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河南大饥荒钩沉
时间:2012-12-05 23:53: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海永  阅读:

1942年,中原旱魔肆虐。南至武胜关,北至太行山,西至荆紫关,东至淮河流域,一片干旱。3-8月滴雨未下,大麦小麦颗粒不收,土地干裂,早秋作物枯焦。当时全省111县,除15个被日军所占县河南省当局无法统计外,其余96个县,无县不灾,无灾不重。到了秋天,粮价飞涨,贫苦的百姓大多用谷糠、谷壳、树皮、野菜和观音土充饥。有的农民携眷外逃,以求生路。有的灾民卖儿卖女、人肉相食的惨剧,也不断发生。1943年,由于河南省当局对新黄河“疏忽防范”,未予积极治理,造成连续决口,其中5月18日尉氏县荣村一处决口,即淹尉氏、鄢陵、扶沟、西华等县,耕地被毁,房屋倒塌,灾民流离失所。8月,全省阴雨绵绵,漳河、卫河、洛河、伊河、沙河、颖河等河流,水势猛涨,遂泛滥成灾,使几百万亩农田变为一片泽园。1943年夏秋之际,多灾多难的河南,又闹起了蝗灾。
一、亲历者回忆,不堪回首话当年
 

(一)“蝗军”势如破竹百姓遭殃
 

 

蚂蚱蹦到哪儿吃哪儿
1942年,23岁的梁建堂还在河南大学读书,那时河南大学迁到了覃头,今年已经95岁的梁建堂老先生还清楚地急得那一年的蝗虫。那一年的夏季,绿野无边的麦田,蝗虫经过之后转眼间就变成赤地千里了。老百姓都说,一整春幸未饿死,好容易盼到麦收,指望着接接嘴,还还账,再靠秋收过冬春,可现在又来个雪上加霜,真是祸不单行,这叫人怎么办呀!没几天,被那蚂蚱吃过的谷子,从根部又发出了嫩芽,并且长的很快,半月光景,遍地绿油油的。大家正在转忧为喜的时候,可恨的蚂蚱又飞来了一批。上次的蚂蚱贪吃怕人,一过即去。这次的蚂蚱不像上次的那样贪吃,也不像上次的那么怕人。蚂蚱发出些嗞嗞的叫声,雄雌交配,匍匐在路旁一边硬地上,扑拉着翅膀往地下拧,再硬的地也能拧进去,拧进以后就往地里下子,下了子就慢慢地老化了。老蚂蚱老化了,可没几天就又出来蝗蝻了,才出土的蝗蝻,如蚂蚁那么大,地面、豆棵上下黑乎乎的,不露一点缝隙。你若用棍儿一拨拉,它就全掉下来。如此没几天就脱皮,变的如大豆那么大,就开始扩散,到处寻食,不那么集中了;又停几天.再脱二层皮,变的像指头肚那么大,开始大吃大散,由东到西一望无际,从北向南直向前蹦,蹦到哪里吃到哪里,没有一处没蚂蚱的。
蚂蚱密密麻麻如大军压境
杞县亲历者汪来富说:“1943年农历七月的一天上午,从我村西北方飞来了成群的蝗虫,它们在离地十几米高的上空飞了一阵子,大都落在谷子、黍子、稷子地里,肆意地吞噬着枝叶,老远的地方,都能听到“沙,沙,沙”的响声。到了下午4点,又从西南飞来了更多的蝗虫,“呼呼”作响,象狂风怒号;密集的蝗群,似奔腾在空中的黄色飞云;遮天蔽日,天昏地暗,白昼如晦。晚上映着月亮一看,它们的翅膀—明一暗地射出光点。它们时而飞翔,时而落地,田野里、树枝上、庄稼棵上、草地上黑压压的都是蝗虫,把树枝都压断了。蝗虫在地里停留了两天一夜,除了红薯、芝麻和花生外,其余各种庄稼和树叶子全都吃光了。”一些迷信的人视蝗虫为神虫,说什么这蚂蚱是老天爷派下来的神虫,不吃有家的(家是“荚”的谐音,有荚的指豆类作物),专吃没家的(没荚的指玉米、谷子等)。可不敢打,越打越多。他们跪在自己的地头上,虔诚地烧香磕头,祈祷蠢老天爷保佑,恳求“蚂蚱爷”留情。但是,飞蝗—视同仁,不看情面,等他们祈祷完毕,庄稼也被“蚂蚱爷”抢吃一空了。
蚂蚱前赴后继堪比日军“三光”
出生于1927年的太康县退休教师杨汉卿对蝗灾印象十分深刻。他的家乡属于黄泛区,1942年农历七月初的一天,他到村北看庄稼长势,发现高梁地里、谷子地里象老牛拉的屎一样黑乎乎的一堆,两堆、三堆……他向前靠近.发现些小动物,乱蹦乱跳,一蹦二尺来高,像一股黑色的喷泉,霎时起了连锁反应,豆地、高梁地里出现数不清这样的黑色喷泉。他蹲下捕捉一只细看。是小蚂蚱!身子有麦粒那么大,浑身乌黑发亮。他用鞋底一拍,鞋底子上粘上百个小蚂蚱。他有些惊恐,忙把发现小蚂蚱的事情告诉村民。谁知村民们热议的正是此事,有的说:蝗虫是黄水过后,鱼遗下的鱼子生的。趁幼虫小,容易消灭,赶快扑打,不这样,幼虫长大了,吃庄稼,灾害可大啦!这是中青年人的意见;也有人说:生蝗虫是天意,蝗虫是神虫,万万打不得,惹恼了神灵,灾难不可估量,这是老年人的语言。
村人还没争论结束,五六天后小蚂蚱的个头有黄豆那么大,呈酱红色,它们不再群居,而是分散开来,行动不但会向上蹦,又学会向前跳,一跳二尺多远。地面上的嫩草被吃光,又开始吃庄稼了。又一星期过去了,小蚂蚱个头越来越大.食量也更大,很多庄稼被吃毁了,农民心急如焚。1942年7月下旬,没长翅膀的蝗虫开始由北向南长途旅行。奇怪的是蝗虫数量较平时所见,成千倍万倍地增加。有人说,两天前黄泛区的蝗虫就开始向这里运动了,遍地是蝗虫,它们像接到命令似的,认定南方,不管前面是沟是壑.径直向前跳去,不回头.不绕道。农民由恼恨变成行动,纷纷拿起扫帚、棍棒扑打。一扫帚打下去.死伤几十个,你刚抬起扫帚,蝗虫又踏着同类的尸体前进了,有的竟跳到扫帚上,有的钻进你的裤腿里。忽然有人喊:“挖沟!”因为人心一致,霎时一尺半宽、一尺深、长约两丈的沟挖好了,一条、两条、三条,无数条沟挖成,但是蝗虫象敢死队员一样一排排跳进沟里。有人拿石锤捣,把蝗虫捣成肉饼,其他蝗虫全然不怕,继续爬到肉饼上前行。五分钟后,沟被蝗虫填平了。蝗虫又自相践踏着越沟前进。蝗虫遇到水,像游水队员一样勇敢地跳进水里,用两条腿作桨向前划行,有时滚成皮球那么大的团团翻滚着前进。蝗虫进村了,桌上、锅里、床上到处都是,约三个小时后,一个蝗虫也找不到了,它们都往村南去了。蝗虫所过之处,谷子、高梁叶子被吃得净光,只绿豆是幸存者。

(二) 灾区惨景绝人寰
蝗灾,历时虽不太长,却给人民带来极深重的灾难,当年的庄稼绝收,冬季和第二年春季出现了大饥荒,小麦亩产约有50来市斤。夏季干旱更加严重,秋粮只收三四成,有的甚至绝收。国民党政府不仅不采取措施拯民于水火,反而加征粮款、抽壮丁,火上浇油,造成河南全省性的大饥荒。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