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劫机第一案:保卫干部劫持外国代表团专机被砍死
时间:2013-03-03 14:32: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飞航向XX度!”郑筵武晃着手枪,再次吼道。兰丁寿神情十分镇定,瞟了歹徒一眼,故意点点头,把航向转到XX度。飞机慢慢掉转头来,朝东南方向飞去。兰丁寿的耳机被摘掉了,不能和地面及后舱联系,便趁歹徒说话的同时,在发动机噪音的掩护下,压低声音对张憬海说:“赶快报告后舱!”张憬海用机内通话系统小声告诉后舱:“前面出事了!”后舱通讯员唐全兴回答:“知道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按这个航向飞下去,半个小时就可以出海,而一旦出海,对我方就很不利了。兰丁寿想到这里,就小坡度地把航向慢慢地往西南方向转。娴熟的操纵技术,加上这时正在云层上飞行,歹徒没有察觉。

前舱出事了,机组其他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到了王贵峰身上。在后舱的6个机组人员中,数他入伍时间长,1961年的兵;年龄也最大,41岁。王贵峰立即召集客舱和服务舱的机组人员开会,简要通报了专机已被劫持的情况和空军首长的指示。经过讨论,大家在最短时间内形成5条决议:以共产党员对党、对祖国的忠诚,坚决粉碎歹徒的劫机阴谋;将机上发生的一切和机组人员的表现写成文字材料装入密封匣中,以防不测;绝不能让外宾知道专机已被劫持,保证客舱的稳定以配合驾驶员行动;向中方随团首长汇报,求得配合和支持;做好一切准备,随时配合兰丁寿和张憬海行动。随后,机组成员各就各位。

客舱里,宾客们谈笑声依旧。军航服务员郭灵满面春风地来到客舱,热情地给客人们送茶倒水。代表团团长坐在客舱稍前的沙发上,没有安全带,郭灵机智地对他说:“今天气流大,后舱座位有安全带,到那里比较安全。”团长很乐意地答应了。郭灵还应客人之邀唱起了《北京的金山上》,那甜美的歌声伴着飞机的轰鸣,在客舱内回荡。

王贵峰来到陪同贵宾的首长面前,简要报告了飞机被劫持的情况,传达了空军首长的命令和机组的决议。

这位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将军震怒了!“我能做什么?”将军问。

“一切由机组安排,您只管照顾好代表团。”王贵峰的话简单明了。

蓝天惊魂,为了共和国的尊严

“要制服歹徒只能智斗,不能蛮干。”张憬海不动声色地思忖着。他瞅了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兰丁寿,兰丁寿会意,微微点了点头。

“调转航向度!”郑筵武一边继续吼叫,一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就在郑筵武的手臂遮住眼睛的一瞬间,兰丁寿悄悄地关闭了面前右舵罗盘的转换开关。

张憬海心领神会,他悄悄启动了左舵罗盘开关。就在郑筵武吼叫的同时,兰丁寿又扭动了已经被关闭的右舵罗盘的指示开关。郑筵武看到右舵罗盘已经拨到了自己想要的度数,不觉有几分得意。想到自己的梦想即将变为现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其实,郑筵武并不知道,右舵罗盘已经不起作用,“子爵号”并没有掉头南下,而是在盘旋北上。
 

 

窄小的驾驶舱内,歹徒的枪口就在张憬海、兰丁寿的脑后晃动着,小小的打火机随时都可能喷出火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双方仍僵持着。

“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打火机和汽油。”张憬海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办法———打开驾驶舱的通气孔,让汽油迅速挥发。为了麻痹歹徒,张憬海让郑筵武把地图和指挥尺递给他,趁其注意力转移,迅速打开了专机驾驶座底部的通气孔。

但狡猾的歹徒还是觉察到了什么:“怎么有风,哪来的风?!”张憬海回答说:“航线上气流变化,这是正常的。”歹徒似乎不信,可他又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握紧了手中的枪和打火机。

张憬海和兰丁寿两人个头都不小,但舱内窄小,为了便于动手,两人同时悄悄按动了飞行座椅的自动调节钮,让座位缓缓后移。

此时,航线上的积雨云已经散去,江南上空风和日丽,气流平稳。张憬海暗暗地启动了“子爵号”的自动驾驶仪。这样,他能完全腾出双手来对付歹徒了。接着,张憬海、兰丁寿乘歹徒不备,又悄悄地解开了飞行安全带。

虽然郑筵武为了出逃煞费苦心,并懂得些飞行常识,但他显然并不真正了解“子爵号”专机的飞行特点和机械性能。英雄们正是巧妙利用了这一点,完成了一系列同歹徒做最后搏斗的准备工作。

此时,舱内浓烈刺鼻的汽油味淡了,地板上的汽油积液消失了。一切已经就绪,该动手了!张憬海、兰丁寿默默地对望了一下,他们那坚毅的目光、沉着的神情似乎都在告诉对方:“2比1,制服歹徒没问题!”

这时,兰丁寿从云缝中看到下面有片水域,他知道那是位于黄山和佛教名山九华山之间的太平湖。他立即兴奋起来:机会来了!他惊喜地伸手指向前方:“看,大海!”

张憬海心领神会,借题发挥,一唱一和地配合着战友:“你看那船上还挂着小旗,是外国商船。”

“在哪儿?让我看看!”郑筵武站在两位驾驶员身后,他平视的目光只能透过望窗看到前方的云海,要向地面观看,必须从两位驾驶员中间的空隙探过头来。

正做着美梦的郑筵武迫不及待地将身体前倾探过头来。憋着一腔怒火的张憬海见歹徒的头探过了自己的右肩,使出全身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挥起了拿着地图的右手,用力往上一贴,封住了歹徒的双眼,左手紧跟上,往前一拽,顺势双手一扳,右手粗壮的手指如同铁钉,死命地抠住歹徒的双眼。郑筵武“啊”的一声惨叫。张憬海随即双腿用力一蹬,全身跃起,冲出了座椅。

几乎是同一时刻,兰丁寿“呼”地飞身越过中央操纵台,猛虎猎食般地扑向了歹徒。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连串的配合,都发生在几秒钟之内,那么迅速,那么准确,那么巧妙,那么协调,如同惊险大片中的蒙太奇镜头!

郑筵武毫无思想准备,他万没料到反击会这么突然,这么迅速,这么有力!绝望中,他疯狂地扣动了扳机。但枪声被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所淹没。

生死搏斗在继续着。

郑筵武被两人紧紧地压在身下。但他毕竟身高体壮,且又是经过特种训练的武装保卫人员,不是等闲之辈,因而反抗异乎寻常的猛烈。三个人在窄小的驾驶舱内厮打着、翻滚着……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