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最淫乱的时期
时间:2012-10-14 23:13: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于青  阅读:

一战的爆发,让一部分年轻人抱着梦想走上战场并丧生,另一部分则为了追求刺激走上街头,结成匪帮。在战争摧毁家庭、社区、学校之后,无处可去的年轻人重温着在小说、剧场、电影院中看到的刺激片段,成为格拉斯哥的街头匪帮、柏林的犯罪青年社团,甚至引起席卷全英国的少年街头暴乱。战争结束了欧洲的“纯真年代”,从战场上带着伤痛归来的年轻人不再相信未来会变得更好,他们更愿意在现世的享乐中找回自己死于战场的青春。
1920年,斯考特·菲兹杰拉德的《天堂的这一边》出版,以他的妻子泽尔达·菲兹杰拉德为代表的“摇摆女郎”变成了街头新风尚。这些女孩留着时髦的波波头,穿着长不过膝的裙子,戴上长串项链,化好艳丽妆容,左手夹烟右手举杯,在各种酒吧中随意跟或脆弱或惆怅的男人调情——而这种调情只是“为了好玩”。一战后美国的空前繁荣带来色彩斑斓的爵士时代,造就了以菲兹杰拉德夫妇为代表的时髦男女,他们以青春和外表作为筹码,尽情享受“美国历史上最会纵乐、最绚丽的时代”。
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大量追随他的年轻人在柏林进行了火炬游行。这些举着火炬想要创造一个新世界的冲锋队员,大多是在经济危机中失去工作徘徊街头的迷惘青年。与此同时,美国的失业青年流浪街头形成团体,英国则迎来了数量更为庞大的街头匪徒和基本由年轻人组成的英国法西斯党——他们的穿着甚至主导了一部分的街头潮流:匪帮穿宽大的牛津布袋裤搭配尖头皮鞋,法西斯党则从头到脚一身黑。
1939年,二战爆发。和一战时一样,参战青年战死沙场,街头青年组成匪帮。不过,战争并没有摧毁工业城市与就业青年的享乐。在《青春无羁》中乔恩·萨维奇提到1941年的一项“青年调查”,有一半的青年将赚来的钱花在唱片、娱乐、书、香烟、绘画和衣服上。18岁以上的男性参军去了,工作留给了女孩,这让女孩成了消费主力:她们穿着时尚的“有腰身没有领子的黑色外套、黑色超高漆皮鞋、全黑的袜子,背很大的黑色亮片包”。她们热衷于买化妆品,听爵士乐和摇摆乐,享受性的快乐,永远“只为今天而活”。

种族暴乱后,美国街道让位给民权运动。新左派学生走上街头后,将反战变为60年代后期主流的大众运动。

,将反战变为60年代后期主流的大众运动。 在美国,爵士乐和摇摆乐催生了一种新的街头服装潮流:Zoot suit。为了能在明快的节奏中自由地跳舞,乐迷们穿上宽松过膝的上衣,以及裤管肥大、裤腿锁紧的时髦长裤。Zoot suit成为少年流氓的心头爱之后,水手和军人们在洛杉矶街头发起暴乱,自发处决任何穿着Zoot suit出现在街头的人。 这场发生于1943年6月4日的骚乱刚被平息,两星期后,底特律的街道就被种族暴乱者所占领,街头少年把黑人从车里拖出来打,烧掉陌生人的车,枪击等公车的老人……长期游荡街头的无聊终于有了宣泄之处。1967年,种族动乱再次在底特律上演。7月23日凌晨,当地警方扫荡第十二街和克莱尔蒙特街交界处的无照酒吧并逮捕无辜黑人,引发数百名黑人的大反击:他们以石头和砖块作为武器投向警察。次日,数千名黑人开始向这个城市复仇,宣泄于街头的暴戾持续了整整5天。 种族暴乱后,美国街道让位给民权运动。1955年,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一位黑人妇女坐到公共汽车的“白人专座”区,并拒绝让座。她被警察带走后,当地黑人走上街头分发传单,拒绝乘坐公共汽车。1960年2月1日,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博罗市的四名黑人学生走进一家白人饭店,无视餐厅内的种族歧视者,坐在饭桌旁继续吃饭。1963年8月28日,25万反对种族隔离的游行者走上街头,“为工作和自由向华盛顿进军”,黑人及其他反种族歧视族群齐聚林肯纪念馆广场,马丁·路德·金通过报纸、广播、电视向全世界发表宣言:《我有一个梦想》。 受民权运动影响,梦想用古巴革命模式改变世界的新左派青年也在马尔库塞等“反叛精神导师”的引领下走上街头。1962年6月11日,他们齐聚密歇根休伦港,发表“休伦港宣言”,将大学作为新左派运动的根据地。1964年,因加州伯克利大学禁止学生在校园中的特定地点从事与学校无关的政治活动,新左派先是发起学生静坐罢课要求“自由言论”,接着来到街头举行声援民权运动的示威游行。1965年4月17日,新左派在华盛顿举行反战示威大游行,召集了超过25000名反战群众。同年10月27日,新左派发起“向华盛顿进军”反战大游行,将反战作为新左派运动的重点——虽然新左派1966年因前往越南支持反美斗争的过激行为失去“群众支持”,但它确实推动了反战运动。 在改变世界的1968年,东方与西方的青年不约而同走上街头,反对战争争取权利,将“爱与和平”的理想蔓延到全世界。 1963年2月,21岁的鲍勃·迪伦和19岁的苏西·罗托洛在纽约最寒冷的那几天走进纽约的琼斯街,为专辑拍照。迪伦在T恤外头随便套了件皱巴巴的衬衣,再穿上他那件黄色的绒面夹克衫,套上条随随便便的蓝色牛仔裤就出了街。苏西则穿着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深橄榄绿色大衣,紧紧挽住迪伦的手臂。这对年轻的恋人在天寒地冻里耸着肩膀漫步街头,迪伦看着地面头发蓬乱,苏西则缩着脖子对着镜头微笑。 这张照片成为唱片《放任自流的鲍勃·迪伦》的封套,也成为鲍勃·迪伦本人乃至上世纪60年代青年的经典形象。年轻人喜欢迪伦的不刻意,他们开始有意将自己的穿戴与上一辈区分开来:T恤,厚运动衫,皮夹克,牛仔裤,帆布鞋。摇滚乐成为新的青年领袖,披头士、滚石、感恩而死、谁人乐队带着或迷幻或狂乱的音符,催生出垮掉派的继承人——嬉皮士。1967年1月14日,25000名嬉皮士聚集在金门公园的草坪上,谈论和平与爱。“爱之夏”由此拉开序幕,花之子们穿着鲜艳宽大的袍子,女孩留着中分长发、男人蓄起大胡子,将旧金山变成了一座充满迷幻、天真与爱的城市。 在那个无法复制的年代,“爱与和平”蔓延到了全世界。1968年1月18日,近五万名日本学生走上街头反对越战。3月17日,上万名英国人跑到伦敦的美国大使馆前,举行反越战示威大游行,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尔就混迹在跟警察陷入混战的人群中。5月6日,6000多名法国学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要求改革教育制度。在与警察的冲突中,受伤与被捕的学生总数超过一千人。4天后,同情学生的巴黎市民在街头设立路障,帮助学生抵抗防暴警察,发起“街垒之夜”。5月13日,法国大罢工开始,1000多万人参加罢工,20多万人走上巴黎街头示威游行,所有工厂、学校停止运作,整个法国陷入瘫痪,是为“五月风暴”。8月,米克·贾格尔受革命启发写下的《街头斗士》发行,立刻遭到BBC禁播。 1969年,嬉皮士齐聚伍德斯托克,进行这激荡十年最后的狂欢——这也是嬉皮士们最后的狂欢。即将到来的70年代不再属于做爱不做战的“花之子”。 60年代结束后,朋克党、迪斯科女郎和邋遢党占领街头的目的早已不是为了革命——他们对改变世界没兴趣,占领街头的重点在于关心并表达他们自己。 70年代,英国陷入罢工、北爱尔兰冲突、石油危机、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等一片混乱之中,经济严重衰退,首相希斯先后5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此时英国的街头,属于并不强调和平与爱的朋克党。经济萧条与高失业率让贫民区街头的游荡青年看不到未来,他们模仿西印度群岛流氓的风格,将自己的头发竖起来,穿上紧身牛仔裤和写满脏话、扯烂了再用别针别上的T恤,在每个周末的下午聚集到国王大道,与那些喜欢美国摇滚乐并总是穿得像爱德华七世的“贵族范儿”青年打群架。 愤怒的朋克并不想改变什么。1976年9月20日,伦敦牛津街100俱乐部举行首场朋克音乐节,随着性手枪、碰撞、诅咒、苏西克女妖等乐队的出现,上百名朋克青年占领了这条著名的商业街——他们身上挂满了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式的拼贴破洞T恤与各种带有SM色彩的铁链,以及马尔科姆·麦克拉伦式的玩世不恭与对未来的不屑。朋克们聚集在一起不是为了改变世界,朋克的街头不是用来革命的,他们只想像性手枪一样,在女王登基25周年的纪念仪式中,跑到泰晤士河的邮轮上对着庆典船只狂喊:“上帝保佑女王,这个法西斯政体。在英格兰的美梦里,你根本就没有未来!” 短暂的朋克风潮消亡之后,街头上只留下经过T台改良的朋克时尚。而不论是80年代戴着硕大的塑料耳环、穿着BlingBling闪光面料超短裙和垫肩外套、以物质女郎麦当娜为偶像、选择用狂欢抵抗经济低迷的街头迪斯科女郎,还是90年代跟着科特·柯本、贝克和音速青年等一干独立摇滚人踏上邋遢另类之路,总喜欢顶着一头乱发、除了盯着自己的鞋对其他一切不感兴趣的街头青年,对他们而言街头已不再是革命的同义词——从朋克党所强调的DIY开始,青年们就从关注外部世界,变成了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  5/12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