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和叶群一生究竟有多少男人
时间:2013-02-10 21:30:1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第六个:1938年11月19日(23岁)在延安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结婚。此后两人虽年龄相差悬殊,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甚至连性生活都很有限,但她从未闹过离婚,更未随意与别人同居。有一次毛岸英在与她争吵时指着她说:“你一点不爱我爸,为什么不走!”可江青不是贺子珍,她哪里舍得走?自从她跟了毛泽东以后,当年上海滩的二流电影演员在沉默了20多年后到“文革”期间成了红火一时的“红都女皇”。

附录 江青爆料个人生活隐私

1972年,原美国纽约州宾翰顿大学中国现代史副教授维特克受邀到我国访问。8月12日下午江青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他,8月25日又在广州接见了他。当晚9点宴请维特克,席间向他披露了自己的许多个人私生活。她说:

“有一次我弄了点钱,只够买三等舱的船票,是日本船。我的朋友送我,我朋友的朋友介绍了这个朋友给我,让他在船上照顾我,因为我晕船。我坐过3次海船,还爬过崂山;爬山我是老虎,在女学生爬山中我是冠军。坐船是狗熊。这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非常坏。我晕船,吐。因为他听说我下船时有朋友来接我,就起坏心了。他说我们到上海,你的朋友不来接你没关系,我们开旅馆去。这样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那时我知道上海有专门为女人开的旅馆,我想女人总会帮女人的。如果没有人来接我,一下船我就叫个黄包车到女人旅馆去,那是我当时的想法。实际上后来我才认识到我的想法是不行的,因为要住那个旅馆,先得交15块钱的押金,所以我就绝望了。我总向外边看,也不晕船了。这个坏蛋站在我后面,提着我的小行李,对我说咱们开旅馆去,我没有理他。下船后看到没有人来接我,我决心叫黄包车。就在这时候,来接我的人从人群中突然走过来,我什么都忘了,高兴得跳起来了,把那个坏蛋也忘了。他把我的行李拿走了……

“你不是想了解我个人的生活吗?哈哈,你别看我现在领导着全国文化大革命,从前呀,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富于感情的,我个人的生活是非常罗曼蒂克的。中国的女人都背着封建主义的包袱,我可不背,我自己要怎样做就怎样做。明天和后天我会详细地对你讲,今晚我讲点小故事吧。我最喜欢上海,你们外国人说那是冒险家的乐园,有点道理。上海的小调我都喜欢,那真是非常有味道,我还唱哩,唱给你听听:‘我呀我的小妹妹哩,舍不舍不得离……咿呵呀嗬唉……’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一到上海呀,男朋友可多了。喏,就是追逐我的人,我都可以数出名字来。他们还使用各种手段哩。以后都成了知名人士,现在又被打倒了。哈哈,还是不说他们吧。有趣的一次,是你们美国人,是一个水兵,也许是喝醉酒了,摇摇摆摆在上海外滩走着,向我迎面走来。他站在我面前,挡住我的路,向我敬了一个军礼:两脚一并,咔嚓一声。我回头想走开,那家伙嬉皮笑脸向我走近来,双手也伸过来了。哼,想占便宜!我抬手就给他一巴掌。他还是笑嘻,又是咔嚓一声,敬了个军礼,还说对不起呢。你们美国人,还是懂礼貌的……”

 


下 再说说叶群吧。

叶群(1917—1971),原名叶静宜,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人。国民党少将叶琦与其宠幸的第三房姨太所生之爱女。从小聪明伶俐,是父母掌上明珠。1935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曾参加过“一二·九”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同年底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初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转为中共党员。同年夏入天津师范学院。1937年抗战爆发后,考取国民党电台广播员,并加入陈氏兄弟(陈果夫、陈立夫)的“C.C派”组织,还参加过汪精卫和托派叶青办的南京青年战地服务训练班(简称“青训班”)。1938年到延安,在中央组织部训练班学习。1943年入中央党校二部工作,还在王明当校长的中国女子大学组教科任科长。抗战后期与林彪结婚,育有两个孩子:女儿林立衡(豆豆)、儿子林立果(老虎)。解放战争时期在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第四野战军司令部任参谋、秘书、编译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教育部普教司副司长、上海市教育局副局长、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等。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1960年从广州回京,任林彪办公室主任,晋升为上校军衔。“文革”开始后任“全军文革小组”成员、副组长,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军委委员等。1969年在九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文革期间积极参加林彪反革命集团篡党夺权、发动反革命政变的阴谋活动。阴谋败露后于1971年9月13日随林彪等乘坐飞机仓皇叛逃,摔死在蒙古国温都尔汗。1973年8月20日中央决定永远开除其党籍,撤销其党内一切职务。1981年1月25日被最高人民法院确认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

叶群生命中的男人具体有哪些呢?(至少有7个。)

叶群是个生性风流的女子,当她还是一个初中生时就开始谈恋爱(1)。在南京时曾和一个国民党“C.C派”特务教官(2)眉来眼去,关系暧昧。到延安后又爱上一个山东青年(3),两人曾海誓山盟要结婚;后来那个男子被派到山东后,背弃了诺言,使得叶群一直对他又恨又想。另外还有陆定一的妻子严慰冰爆料,她当时与“文坛狂生”王实味(4)关系也很暧昧。另据诗人郭小川的遗孀杜惠回忆,那是大约1941年秋,因与郭刚确定爱人关系的杜同叶是同事,且两人同屋,私人关系还不错,故他们仨有了较接近的来往,于是听说了叶当时还爱上了一位好朋友的丈夫(5)。杜惠还回忆说,在延安整风之前,林彪(6)作为风头正劲的年轻军事将领,可谓引人注目。他对叶群有了好感,但第一次见面双方竟谈得不欢而散。最初郭不大同意叶与林好。有一天叶在校门口碰到郭,还大骂林,说了林品质不好这类的话。郭劝她,可以不爱他,但不要对领导干部采取这种态度。可令郭吃惊的是,过不久叶竟与林结婚了。婚后由于林彪病蔫蔫的身体,使其难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这是叶群一生最大的难言之隐。1961年11月,叶回福州老家时写过一篇日记,她大骂林毁了自己的青春;说与林生活如同伴随着一具僵尸。从“9.13”后对林彪集团的审判材料及林立果录下的“叶主任”与黄永胜(7)电话录音来看,叶与黄等确有说不清的男女关系。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