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社会嫖客报复妓女的一些损招儿!
时间:2013-02-26 09:58: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沂蒙星辰  阅读:

旧社会嫖客报复妓女的一些损招儿!

  第一次听到“逛窑子”这词儿,本博大概刚刚十多岁的样子。
  有一天,我们几个小男孩在街上玩儿,镇子里一个叫“李大眼珠子”的老头儿在路边晒太阳,不知怎么,就给我们讲起了他年轻时在抚顺矿区挖煤时逛窑子的事儿。他讲得津津乐道,津液横飞,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咧着嘴傻笑。回到家里,有脑残之人把这事儿告诉了爸妈,导致第二天好几个妈妈去找李大眼珠子算账。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世界上还有件事儿,名字叫“逛窑子”。后来我有了文化,又知道这事儿学名叫“嫖娼”和“嫖妓”,买方叫“嫖客”,卖方叫“娼妓”。“娼”、“妓”虽属同一工种,但又有所区别。前者相当于站街女,后者相当于“天上人间”里的小姐。消费后者,更文雅些还可以叫“狎妓”,大概常用于达官显贵和文人墨客,农民工兄弟是不太适用的。
  李大眼珠子讲,窑子里的女人都浑身雪白细嫩,一点儿不像乡下娘们儿个个皮糙肉厚,黑巴溜秋。不但白嫩,还知道怎样伺候男人,能把男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这让我很是好奇,搞不懂为什么会舒舒服服。但是看李大眼珠子讲述时那副意犹未尽的表情,可以确认肯定是舒舒服服,否则他不会意犹未尽。
  估计也就是在那时,本博对“嫖娼”这事儿产生了一种肮脏的感觉。这跟李大眼珠子本身肮脏和猥琐的模样有直接关系。直到上世纪七〇年代后期,娼妓业在大陆伴随改革开放死灰复燃,像病毒一样从城市一直蔓延到县镇,一提起这种事儿,我仍然感到微微的恶心,就好像吃饭时见到一只苍蝇飞来。
  后来本博才知道,这个让人感到微微恶心的行当古已有之,早在两千六百多年前的周襄王时代就已存在,始作俑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管仲大夫。“自此以后,无代无之。”(黄现璠著:《唐代社会概略》,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七年二月再版)。直到一九四九年,政府才全力取缔这一制度,到一九五七年这一现象基本禁绝。
  这引起了本博的研究兴趣,很想知道一个看似根本不必需的行业,为什么会一直延续几千年,而且在当代被人为禁止后,又会再次在四十年前席卷而来。与此同时猛然发现,李大眼珠子当年的讲述,其实很有研究价值。毕竟那个年代离我们不很远,个别经历者还可能健在,分析研究当年的情况,或许对研究今天的问题会有所帮助。
  正当本博准备根据回忆撰写文章时,偶然发现网络上有位不知名写手,已根据前人口述写过一篇类似的文章,名字叫《三四十年代哈尔滨风情录》。该文不但囊括李大眼珠子当年讲述的全部内容,还有相当程度的丰富和完善。内容丰富完整,描写绘声绘色,唯一缺憾是写得有点儿乱,而且东北方言过多,有些句子南方人未必看得明白。但即便如此,仍不失为极其珍贵的历史资料。
  因此,本博特意抽时间略微做了整理,校对和标注,现转帖这里,以备性和社会学家、文学爱好者及好事者不时之需。
  特别感谢原作者。
  原文《三四十年代哈尔滨风情录》
  一、嫖客与窑姐
  三四十年代的哈尔滨,窑子有日、俄、朝鲜和国人的。
  最贵的窑子是日本窑子,但是如果不是过夜,窑姐们做完就起来,穿上和服跪在“踏踏米”上和你聊天,绝不会让你再搂抱亲昵。一般两个小时,除非是你功夫好,就是没完没了坚挺在上面不下来。
  日本窑子属于高档消费,客人相对要少,窑姐卫生也很好,而且每次接客后便重新梳妆,特别是头发很费时间。
  最便宜的是朝鲜窑子,从事这个行业的,几乎都是从朝鲜半岛逃荒来的,包括老板,经济基础很差,所以无论是房子,还是内部修饰都非常差。但是因为价格低,客流好,所以尽管朝鲜族女人很爱清洁,染病的还是最多的。
  这样的窑子一般都是最底层的光棍光顾,有点身份,讲究一点的,都怕“丢份”、“掉价”,不去!或者去了也说:没去!
  俄罗斯窑子最不景气,价格虽然比日本窑子低,但是和国人的高档窑子差不多。关键是:
  1、尺寸不配套:俄罗斯人人高马大,我们同胞差不多是“蹬梯子上去、打触溜滑(东北俗语:滑梯)下来”。而且里面空旷,和在酱缸里“捣酱”的感觉差不多。
  2、没情趣:进到屋内,窑姐不洗不涮的,在床上“大”字型叉开,语言不通也就没什么交流——您随便。碰上有其他爱好的,她在底下抽烟喝酒都不耽误,反正你在上面也盖不住她。
  3、不适应的太多:俄罗斯人一般都有腋臭,味道很难闻。更有钢丝床,“忽悠”的比你的抽插的更夸张,国人在硬板床或者是火炕上习惯了。
  4、遇到一个瘾头大的,你给她勾起火来,想走都没门。很恐怖的。就是一个好——个保个的“咂”(东北土话,“乳房”)大!
  逛俄罗斯窑子多是去尝鲜的,很少有老主顾和回头客。
  国人窑子分高低两种。
  低档窑子属于大众消费,服务方式不同,取费也不一样。
  1、打立桩:就是窑姐脱掉一个裤腿,坐在炕沿或床边,身子后倾用,两手支撑,嫖客站在地上。——才五毛钱!便宜呀(但是想要窑姐脱掉裤子不可能,你没给到价)。
  2、拉铺:就是全脱,上床办事。——也不贵,一块钱!
  这两种都是一次完事就结帐,时间不超过两小时。
  3、过夜:两块钱。
  高档窑子没有立桩和拉铺,白天也接,天黑走人。黑白班都是两块钱,但是要到馆子(饭店)叫餐,而且还要给“大茶壶”小费,这都是不成文的规矩——给你去馆子买饭,零钱是不会主动给你返回来了。吃饭的档次和小费,嫖客随意,只要你自己觉得面子上过得去。
  妓女基本都抽烟,所以烟理所当然也是嫖客的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