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汉成帝累死在床上的赵飞燕姐妹后宫秘事
时间:2012-12-15 14:26:3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刘骜总是心太软,一把揽过赵合德,发誓说对赵氏姐妹绝对信任,绝对不受任何人的挑拨离间,谁要是敢说皇后乱搞,我就砍了谁的脑袋。

赵飞燕从此高枕无忧矣,于是更加放肆,放肆的结果是,她得罪了妹妹赵合德。赵飞燕觉得老这样偷偷摸摸不好,于是她开始光明正大地招一些男人进来,她宣称这些男人都是她的远房亲戚,赵飞燕一下子多了好些哥哥弟弟。

赵飞燕看上了一个锅炉工,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精壮男子,虎背熊腰,胸脯结实得像特大号锅炉,胳膊比大腿还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标准的猛男。这个锅炉工史书上说叫燕赤凤。

赵飞燕坐在床榻上用言语勾引燕赤凤,燕赤凤这样一个健壮的男人精力充沛得无处发泄,哪经得起这样一个绝色美人的挑逗,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再说他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就顺着赵飞燕的意思,两人躺在了神龛后面的那张床上。

一番云雨出来后,燕赤凤正要离开,却撞见了刚刚进来的赵合德。赵合德是来和姐姐叙旧的,也顺便提醒姐姐万事小心。当时燕赤凤正站在门口,赵合德看见了燕赤凤,足足看了一分钟,燕赤凤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也足足看了赵合德一分钟。男女间的情感就这么简单,赵合德像姐姐一样看上了燕赤凤,赵合德也学着姐姐红杏出墙,和燕赤凤好上了。

这一天燕赤凤刚刚离开赵合德的寝宫,赵飞燕就闯了进来。赵飞燕酸溜溜地问:“赤凤刚才为谁而来?”赵合德揶揄道:“赤凤当然为姐姐而来。”一句话击中了赵飞燕的要害,她和燕赤凤的私情被妹妹知道了。赵飞燕一气之下,抓起酒杯扔向赵合德。赵合德一闪,酒杯击中她的裙边。

正在一边服侍的一位女官见后宫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物吵了起来,赶紧磕头谢罪,然后强拉着妹妹赵合德向姐姐道歉,说了一些两败俱伤、两姐妹要团结之类的话。
 

 

妹妹赵合德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刹那就恢复了理智,知道在皇宫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两姐妹的命运是密不可分的。于是,妹妹向姐姐道歉说:“想当初我们姐妹俩同盖一条被子,天冷的时候,你叫我搂着你的背取暖。这些事情妹妹不敢相忘。如今,在这皇宫之中,我们姐妹俩势单力薄,难道还自相残杀吗?”

妹妹的一番至情至理的话说得赵飞燕羞愧地低下了头,意识到刚才自己太鲁莽,于是抱着妹妹伤心地啜泣。

两姐妹和好如初。对燕赤凤的处理是,认为他是祸害两姐妹的根源,赵合德和姐姐商量后,找了一个借口,把燕赤凤干掉了。

要刘骜断子绝孙

臭男人前仆后继地扑向赵飞燕的凤床,但赵飞燕始终没有怀上野种,赵合德天天与刘骜缠绵,也没有怀上龙种。这可急坏了赵氏姐妹,偏偏这个时候又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宫女为刘骜生下一个大胖儿子。

这位宫女的名字叫曹宫,自然也是花容月貌,而且还端庄贤淑,博学多才,是赵氏姐妹的老师,教她们四书五经。刘骜虽然爱赵合德爱得奇紧,赵合德也把刘骜看得死死的,但仍然不排除他打野味吃野食的可能,何况他还是一个皇帝。

赵合德经常告诫刘骜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可刘骜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偏偏就把曹宫这朵“野花”采了。刘骜的好奇心是满足了,但由此却引发了一场悲剧。

赵氏姐妹在得知曹宫为刘骜产下一子后,联合起来,对刘骜软硬兼施,赵飞燕更是使出她屡试不爽的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刘骜实在招架不住,在赵氏姐妹的逼迫下,初为人父的喜悦瞬间化为乌有,无奈而又悲伤地下了一道诏书。诏书内容是,要宫廷监狱长藉武立即逮捕曹宫母子。

藉武不敢违抗,马上行动,把曹宫母子以及服侍她生产的六名宫女一个都不少地抓进了监狱。诏书还有一层意思是,把曹宫母子和这些宫女秘密杀掉。

而藉武也是一个心软的男人,曹宫自知自己的性命是保不住了,于是跪在藉武的面前哀求道:“求求你善待我的孩子。我死了不要紧,但那是龙子啊。”

曹宫一哭,藉武就受不了了,又想到如果按照诏书上的指示去做,杀了皇帝的儿子,自己最终也不会有好下场。于是,藉武想来想去,迟迟不肯下手。

赵氏姐妹的密探来报:藉武不肯杀曹宫母子。

赵氏姐妹大吃一惊兼愤恨不已,知道藉武不是可靠的人,刻不容缓,赵氏姐妹又逼迫刘骜下了一道圣旨:要藉武把曹宫的小孩交给宫廷侍卫官王舜。与圣旨一起送达到藉武手上的还有一封刘骜写给曹宫的情书以及两包毒药。情书是这样写的:亲爱的伟能,朕对不起你,请你服下此药,你知道该怎么做。

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一方面要亲手毒死自己的女人,一方面还这么热乎地称她为“亲爱的伟能”,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曹宫上辈子欠了他的。

藉武无奈地把孩子交给了王舜,又亲眼看着曹宫凄惨地死去。王舜得到孩子后并没有马上杀掉,大概是刘骜良心发现,让一个叫张弃的宫女哺育孩子。然而,赵氏姐妹的密探无孔不入,张弃喂养孩子还不到半个月,一个叫李南的宫女拿着刘骜的密旨,估计又是赵氏姐妹逼迫刘骜写的,把孩子再一次抱走。这一次,一个小生命就这样在充满血腥的宫廷中消失了。

不知道赵氏姐妹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也曾经被老娘遗弃在荒郊野外,差点被豺狼吃掉。难道她们就没有一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权力对人性的毒害可见一斑。

除掉了曹宫母子,赵氏姐妹终于喘了一口气,但气还没有喘匀,刘骜又把许美人的肚子搞大啦,很快许美人也为刘骜产下一子。“美人”是嫔妃中的一个等级,与赵合德的“昭仪”相差五级。此妃子姓许,封美人。我们都叫她许美人。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刘骜不敢把许美人产子的事情告诉赵氏姐妹。可是没过多久,也不知道刘骜哪根神经错乱了,也许他以为瞒是瞒不住的,也许他以为坦白可以从宽,便把许美人产子的事情又跟赵合德说了。

赵合德一听,刚才还是笑盈盈的她立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她顺手打碎了一个花瓶,怒曰:“好你个刘骜,你以前是怎么对我说的?你说不在我这里睡觉就去姐姐那睡觉,现在算什么?许美人是怎么回事?许美人怎么会生出一个儿子?你说呀,你说呀!”

刘骜自然无话可说,皇帝当到这个份上也难为他了,刘骜像霜打的茄子--蔫了。赵合德继续捶胸顿足,说不要活啦,活着没意思啦。于是她发誓要绝食而死。  4/6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