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抗战期间叛逃投敌的八路军最高将领是谁?
时间:2012-11-08 10:32:5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1941年3月,冀鲁边军区成立,邢仁甫被任命为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六旅旅长。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本文摘自《世纪风采》2011年第3期,作者:秋水,原题为《邢仁甫:抗战时叛变投敌的八路军最高将领》

邢仁甫,河北盐山县旧县镇东街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七七事变后,他响应党的号召,率领队伍在津南、鲁北地区开展游击战争。1941年3月,冀鲁边军区成立,邢仁甫被任命为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六旅旅长。

邢仁甫掌权后,不认真工作,生活开始腐化起来。他先纳部队宣传队女队员宋魁玲做小老婆,然后,在新海县海边找了一个荒岛———望子岛,让战士和民工在这块方圆不到二里的海岛上修建房屋和工事,为他建造个人安乐窝。他的这一行为,在当地干部群众中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1941年6月,上级派黄骅到冀鲁边军区任副司令员兼教导六旅副旅长。黄骅是湖北省阳新县人,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工作有经验、有能力,是一位党性强、作风硬的好干部。黄骅身居要职,又体弱多病,按当时规定他可以吃“保健饭”、“保健菜”,但他不肯,和广大战士同甘苦,共患难。黄骅经常教育干部和战士:“不要忘记过去,不要忘记老百姓,要时刻关心群众的疾苦。”因而他到冀鲁边军区不久,在部队和地方干部群众中就建立起了很高的威信。

黄骅的良好作风引起邢仁甫的嫉妒和不满,视之为眼中钉,他经常在部队干部战士中说黄骅的坏话,骂黄骅是“南蛮子”,污蔑说“南蛮子排挤地方干部,是为了抢占地盘”,挑拨地方干部与黄骅的关系。

1943年春,上级决定调邢仁甫到延安党校学习,军区司令员的职务由黄骅接替。他接到通知后,不但不认为这是一次接受教育的好机会,反认为是黄骅在背后捣鬼,有意夺他的军权,因此对黄骅更加怀恨在心。邢仁甫拒不执行上级决定,借口青纱帐还没起来,没有掩护,不安全,要等青纱帐起来再走,以此拖延时间,准备对策。

1943年5月,邢仁甫召集其亲信杨静侯、潘特、刘永生、邢朝兴等人来岛上开会,说:“上面调我去受训,实际是撤我的职。我一走你们好比没娘的孩子,多可怜。这一切全是‘南蛮子’黄骅搞的,如果没有他,我们也不会到今天这地步,不如干脆把他干掉。没有了黄骅,边区就没有了军事干部,上面也就不会再让我走了……”于是,一个刺杀黄骅的行动方案,在邢仁甫的直接授意下给策划了出来。

1943年6月30日,冀鲁边军区司令部在当时的新青县大赵村召开侦察会议。这一天,黄骅一早起床,饭也顾不得吃,即由小赵村到大赵村参加会议。会议由黄骅主持,参加会议的还有参谋长陆成道、侦察副股长崔光华、除奸科长陈云彪等人。

会议紧张地开了一天。下午6时左右,会议室门外走进一个名叫周云洪的人,进屋后向黄骅递交了介绍信。黄骅阅后,让他暂到管理股休息,但此人没有立即退出会场而是坐下,和其他同志说起话来。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一个名叫冯冠奎的人走到周云洪后面,周云洪看到他,连忙向旁边一闪身,冯冠奎即在周云洪的旁边伸出手枪并打响了。首先中弹的是黄骅和陆成道,接着是齐耀庭等。警卫员听到枪声赶到时,和凶手冯冠奎相遇,当场被冯冠奎打死。警卫连闻讯赶到,冯冠奎等已逃出村外,由于遍地都是青纱帐,已无法追踪。这次惨案中,黄骅、陆成道、陈云彪等5人牺牲,4名同志身负重伤。
 

山东军区由于尚未掌握邢仁甫指使人刺杀黄骅等人的确实罪证,所以继续对他进行争取工作。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得知邢仁甫准备投敌,冀鲁边区党委派人来到望子岛上,说服受裹胁留在岛上的100多名干部战士和电台工作人员回到了边区,岛上只剩下了邢的死党冯冠奎、杨铮侯(冀鲁边第三军分区司令员)、陈二虎(军区海上特务团长)、潘特(军区后勤部部长)、邢朝兴(邢仁甫的秘书)、刘永生(邢仁甫的智囊人物)等几十人。眼见已近冬天,海上就要封冻,而邢仁甫又无音讯,这帮人估计凶多吉少,便四散而逃。冯冠魁先是逃到盐山县赵毛陶据点,后又改投盐山县伪军头目张海青。张海青与冯冠魁有前仇,“赏”他一杯毒酒,冯便魂归西天了。陈二虎、杨铮侯、邢朝兴等逃到无棣县城投靠顽军张子良。不料刚进城门,门后突然飞出无数子弹,这帮人当场被打死。陈二虎被我军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子良借机算了旧账。等邢仁甫拿着蒋鼎文给他的委任状,赶回望子岛时,岛上早已人烟皆无了,无奈,他只好又逃回了天津。

黄骅被刺和邢仁甫叛逃,进一步加剧了冀鲁边区的困难。边区党委、军区一面领导军民进行反“扫荡”斗争,一面处理邢仁甫事件,向全区抗日军民发出《为邢仁甫叛变告全区同胞书》,并发布了一系列文件、布告,揭露邢仁甫的罪行,边区形势逐步稳定。1944年1月,为了统一和加强冀鲁边和清河区的领导,改善这两个地区的工作,中共山东分局和山东军区决定,清河军区与冀鲁边军区合并为渤海军区,清河区行政公署和冀鲁边区行政委员会合组为渤海区行政公署。两区合并后,形势逐步好转。同时,为纪念黄骅,决定将他被害的地方新海县改名为黄骅县。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