子萧统,三岁开始读《孝经》《论语》,五岁能背诵五经,十多岁尽通经义。又会评论诗文,游览宴会,他一赋诗就是几十句,随口吟成,不需思索。刚成年,梁主叫他练习过问朝政,辨析错漏,细小的问题也逃不过他的慧眼;但却让对方改正,没有揭露一人。判断案件,往往全部宽恕,大家称赞仁慈。他宽和能容忍部下,爱好提拔优秀人才,不蓄乐妓。久雨积雪天气,他一定派人巡行街巷村落,救济贫寒。平时在东宫起坐,面向西方,不敢混乱。五更以前入朝,守待宫殿外,毫无倦容。生母丁贵嫔有病,他入宫侍奉,夜不脱衣。母亲死了,他水浆不进,腰带十围,减削过半。太子生就一种绝症,病危还摇手阻止说:“怎能让皇帝看见我病成这样。”他享年三十岁,梁主拍着棺材痛哭,谥号昭明。司徒左长史王筠奉命写哀册文:“忠贞高悬日月,美名传播天地。”

昭明太子逝世,朝野惊讶惋惜,首都男女奔走宫门,一路号泣,百姓哀悼。遗著《文集》二十卷、编《古今典诰文言正序》十卷、《文章英华》二十卷、《文选》三十卷传诵后世,推为文坛领袖。太子大儿萧欢,由华容公封豫章王,梁主另立第三子萧纲为太子。

元修纳高女为后,高欢权势更大。侍中斛斯椿与元宝炬、将军元毗、王思政劝魏主预先戒备。中书舍人元士弼揭发高欢受诏不敬,魏主添置内阁都督部曲几百员,密结关西大行台贺拔岳为外援,封贺拔胜为荆州刺史。

元士弼、王思政往来关西,形迹可疑。高欢召高乾面谈,高乾劝他逼魏让位,他用衣袖遮高乾嘴巴:“别乱说,我要你再做侍中。”他请高乾复任,魏主不肯。

高乾为骠骑将军,徐州刺史,魏主下诏给高欢:“高乾和我私下盟约,现在却两边使坏。”高欢即生猜忌,就将高乾的密信呈入。高乾临死狡辩:“陛下有别的打算,还说我反复无常。”魏主下令赐死,又叫东徐州刺史潘绍业去杀高乾之弟高敖曹。高敖曹镇守冀州,搜出潘绍业所带诏书,便率十几个骑兵奔晋阳。高欢抱他的头大哭,留作参谋,优待如初。高敖曹的二哥、光州刺史高仲密也奔晋阳。兄弟三人就他通晓文史,其余勇武。高敖曹粗犷剽悍,说:“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端坐读书,做一个老博士,有啥好处!”他们四出劫掠,骚扰乡村。高乾想娶博陵崔圣念的女儿,人家不肯,高敖曹硬将她牵回村外,催促高乾:“还不举行婚礼?”胁迫女孩交拜,强暴了再带回家。

元修信任贺拔岳,派人叫他谋杀高欢。贺拔岳曾叫行台郎冯景到晋阳,高欢要求与贺拔岳结拜兄弟。冯景对贺拔岳说高欢奸诈有余,不宜轻信。府司马宇文泰侦察高欢,高欢想留用,宇文泰坚决要求回去交差,飞抵潼关,见有追兵。他纵马入关,追兵退回。

宇文泰报告贺拔岳:“高欢要篡魏,就怕你们兄弟,你要抢先干掉他并不难。现在费乜头骑士有万人、夏州刺史斛拔弥俄突有兵三千余名、灵州刺史曹泥、河西流民纥豆陵伊利没有归属,你移军靠近陇上,立威施恩,可以收编他们;撤军驻扎长安,辅佐魏室,高欢不可怕了。”贺拔岳派他到洛阳密报情况,魏主任命他为武卫将军,授贺拔岳都督雍、华等二十州军事,兼雍州刺史,并割胸前血珠赐给贺拔岳。贺拔岳西到平凉牧马,招抚各部。斛拔弥俄突、纥豆陵伊利、费乜头、万俟受洛干、铁勒斛律沙门都来归附,只有曹泥不服。

宇文泰为夏州刺史,高欢派侯景劝纥豆陵伊利,见他不从,把他捉回。魏主批评高欢:“伊利不侵不叛,是个规矩大臣,你私自无端捉拿,要干什么?”高欢含糊答复。右丞翟嵩对高欢说:“咋不用反间计?我愿意效力,管教他自相屠灭呢。”翟嵩到秦州,凭着三寸利舌,说动秦州刺史侯莫陈悦。

贺拔岳派都督赵贵到夏州,商量办法。宇文泰说:“曹泥孤城远阻,不必担心;侯莫陈悦贪诈无信,不可不防。”哪知他听误会了,反而请侯莫陈悦会师高平,一同讨伐曹泥。侯莫陈悦欣然作前驱,先到河曲设立营房,等贺拔岳一到,就邀他入帐商议军事。侯莫陈悦话没说完就装肚子痛,要上厕所。他女婿元洪景摸到贺拔岳背后,拔刀就砍,那砉一声,贺拔岳已身首分离。

元洪景说是奉旨杀贺拔岳,不伤他人。侯莫陈悦回到水洛城,赵贵来要尸首,才得收葬。贺拔岳军队散走平凉,赵贵说:“宇文泰英略盖世,迎为统帅就好办事了。”宇文泰点头说:“侯莫陈悦杀害我元帅,不乘势占据平凉,反而退驻水洛,可知他无能了。”宇文泰察觉都督元进有阴谋,便令拖出斩首;接着率领轻骑赶赴平凉,收集遗部,为贺拔岳办丧事。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