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国际列车惨案 女干部先后被轮奸三次
时间:2013-03-18 21:54: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入伙纳上“投名状”

在贾小明被判刑之前的2012年2月9日,和他当年在同一团伙的“小兄弟”邵迅,被北京市铁路中级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

一切都是以北上的列车开始的。18年前,22的邵迅背着一大包羽绒服,乘坐国际列车北上俄罗斯淘金。当年的邵迅是一个初中学历的上海小伙子,一句俄语都听不懂,多亏了北京人徐刚出面帮助他,他在俄罗斯赚到第一桶金。因此,邵迅把这个人称“瘦子”的徐刚当作大哥,而邵迅被称作“小上海”。

徐刚是贾小明的北京同乡。

邵迅一路上很顺利,元旦过后邵迅来到莫斯科,卖完货物后住在了大哥徐刚家里。当天晚上,正当他欣喜地将赚钱的消息告诉徐刚时,房门突然被“砰”地一声推开,冲进来几个北京口音的男人,手持着刀枪顶住他们,利索地将两人捆住并蒙上眼睛。邵迅的财物被他们洗劫一空,连手表也给掳走了。
 

 

等他们回过神来,发现歹徒们早已呼啸而去。邵迅坐在地上不停地抹着眼泪。护照和钱款都被抢走,连中国都回不去了,自己一句俄语都不懂,难道要流落异国抛尸他乡?

想到这些,邵迅很害怕。但徐刚似乎并不担心,他拍拍邵迅的肩膀说:“兄弟,不用急,我认识这边黑道上的人,我去找找他们,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你的东西要回来。”第二天一早,徐刚便出了门。

当天中午,徐刚回来,有些为难地说:“我通过熟人找到那些抢咱的人了,他们是‘朱三哥’的手下。朱三哥说可以还你护照,但回家的路费你要自己抢回来。昨晚你不是说跟你一起来的那4个上海人有钱吗?咱就抢他们的。”

在威逼利诱下,邵迅最终把4人的地址告诉了他们。但令邵迅没想到的是,李民逼他“入伙”,纳一份“投名状”,也就是领着李民抢劫他的朋友马建。走投无路的邵迅,一咬牙答应下来。

邵迅眼睁睁看着自己从国内带来的朋友被洗劫一空。在马建他们怨毒愤恨的眼神里,邵迅几乎空白的大脑闪过一个更可怕的念头:这辈子,中国是回不去了。

这是邵迅第一次抢劫。这次抢劫的数额是1.5万美金,还有手表2块,金戒指1枚,皮夹克、真皮包各1件。从此之后,“小上海”邵迅成为朱兴金犯罪团伙的一员。他的任务就是带人用上海话敲开南方倒爷的门,或者按响门铃后,让团伙成员入室抢劫。

后来邵迅才知道,他的北京大哥徐刚给他做了个“局”,让邵迅身上没钱没护照之后,不得不加入他们团伙,邵迅在威胁下只好充当了帮凶。后来,邵迅的女友到俄罗斯给他送路费,也无奈被迫加入了犯罪团伙。

在邵迅参与的10起抢劫案中,法院最后认定的数额是:21800余美元,7600余元人民币,50余万卢布及金戒指、金项链、手表、单放机等物品。

邵迅1993年6月刚刚回国,他的女友以及徐刚等人纷纷落网。邵迅开始了长达数年的逃亡生涯。

自救赎,匿名捐款求心安

邵迅回到上海不久,当地派出所管片民警到家找过邵迅,他知道在莫斯科参与抢劫的事已经败露,立即从上海出逃。

邵迅明白,上海的朋友不会放过他,警方也饶不了他。仓皇逃亡时,他想到了归隐山林。这样,他曾经罪恶的心灵,也能得到一些救赎。

邵迅来到了安徽小九华山,到一个小庙里当了带发修行的居士。他本想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一心向佛、静心修行。但每天夜里他都会梦到那些打打杀杀岁月中的刀光血影,梦到被他抢劫后那些同乡们仇恨的眼神,那些刺耳的敲门声、门铃声让他白天他精神恍惚,夜里梦中惊醒,时刻担心警察从天而降。寺院主持见他魂不守舍如同惊弓之鸟,也不便多问,只说他 “尘缘未尽”,劝他回到尘世了断尘缘后再来修行。

一个月后,邵迅无奈离开寺庙。而此时,他的那些同伙们纷纷在俄罗斯和国内落网,公安部发出了对他的通缉令。这时候在国内已经无处可逃,他把目光投向了香港,因为他有一个亲戚在香港经营着一家酒楼。

1993年8月,邵迅偷渡到香港找到亲戚,他的亲戚收留了他。于是,他隐姓埋名成了香港酒楼的一名黑工。

1994年4月,中俄列车大劫案在北京宣判。1995年香港拍摄了吕良伟主演的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看到当年带领自己抢劫的大哥们纷纷被枪决或者入狱的消息,邵迅在惊心之余,略略松了口气。毕竟,当年的同伙大都不在人世,知道他案底的人已经很少了。

邵迅当时并不知道的是,1993年7月17日,北京铁路警方发出了对他的追捕令,后来,警方还专门到邵迅上海的家中查询下落,为防打草惊蛇,警方没把邵迅犯罪的消息告诉他父母。到2002年,铁路警方开始对邵迅网上通缉,但此时邵迅已经改名,容貌身份也已大变。

1995年,邵迅发现香港人愿意花很少的钱到深圳的娱乐场所消费,内地人更热衷于出入夜总会。他便以港商林永海的身份来到深圳,开办了一家小型夜总会。很快,邵迅挣到了逃亡路上的第一桶金。几年之后,邵迅又开办了自己的酒楼和美容院。此时,他的资产已达到上千万元,成为深圳一个不大不小的“港商”。

但是邵迅知道,他并没有真正的香港身份。只是最初内地招商引资时,没有严格核实自己的身份,他因此钻了空子。随着香港回归之后,香港与内地交流的增多,他担心自己的身份迟早会露馅儿。

为了漂白自己的身份,2006年,邵迅通过一个香港朋友,趁广州市不远的小城增城扩容的机会,以“林永海”的名字上了户口,拿到了新的户口薄和身份证。

为了让已近暮年的父母在临终前享受一点天伦之乐。2006年邵迅在深圳布心山庄购买了一套别墅,悄悄把父母从上海接到深圳生活。在他深圳的别墅门口,装的不是门铃,而是探头和对讲机。因为邵迅在莫斯科抢劫时,总是冒充熟人敲门或者按门铃,这么多年了,他一听到门铃或者敲门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地紧张冒冷汗。
 

 

年近40岁的千万富商“林永海”孤身一人,很多人都给他张罗对象。此时,母亲隐约知道儿子犯下天大罪过,善良的老人却不让邵迅结婚,一则担心儿子说梦话走漏消息,二是以免连累他人。

邵迅看似平静的富翁生活,其实处处暗藏危机,因为他知道那纸通缉令一直在他的身后,像阴魂一样飘忽不散。因此,逃亡路上他一直用慈善的方式抚慰着自己的心灵。慈善就像一张救命符,换得他心灵的片刻宁静。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