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河南大饥荒钩沉
时间:2012-12-05 23:53: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海永  阅读:

汤恩伯屯兵中原,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为祸中原,时人称为“汤祸”。十三军是汤恩伯的子弟兵,他们仗势汤恩伯的势力,在地方上横冲直撞,作恶多端,农民饲养的猪、羊、鸡、鸭,亦被尽量搜刮。尤其可恶的是,捕人一只母鸡,还要勒索20个鸡蛋。
地方政府在饥荒之年,不但不豁免百姓的田赋,反而强征实数额比往年还多,如百姓无力缴纳,就会被带到县府,挨一顿毒打,坐几天班房。如此反动腐朽的政权,不但不能带领人民去抗御自然灾害,相反,只能给百姓带来更大的灾难。时有民谣谓,“不接头,牵你牛,不给粮,脱衣裳,不上货,点麦垛!”
三、沦陷区日伪的救灾
一.设坛祈雨
面对天灾,伪政权无心也无力,面对百姓,又不能无所表示。于是,1942年7月26伪河南省长陈静斋便率伪省公署及开封市的全体官员到城隍庙烧香磕头,许愿救雨。以长达27天的求雨日程蒙骗百姓,以笼络人心 ,到1943年,地方祈雨才达到了高潮。例如:浚县知事王实坪,于1943年4月22日上午10时,“率县公署职员,及各机关首领,亲诣西门里关帝庙,跪默拜祷,并由僧侣诵经,一连3日,22至24日,每日虔诚祈告,盼降甘霖。”汤阴县知事张直,于1943年4月25至27日,“躬率僚属齐赴西关龙王庙虔诚祈雨,并令饬各屠宰商断屠三日,更于二十六日午前九时,赴该庙焚香祈祷后,率僚属同赴城北七里许周文王庙虔诚祈祷,期感上苍甘霖早降云。”临漳县知事,于1943年4月25日,“领导农民及城关妇老,在县城南关设坛祈雨,并通令各商店,在求雨之期,门挂柳条,以期感动上天早降甘霖云。”
二.以工代赈

1942 年 8 月,太康、淮阳等 10 多县遭受水患。日伪担心其控制区缩小,民心不安,便派人、拨款修筑黄河堤防。伪建设厅厅长曲传和于 10 月组成新黄河筑堤工程队,1943年初,筑堤工程开工,工地自通许至太康东南马厂集,长 100 多里。民工的工资为每人每日发粗粮3斤,一个月后,由于一些大组长克扣工资,中饱私囊,民工开始怠工,修堤工程照原计划推迟半个月才草草修成。但没想到,连日大雨又将太康境内的河堤冲垮,数月的努力付之东流。
三.急赈
日伪的急赈活动,主要有发放款粮、设立粥场施粥、收容灾民等。急赈款粮的来源主要有三个:中央拨款,地方自筹,外省捐款。其中由中央拨发的有三次,一次是1943 年1月,在伪省民政厅长赵岫春请求下,伪主席汪精卫曾饬令社会福利拨发联银5万元急赈,救济太康、商丘等灾重县份。一次是1943年6月伪国民政府曾拨面粉2,600袋救济华北饥荒,拨豫省 800 袋。一次是1943年 3 月,华北政务委员会从冈村宁次 1943 年灾区各县岁末济贫金下拨给河南 25,000 元,分给豫北道 15,500 元,豫东道 9,500 元,用作急赈。
除了赈款外,日伪政权还采取赈粮、施粥、设立收容所等方式救济灾民。如开封市以小米200吨,自1943年1月27日起在各该发放地点开始发放,计大口每日发米6两,小口3两,每次发给五日量,五日发给一次。
设粥场施粥。淮阳设立粥厂 2 处,容纳食粥人数 3000 人;光山设立粥厂 1 处,食粥人数750 人;陈留县知事朱时雨,曾会同当地殷商富户,捐助振款万余元,设置粥场,广济灾黎。每日前往领粥者约有千余人之多,无论男女老幼每日均予米粥一餐。
四. 稳定物价
1942 年饥荒发生后,因农业歉收,市场上粮食供应不足,造成物价上涨。为了稳定物价,1943 年 4 月,伪省长田文炳,即“贴出布告,规定粮食公定价格,严禁私自涨价及囤积居奇,违者查明严惩”,实行限价。开封市第二区区长家中开有磨坊,积存小麦超过规定标准被查出,小麦两万斤被没收,另外罚金三万元。开封市第四区区长屈耀庭,也因囤积粮食,被查获后,被没收杂面 4,000 斤,并处以三倍处罚洋 15,000 元。(邢汉三:《日伪统治河南见闻录》)
五.倡导节约,积谷备荒
《河南省公报》(第342 号)1943 年1 月20 日发布伪省公署政令,倡导节约。政令内容如下:“本省今岁旱蝗为灾,农谷欠收,以致食粮缺乏,物价滕涨,人民生活极度艰窘,当此灾欠之余,亟应去奢崇俭,以期宏济时艰,乃各地官民积习,对于婚丧嫁娶往往过事铺张,尤以无味酬应更属奢靡,不惟有失俭约美德,而违反治运革新生活、安定民生重大目标,所累尤巨,兹特制印崇尚俭约布告,随令颁发。”
政教民各界都纷纷响应,厉行节约,将节约之款粮用于救济。民政厅在开封市举行过几次集体婚礼。每次举行时通知报社记者参加,广加宣传。伪河南省公署宣传处拟定《物资节约各项办法》。要求在大东亚战争纪念日停止宴会(便饭除外)、售酒、娱乐、狎妓,停售鸦片,通令各县遵照执行。
伪河南省民政厅长在1942年,打着救灾的旗号,严令各县,向百姓搜集粮食,美其名曰建立粮仓。导致豫东各县一部分农民仅有的少部分可糊口数月的粮食被劫走而家中断炊,被迫外逃,多数沦为乞丐或被饿死。
六.发动增产救民运动
为了增加生产,从根本上救济饥荒,伪省新民会又发动了增产救民运动。首先是自1943年7月下旬由开封中国记者会主办了增产救民运动座谈会,各县知事都应邀参加。讨论的主题有《民生疾苦实况与救民对策》、《毒品对于增产的影响》、《贪污剥削与民生》、《大东亚战争之感想》、《对时局的感想》、《增产的困难与解决办法》。座谈会的声势很大,战线拉得也很长,而实践则并不理想,
七.消灭蝗虫
伪省公署于 1942 年 8 月制定了《防除蝗蝻办法》,并饬令各县告知乡民实施。到 1944 年春,为了预防蝗灾,伪省公署还发动了群众挖掘蝗卵。为调动民众得积极性,建设厅还“拨发各县收买蝗蝻资金,以蝗卵每斤十二元之价格收买”。
 

 

以水代兵暂时阻挡了日军进攻,但是河南人民却遭殃了。花园口事件贻害无穷,生态失衡,田地荒芜,杂草丛生,为蝗虫的滋生提供了温床。农田淹没,粮食减产;房屋被毁,流民增多。日军祸豫、花园口事件、河南军政腐败是造成河南大饥荒的重要原因。天灾加人祸,造成300万河南人民被饿死。
面对天灾,日伪政权无心也无力,面对百姓,又不能无所表示。日伪采取的一些措施是为了笼络人心。国民党政府的强征和摊派,不但不能救灾,反而加重了天灾。据国民党河南省党部机关报《河南民国日报》1943年1月12日社论《严禁额外摊派》透露,“好些县的地方团队,可以不得县长同意,没有县政府命令,而擅自摊派款粮柴草及人土车辆,甚或有少数县份团队,派遣大队团丁,轮食民间,从事坐催”,“各乡镇公所大多任意向各保派许多壮丁,常年轮流支差,每年额外耗费,为数甚巨”,“地方驻军或有以最低之定价征购夫料柴草及一切用品”者,“乡长经手派款之际,于额外浮派中上下其手”。一方面,是国民党各级当局大喊大叫救灾、减免田赋,另方面,是各级地方官吏又征收如此多的额外摊派,这样的救灾,是减轻或是加重灾民的负担,显而易见。1942年的河南大灾像一个试金石,它检验着蒋介石政权中的各级官员的政治素质、办事效率等。事实证明,国民党政权没有经受住这一检验。真正成为灾民的救星并领导他们战胜天灾、渡过饥荒的,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抗日民主政权。在边区各地、各阶层中广泛开展起来。部队机关还发起采野菜运动,将节省下的粮食救济灾民。为了激发人民群众的互助友爱精神。为了使救灾工作有充实的物质基础,边区政府逐步地把生产和救灾结合起来,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性生产度荒运动。这样,整个边区的党政军民在饥荒面前空前地团结起来,凝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结果不仅中流砥柱般地遏制住了大自然的暴虐,还打破了敌人的封锁,为取得最后胜利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4/5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