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妓赛金花力救北京百姓真相:并未委身瓦德西
时间:2013-01-07 11:27: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齐对刘做了一次忠告,“我相信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就是偶尔见过一两次,她也不敢跟瓦帅谈国事”。“所以我测度她没有见过瓦帅,就是见过也不过一二次,时间也一定很短暂,至于委身瓦帅,那是绝对不会有的”。

 

本文摘自《南京日报》2013年01月06日第B03版,作者:佚名,原题:赛金花并未结交瓦德西

早在百余年前,人们就在念叨赛金花。念叨她如何嫁给晚清状元洪钧,陪洪钧出使欧洲,结交欧洲政要名流;如何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与联军统帅瓦德西结交,并力救京城百姓;又如何成为名噪京沪两地的交际花,被人称作“赛二爷”。

大学者刘半农先生及其弟子商鸿逵先生还专门采访过晚年的赛金花,写了赛金花的传记,并将传记同当时报纸上的相关报道,汇集成了一本《赛金花本事》。其中就有赛金花如何结交瓦德西,如何为民向瓦德西求情,力救京城百姓的事。

胡适曾在《新青年》上写:“北大教授,为妓女写传还史无前例。”夏衍在《懒寻旧梦录》中提到:“朝堂上的大人物的心灵还不及一个妓女。”后来林语堂在《京华烟云》更是直接说:“北京总算有救了,免除了大规模杀戮抢劫,秩序逐渐在恢复中,这有赖于名妓赛金花的福荫。”学者们的描述更促进了赛金花芳名的流传。

但《齐如山文集》中的记载却并不是这样。

《齐如山文集》在第十卷中有一篇《关于赛金花》,详细描述了他熟知的赛金花,而这描述却显然不同于以往的记载。

在文中,齐如山说“在光绪庚子辛丑一年多的时间,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但一个星期之中,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所以我跟她很熟,她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文中还提到“在庚子那一年,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她倒是没有说过求瓦帅,她总是说跪求克林德夫人,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不过齐也否定了这一说法,因为那一年赛还是老鸨,公使夫人不会接见她,并且齐常见克林德夫人,总没碰见过赛,而且公使夫人也无权处理国事。

齐在文中还详细说了几件事,都是赛因生意上的事被德国小官员责难而毫无办法求助齐的事。通过这些事,齐如山说:“她对于德国人没有什么办法,且可以看出,她言谈动作还很轻佻,仍是一种妓女的作风,绝没有一点公使夫人的身份。如此则她与外国人来往,也不过是玩玩闹闹,不会有高尚的交接,更不会有什么高尚的言谈,何况国际大事呢?”

齐如山还说“我跟刘半农倒畅谈过一次,不过我同他谈的时候,他所著的《赛金花本事》一书将要脱稿,或已经脱稿”。齐对刘做了一次忠告,“我相信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就是偶尔见过一两次,她也不敢跟瓦帅谈国事”。

齐说了他的理由,第一是赛的德语不行。文中有“赛之德国话稀松得很,有些事情往往求我帮忙,实因她还不及我,但我的德语也就仅能对付着弄懂而已。”第二是齐所见与赛交往的都是德国低级军官,连上尉都难碰到一个。并且数次遇到瓦的时候,赛都不敢前去见他。“所以我测度她没有见过瓦帅,就是见过也不过一二次,时间也一定很短暂,至于委身瓦帅,那是绝对不会有的”。第三是瓦德西无权做主。齐在文中说,瓦虽是联军总司令,但只是因他的官职高,并非德国权大。并且总司令只管军事,国事交涉仍有各国公使主持。

齐忠告刘,所著之书名曰本事,不是小说、诗词,不能跟着一般人随便说。刘“似乎有动于衷,他这本书永远没给我看过……后来半农对别人也不多谈了。”

可能人们不太熟悉齐如山,不过,如果你看过陈凯歌的电影《梅兰芳》,可能会有些印象,里面的邱如白就是以齐如山为原型的。齐如山生长于诗书传世的家庭,早年留学欧洲,见多识广,在清末时也是交游上层,结识社会名流,并且他知识渊博,治学严谨,尽其毕生心力研究中国戏曲。 (据《人民政协报》)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