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武帝以羊选妃内情:羊为生殖崇拜 隐喻荒淫
时间:2013-02-18 18:16:1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三、文学中的“竹叶羊车”之典

史实是传说产生的基础,传说又成为文学创作的重要资源。“竹叶羊车”故事涉及的两帝两妃都无可歌可颂之事,之所以为文人乐于运用以至进行文学虚构,就在于“竹叶”、“羊车”意象的丰富意蕴,有助于表现宫女的复杂心理、增加情感冲突。人们常以羊车降临表示宫人得宠,不见羊车表示宫怨。在君王是“诸院各分娘子位,羊车到处不教知”,在宫女是“夜深怕有羊车到,自起笼灯照雪尘”。虽然帝王的行踪对普通宫女永远具有神秘性,但是谁都梦想着羊车的到来。“多少秋宵眠不稳,竹枝插户待羊车”、“日长永巷车音细,插竹洒盐纷妒恃”,可见羊车是宫女们的关心焦点、忧乐所系。“卧听羊车辊夜雷,知从谁处宴酣回”,这是等待而羊车不至;“薄暮羊车过阁道,梦随春雨度湘帘”,这是梦见羊车;“任有羊车梦,那从到枕边”,这是梦中不见羊车;“来去羊车无定期,才承恩宠又愁思。仙人掌上芙蓉露,一滴今宵却赐谁”,这是承恩后愁思;“红线毯,博山炉,香风暗触流苏,羊车一去长青芜,镜尘鸾彩孤”,这是承恩后失宠;“蓦地羊车至,低头笑不休”、“是时羊车行幸早,柳暗花柔忘却晓”,则是羊车至而帝王行幸,宫女的各种盼幸、失望、嫉妒、绝望、喜悦等心理活动通过羊车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自天子亲系绛纱,纵羊车而幸盐竹”,宫女们想尽办法,力求得宠。盐是吸引羊车的手段之一。明代陆深《端午词二首》其一:“碧青艾叶倚门斜,寂寞深宫有底邪。几度思量背同伴,暗分醎水引羊车。”竹叶也是吸引羊车的重要手段。“竹叶无光引属车”、“羊车望竹频”、“羊车绕竹枝”、“羊车直到竹间窗”,都表现竹叶的引羊作用。“乘羊车于宫里,插竹枝于户前”,宫女以竹枝为诱,精心设计位置,插于门前、窗前甚至金盆盛放,如“羊车近,竹叶满金盆”,更以盐洒竹期望“双效”力量,如“羊车知又向何处,空自将盐洒竹枝”、“月明天上来羊车,千门竹叶生盐花”。宫女们费尽心思,从准备竹枝、插竹枝到空余竹枝,感情上经历期望、失望至绝望的痛苦过程:“羊车幸何处,盐竹谩纷披”、“望水晶帘外竹枝寒,守羊车未至”、“羊车一去空余竹”。尽管作出最大努力,宫女们本质上只是守株待兔。

“竹叶羊车”故事的核心是帝王滥淫、宫女希宠,其情爱内涵体现在不同题材的作品中。后世多运用于宫廷题材,如“尽日羊车不见过,春来雨露向谁多”、“羊车竹枝待君御,高唐云雨空淫哇”。不少作品歌咏晋代,如陈普《晋武帝》其一:“杳杳羊车转掖庭,夕阳亭上北风腥。纷纷羔羯趋河洛,为见深宫竹叶青。”徐煺《晋宫怨》:“恩宠由来有浅深,至尊行幸岂无心。蛾眉不解君心巧,空听羊车竹外音。”更多的则突破时间限制,表现一切宫怨,如用于昭君题材:“总把丹青怨延寿,不知犹有竹枝盐”、“羊车忽略久不幸,夜夜月照罗帏空”,都借“竹叶羊车”咏昭君。其次是闺情题材。这又分两种情况,一是用竹叶羊车之典,偏重男女情爱;一是用卫蚧羊车之典,偏重少年才美。前者如唐代罗虬《比红儿诗》其五十四:“画帘垂地紫金床,暗引羊车驻七香。若是红儿此中住,不劳烟筱洒宫廊。”倪瓒《题芭蕉士女》:“风钗斜压鬓云低,望断羊车意欲迷。几叶芭蕉共憔悴,秋声近在玉阶西,”这些诗作虽不是宫廷题材,但情爱内涵则延续下来。后者如明薛蕙《洛阳道》:“锦障藏歌伎,羊车戏少年。”再如鱼玄机《和人》:“茫茫九陌无知己,暮去朝来典绣衣。宝匣镜昏蝉鬓乱,博山炉暖麝烟微。多情公子春留句,少思文君昼掩扉。莫惜羊车频列载,柳丝梅绽正芳菲。”用卫玢羊车之典形容美男子或情人。司马光诗云:“圣主终朝亲万几,燕居专事养希夷,千门永昼春岑寂,不用车前插竹枝。”象这样正面歌颂之作极少。偶尔也有借古讽今之作,如明代薛蕙(皇帝行幸南京歌十首)其九:“吴王雉翳春依草,宋帝羊车夜逐花。总是南朝旧时事,我皇行乐倍繁华。”借咏史讥讽当朝。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