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河南大饥荒钩沉
时间:2012-12-05 23:53: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海永  阅读:

野菜、树皮、大雁粪甚至人粪都成了食物
1942年冬天,老百姓家中开始改一天三顿饭为一天两顿饭,并把红薯叶、红薯秧、萝卜缨、谷糠等掺入杂粮吃。这些东西吃完后,部分饥民就到地里薅大麦苗、拾雁屎充饥。麦苗纤维粗,难嚼不好消化,得切碎煮熟才能勉强下咽。1943年春,地里野菜一发芽,饥民就剜来吃,春暖树木发芽后,树头菜成了饥民的主要食物.杨穗、杨叶、柳絮、柳叶、榆钱、槐花、椿树叶、梨树叶等都被采摘一光,有的农民树木少,就偷采别家的树叶,为此往往遭到呵责、谩骂。过去唱戏的唱词中有“河里笮草上秆称”的话,这年河里的笮草确实被捞了个光,苲草都成了可以充饥的食物。
河南杞县高阳镇的刘金鑫说:“那时我才记事儿,常跟着大人下地挖野菜,因难以寻觅,就把刚发嫩芽的紫云英、狗狗秧连白根拔出来,树皮也吃得不少,掺点黑面烙馍。吃饭的时候往往要把大门关上,否则邻居此时登门,就得匀出来一份让他们吃。”刘金鑫说,在高阳集上不断看到“抓摸的”。当有人买了蒸馍或烧饼以后,饥民乘其不备,突然下手抢走,立即填到嘴里吃着跑开,抢馍者边吃边跑边往馍上吐唾沫。如被买馍人撵上,任人家劈头盖脑打,抢摸者仍不顾一切地往嘴里塞。
开封市民王宴春说,一个大闺女只换5升红高梁,而米麦每升却卖到20块(钱)。城里饥民,为饱肚子,到日本人的马粪里拾发霉的大麦、玉米和豌豆充饥。修武县大南坡村有个叫随龙娘的老太太,全家5口人饿死了4口,只剩下她一人还行走不动,于是就爬着乞讨。要不到东西的时候就只好把别人拉下的大便填到嘴里充饥,这样维持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被饿死。
卖儿卖女求存活
饥荒严重的时期,卖闺女、送童养媳者不但无人非议,而且被看作是明智之举。卖闺女的人家想让女儿逃个活命,免得在家守着父母饿死,以卖女取得钱财,保家人性命。少年女子为报父母养育之恩,同时也是为了自己活下头,甘愿出卖自己。电影《一九四二》里面一个小姑娘就说“把我卖了吧!” 开封县一王姓夫妻,因饥饿病倒床上,其弟媳说:“嫂,俺哥恁俩都病成这样子,叫闺女跟着恁也是饿死,俺打听到开封城里一家想寻个闺女,还不如叫俺侄女儿去逃个活命哩!”夫妻二人想想这也是条活路,就同意了。谁知她亲婶竟然以半袋小麦的价格把侄女卖到了开封第四巷的“窑子铺”。有的童养媳被送到贫穷的婆家,依然难得一饱,甚至仍逃脱不掉死亡的命运。
据新乡市《北站区文史资料》一篇文章《水旱蝗灾琐记》记载:刘克心回忆,他祖父刘常在世时,正值贱年,刘常有5个儿子,祖孙三代28口,过了荒年,只剩下7口。大儿子刘继荣饿死在家里,大孙女用妞,卖了5升高梁,妻子嫁了,次子刘继华的女儿1 3岁去当童养媳,二女儿卖了一布袋黑豆,妻子和儿子一走至今未见踪影。三子刘继富,领着老婆孩子去山西平城逃荒,没有路费,把驴和衣服全卖掉了。到了那里,正碰上日寇到山西大扫荡,平城的百姓跑光了,无处乞讨,回家没盘费,只好把大孩刘克新卖给人家,全家老少哭得死去活来,不让卖,最后大家强凑合了点路费才回到家,后来又在安徽砀山要把二孩刘克祥卖给人家,父亲说:“他年纪小,要饭走不动,卖了比饿死强!”刘克祥的姐姐跪在地上,号啕大哭,哀求爹爹卖自己,不要卖弟弟,并说:“闺女是门亲,早晚都是人家的人。”最后才把闺女卖
掉了。刘克新在姐姐家里吃了一顿饱饭,撇下姐姐,跟爹爹和弟弟要饭走了。现在姐弟每忆往事,仍不由心酸意冷,潸然泪下。四子刘继贵和大孩子饿死家里,剩下母亲和两个弟弟,因没钱料理丈夫的丧事,只好抬到村外软埋了。孤儿寡母含着眼泪,忍着悲伤,逃往他乡,至今杳无音信。五子刘继明和女儿饿死了,老婆改嫁走了。
饿死撑死无人管
开封市民王宴春说,最严重是1943年的三四月,青黄不接,各村天天都有人饿死。“开始的时候,死了人,上年岁的还能用一口簿棺材,年轻的就使用箔卷起来下葬。对参加挖墓坑、抬尸体的人,主家设法做一顿黑菜汤吃。后来死的人多了,特别是死绝的人家,竟无人安排葬事。”“谁都顾不上谁了,有的饿死家中很久才被人发现。”
人经过长期挨饿,肠胃已经薄了,经不起暴食,一旦大吃就会撑死。据亲历者讲,撑死者有以下两类人,一是久饿之后,卖地或卖物得到一些钱财,就不顾一切大吃一顿,导致撑死;二是苦熬到大麦即将成熟的饥民,把刚刚硬仁的青大麦穗采摘,揉下籽粒,在锅内炒熟后,拿到石磨上推成“捻转”,作为主食大吃特吃,吃后一喝水,肚子胀得受不了,竟被撑死。
无尽长的死亡线
今年85岁居住在开封市的王宴春老先生,日伪统治时期在陇海铁路开封段打工,那时他已经15岁了,负责巡查一段铁轨。铁路南边有一条公路,通向徐州,成为当时开封灾民逃荒的主要路线。王宴春每天都能见到络绎不绝的逃荒人,有推着一轮小车的,还有挑着担子的,老老小小举家逃亡,衣衫褴褛,目不忍睹。“满眼看到的,是无尽的难民队伍。孤身的,拖家带口的,或者成群结队的,他们在冬天里行进着,一旦由于寒冷、饥饿或筋疲力尽而在哪里倒下,便会永远在那里倒下了。”
王宴春说,在开封火车站,向东逃荒搭车的人多极了,火车是露天货车皮,人们拼命往上挤,有的人踩着别人的头往上攀爬,不时听到阵阵惨叫声。有的一家人被挤散了,大人在火车上,小孩儿不见了。有一个老汉,儿子儿媳挤上了火车,他没挤上,留下在车站,最后饿死了。
因为饥荒,农村已经十室九空,村里寂寥无鸡鸣狗叫,街上稀落不见行人。白昼看不到炊烟,夜里望不见灯明,卖儿鬻女、弃妻者比比皆是,大街小巷,封门闭户,十室九空。
开封王宴春的一个本家奶奶逃离时还怀着孕,临近分娩。等1943年返乡时,王宴春问孩子呢,他本家奶奶说“抛洒了(夭折的意思)”,后来从他人口中得知,还没到徐州的时孩子生了,大人还没吃的,多了一张嘴多了一份负担,于是就地扒坑把小孩给埋了。有一家断炊后,不懂事的孩子还缠着母亲要吃喝,哭闹得其母万般无奈,烧了一锅开水,把孩子捺进锅里活活溺死。

二、 国民党政府的救灾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