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性格缺陷明显曾屠杀羌人 成名将靠司马迁吹捧
时间:2013-01-25 17:50: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可李广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将整个羌族部队诱至陇西,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手无寸铁的羌人声嘶力竭的呼喊,最终震撼了李广的灵魂,可惜悔之晚矣。司马迁力捧李广,是一种对汉武帝是非不明以及汉廷政治昏暗的血泪控诉。换言之,《史记?李将军列传》附带着浓厚的自传色彩,“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过誉之赞事实上只是一种倔强的自我肯定。

 

本文摘自《百家讲坛》2012年第9期,作者:元芹,原题为《李广:司马迁捧出的军事明星》

作为“无韵离骚”的代表章节,《史记?李将军列传》历来被奉为神作,司马迁行文无一句议论,却处处洋溢着对李广的极度钦佩崇敬之情。作为一个立场客观的著史者,司马迁为何要“人造”李广这颗军事明星?

要揭开这一谜底,必须要弄清楚,真实的李广究竟是怎样的。

李广其人,首要的特点便是“自负其能”。曾经一箭入石的神射手自然拥有自信的资本,可是刚愎自用也往往滋生于过度自信之中。故而,力挺李广的公孙昆邪在哭着说完经典赞语“李广才气,天下无双”后,又添上一句“自负其能,数与虏敌战,恐亡之”,来恳求汉景帝不要再让李广与匈奴短兵相接,以免人才流失。

的确,与卫青、霍去病讲究战略战术不同,李广“以力战得名”。作为天下独一无二的神射手,箭无虚发是李广的毕生追求,敌不入百步不动弓是他的职业操守。在飞将军眼中,战场不过是多了几分杀气的靶场,战争不过是一场狩猎游戏,而凶残的敌军无异于无脑待射的移动标靶。汉匈前线为飞将军提供了纯天然的耍酷舞台。

众所周知,心胸狭隘之人必定难成大器,而李广恰恰是典型的小肚鸡肠。野居蓝田时的一天傍晚,李广技痒难耐,便操起弓箭带着一个随从,准备到旷野间射猎畅饮待明。无巧不成书,心情愉快的李广偏偏遇到了一个同样贪杯好饮的小官霸陵尉。一个芝麻大的小亭尉居然借着酒力,把李广二人扣押在了亭下,任李广怎样表明身份兼威胁恐吓都不予理会。谁知这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竟成了李广心头抹消不掉的阴影,那个小亭尉更被李广视为死敌。后来,匈奴屡屡犯边,汉廷再次起用李广,命他即刻奔赴前线,李广唯一的请求居然是要霸陵尉同行。刚到军中,李广就找了个借口,让小亭尉身首异处。

另外,时常抱怨、发牢骚也是李广为人的一大弱点,而且辛酸劲儿一上来,逮着谁就跟谁抱怨自己时运不济命途多舛。最佳例证就是他曾郁气十足地向江湖术士王朔埋怨,自己有几十个部下,论才能都不可与自己同日而语,但却个个“击胡军功取侯”。言外之意是,自己才华横溢、军功卓著,却封不了侯,责任完全不在自己,而是命中注定的,都是上天在捉弄自己。

当然,这些性格缺陷也可以讲得动听一些,譬如本领超群、恩怨分明、直来直往……这些如若加于一江湖侠客身上,那便多了一位可与大侠郭解并驾齐驱的孤胆英豪。然而,这些过分自我的个性放在一位统领千军万马、意图列土封疆的名将身上,便注定遗害三军。

李广之所以蜚声天下,源于汉文帝的夸赞:“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得到皇帝的赞许是闯荡官场的一种资本,但可悲的是,李广在汉景帝初立时便犯下了一个自毁前程的政治错误。

吴楚叛乱时,身为骁骑都尉,意气风发的李广跟随太尉周亚夫镇压叛军,立下取旗头功,政界、军界大佬都认为他前途不可限量。可政治低能的李广在回京受赏前居然接受了梁王的封赏。本来带勋之将被热心的诸侯王略微褒奖一下,算不得什么要命的事,但汉景帝向来认定梁王心怀不轨、密谋犯上,所以深解皇帝心思的中央高层以不许诸侯封赏功将的律令为名,对本该重重赏赐的李广敷衍而过。

梁王事件的直接影响并不大,却使李广在汉景帝及其继位者汉武帝心中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印象。飞将军一生宦途坎坷,功绩被压制,败绩被夸大,都是此事种下的祸根。

联系李广在梁王事件中的表现,就很容易理解他在悲壮自刎前那段奇奇怪怪的话了。明明是敌众我寡的无奈兵败,飞将军却仰天长叹:“且广年六十余矣,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在大草原吃败仗的汉将不可胜数,那些狗仗人势的刀笔之吏为何单单针对李广?

道理很简单,不开眼的李广得罪了军界一哥—大将军卫青。在出战前,卫青认为此役必胜,所以把刚刚失去侯爵的公孙敖塞给李广,想让心腹分一杯美羹。谁知桀骜不驯的李广领兵便走,把顶头上司晾在大营中尴尬无比。后来,卫青听说李广兵败,欣喜若狂地派遣长史前去“急责”李广。天不怕地不怕的飞将军怎么也没料到,政治报复会降临得如此之快。当然,他更加无法想见的是,在等级分明的专制时代,无论多么辉煌的军事成就都无法逃脱政治阴影的笼罩。

除了先天不足的性情残障和后天失调的政治无能,李广悲剧人生的最终成形,还跟他的两大致命污点有万缕千丝的瓜葛。
 

 

第一是被俘。身为骁骑将军的李广,在没有接到任何上级命令的情况下,率己部倾巢出雁门关,孤军深入,想要出奇制胜,不料却落入匈奴的埋伏圈。将士们奋力厮杀,怎奈寡不敌众。作为主将,李广原本难逃一死,还好飞将军的响亮名号救了他—匈奴单于亲命部下,“得李广必生致之”。在押解途中,李广凭借年富力强本领超群,巧施金蝉脱壳之计,单骑逃回汉界。但因在朝中毫无根基,身为败军之将的他被判死刑,最终倾家荡产才赎得一个庶民之身。

如若战场败绩还能用“兵家常事”来推卸,那么他的第二大污点便实实在在是一块硬伤。李广担任陇西太守期间,羌族反叛朝廷,意图自立门户。李广不动一刀一剑,仅命一游说之士前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羌人也觉得终究无法与大汉抗衡,便找到了一个台阶,同意归降。这件事如果就此打住,那无疑是一桩美谈,可李广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将整个羌族部队诱至陇西,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手无寸铁的羌人声嘶力竭的呼喊,最终震撼了李广的灵魂,可惜悔之晚矣。这个惊天新闻令天下仁人志士唾骂不已,就连身份低微的术士王朔也不顾一切地向李广直言:“祸莫大于杀已降,此乃将军所以不得侯者也。”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