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用计阴损:救刘邦用2000良家妇女抵挡楚军
时间:2013-03-12 12:02:4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陈平在楚和汉进行拉锯战,难分胜负时,出一奇计,“夜出女子二千人荥阳城东门。楚因击之。”我看这招够损的,陈平和刘邦所用“二千女子”肯定不是刘邦陈平乃至将相们的妻与妾,甚至不可能是随军慰安妇,倒极大可能是良家妇女,被胁迫也难说,自愿的成分肯定很少。

 

本文摘自《时代文学》2009年第1期,作者:孙亚东,原题:《论陈平》

司马迁的《史记》是我国史传文学的开山之作。他在《史记》中写活了许多历史人物,其卷六《陈丞相世家》中精心刻画的陈平的形象便是其中之一。

在《史记》中,司马迁对陈平多处运用了春秋笔法。综观陈平一生,他其实是个变色龙一样的人物,他极善于伪装自己,又极易变通。陈平真说不上对什么人忠心。他先事魏又追随项羽,再叛节逃跑,拜在刘邦帐下。至于他给新主子出主意,使反问计于楚军,离间了项羽和亚父范增的关系,使项羽每况愈下,汉王刘邦却增加了法码,所谓桀犬吠尧,各为其主,也无可厚非。但陈平对曾有的“盗嫂”、受贿赂,诸将向他行贿“金多者得善处,金少者得恶处”等罪名,也供认不讳,这是他人格上的瑕疵。最能代表他“反覆”本性的事是刘邦听信谗言,怀疑樊哙希望他死,是陈平出计谋,召绛侯周勃受诏床下,让陈平车载周勃急驰军中顶樊哙的岗,要陈平至军中即斩樊哙头。走到半路上,陈平又出尔反尔,和周勃合计,樊哙是刘邦的故人,功多,又是刘邦连桥吕后的妹夫,有亲且贵,斩完,万一刘邦后悔,樊哙的脑袋是接不上了。陈平可不是引火烧身?不如“因而致上,上自诛之。”等车拉着樊哙走在返回的道上。传来刘邦驾崩的噩耗,陈平此时知道已易主,他害怕新主子吕后及其妹妹吕须发怒,便马不停蹄地跑到宫中,到刘邦灵前“哭甚哀。因奏事丧前。”这场好哭已不全是真心,演戏的成分亦不少。都是表演给吕后看的,吕后被他哭得心软,劝他出去休息。陈平说啥也不肯,坚持要给刘邦守灵宿卫中,其实他是怕有人趁自己不在的间隙跑到吕后跟前下舌,抵毁自己。他一石双鸟。既向已故的先主人效忠,又向新主人吕后表示忠心。他为之效忠的是吕后的夫君,那吕后还有什么可说的,随之安排他作孝惠的师傅,她妹妹“吕须谗乃不得行。”

分析陈平的性格特点,“贪财”是陈平的主要个性,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利”字当头。首先是保本钱,其次要赢利。这种性格的形成当然不是无缘无故的。看陈平一生,就能找到发展的脉络。陈平少时家贫,他寄兄嫂篱下,受过别人欺凌,又常受嫂夫人的闲言碎语,甚至恶言恶语。他之分肉食甚均,缘于他个人身世遭遇,是对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平的痛楚之感。陈平从一开始就知道钱的重要,没钱一切玩不转,而他志存高远。非钱不能作垫脚石。所以,当他长大娶妻时,一个五嫁每次都克死丈夫的女人,别人不敢娶,在那个那么重视贞洁好女不嫁二夫的年代,陈平一点都不嫌弃,他是两眼盯紧了此女的嫁妆。果真这次中标。岳家看中陈平,是人中之龙,将来能鸡犬升天。陪送益加丰饶。从此陈平得以不置生产,没后顾之忧,游道日广,为将来腾飞之时打下人脉基础。

《史记》中最能显示陈平贪财嗜财的例子是他投靠刘邦之后,有了一定职权,就开始搜刮钱财。被人举报后,刘邦当面指责陈平,陈平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白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炒老板,对刘邦说:“臣裸身来,不受金无以为资。诚臣计画有可采者,愿大王用之;使无可用者,金具在,请封输官,得请骸骨。”至此。陈平已把他和刘邦的关系非但定位在下级对上级之间。更定位是一种买卖关系,他跟刘邦摊牌,我的计谋不可能自给你,你用,就给钱;不用,也罢,我不赚。然而陈平是那么一个不可多得的谋士,刘邦花点金子银子,乃九牛一毛。所以,纵然陈平说得露骨,刘邦非但不生气,反而提拔他,厚赐——意欲多花钱多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在陈平出计离间楚军时,刘邦更是顺毛摩沙他。“乃出黄金四万斤与陈平,恣所为,不问其出入。”刘邦当然会算账。陈平若帮他干倒唯一的对手项羽。那么他刘邦就会独霸天下,整个中国的财富都姓刘了,他一辈子享用不尽,还造福子孙万代,这么一比较。区区四万斤黄金乃小意思。刘邦对陈平此举也可谓知人善任。所以他只管向陈平要结果,至于过程——陈平当然必得拿这笔钱公干,否则也交不了差,递不了报单,但是否从中截流了一部分,按比例提成,刘邦不管。

善始善终的阴谋家陈平,在晚年对自己有了一定的批判:“我多阴谋,是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亦已矣,终不能复起,以吾多阴祸也。”

陈平在楚和汉进行拉锯战,难分胜负时,出一奇计,“夜出女子二千人荥阳城东门。楚因击之。”我看这招够损的,陈平和刘邦所用“二千女子”肯定不是刘邦陈平乃至将相们的妻与妾,甚至不可能是随军慰安妇,倒极大可能是良家妇女,被胁迫也难说,自愿的成分肯定很少。为掩护刘邦逃跑。陈平用二千女子的身体性命抵挡如狼似虎已杀红了眼的楚军,后果可想而知。《史记》上还说,在白登之围当中,高帝用陈平奇计,围得以开。“其计秘,世莫得闻。”这个“秘”,说是诡秘也可,认为是太见不得人太阴太损,也未可知。诚所谓有言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陈平晚年的自我批判,算是给自己作了一个很好的墓志铭,算是善终。浪子回头金不换,说的就是放下屠刀,可立地成佛。然而陈平认为自己所作所为违背了黄、老学说,倒不是很准确,我认为他真正违背的是人道。政治从古到今都是一本万利的商业。投身其中。有的为了名,有的为了利,有的兼而有之。但谁也没像陈平,他在政治和军事当中。比任何人都更像个商人,他永远想以最小获取最大。所以,他以弱不经风的女子抵挡楚军,而保存有生力量,再给一而再再而衰的楚军以有力的打击,这是让驽马先和千里马赌胜是异曲同工,只是他更下作。刘邦谋士何其多也,有头有脸的也数上好几个,就没听说张良出此下策,好像只有他陈平才干得出来。那么他晚年的自我批判。难免也有讨好后人之嫌,真是个八面光!

《史记》中大量出现的曲笔,好像没有明显地褒奖什么和贬斥什么,但已经褒贬自现。它们也是通过对比的形式表达出来的。同时功名卓著,同是谋士。境界亦各不相同。曲笔表现出的张良,他的“沛公殆天援”,从不把功劳据为己有,刘邦赏赐他。他都说:“臣原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他把钱财视如鸿毛之轻,赤松子游的向往,也表现出他飘飘欲仙的不食人间烟火气的清高脱俗的气质。而形成鲜明对照是陈平,出身社会底层,锱铼必较,刘邦给他多少,他都意犹未足,即保本,又要赚,浑身散发着一种铜臭气。他常出的奇计,多是阴祸,所以,陈平此人铜臭气中又裹着一种阴森的鬼气。

我以为,在《史记》中,功人当属萧何,人杰当属张良,但八面玲珑属陈平。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