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最淫乱的时期
时间:2012-10-14 23:13: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于青  阅读:

这些来自外省的年轻人、首都的穷人以及兰波本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月后,巴黎街头就成了兰波们的领地——1871年3月,成千上万巴黎市民走上街头,占领首都,成立巴黎公社,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民主共和国”。如同英国作家乔恩·萨维奇在《青春无羁》一书中所写:“无政府主义者占领了首都,年轻诗人们控制着警力,数以千计的年轻流浪者如飞蛾扑火般奔赴革命的巴黎。由于人数众多,公社被分成两个阵营:‘公社孤儿’和‘迷失儿童’。”而兰波本身的年轻貌美,与魏尔伦笔下那个留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及“蔑视穿着打扮的男子气”的叛逆形象结合起来,塑造出这位狂热于街头革命的年轻诗人“魔鬼般的美”——时年16岁的兰波加入了一支自由射手队伍,在革命的同时进行同样激烈的创作。

工业革命让年轻人蜂拥进城,年轻的工人们将街道变成他们的大秀场。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通过街道互相打量、模仿与传播,创造、扩散并延续着属于他们的时代风格。

街头如同历史,像是存在某种既定的循环系统。新千年走上街头“反对全球化”、“占领华尔街”的人们,让街头运动开始复苏。 然而街头如同历史,存在着某种有既定规律的循环体系。1999年11月30日,世界贸易组织第三届部长会议在西雅图开幕,引来了4万多名反全球化抗议者,他们对抗警察手中的催泪弹,捣毁象征全球化的麦当劳快餐店。2000年1月17日,抗议者又出现在达沃斯街头,目的是给世界经济论坛添乱——麦当劳再次被捣毁。一个月后,自称为“西雅图人”的示威者来到曼谷街头,跟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对着干,要求国际金融机构分担全球化对发展中国家带来的经济冲击。两个月后,“西雅图人”盯上了在华盛顿开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冲上街头要求建立一个“不被公司支配的工人社会”——600名抗议者被捕。 “西雅图事件”后来变身为全球性事件。2000年5月1日,抗议者在伦敦游行;9月,抗议者冲上纽约和布拉格街头;10月20日,约2万名抗议者在汉城举行人民论坛,与亚欧会议分庭抗礼;12月6日与7日,威尼斯街头挤满了前来抗议欧盟首脑会议的示威者。2001年1月27日在苏黎世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4月20日在魁北克开幕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6月15日在哥德堡举行的欧盟首脑会议、6月25日在巴塞罗那开会的世界银行、7月20日到22日在热那亚召开的G8峰会,都为当地街头带去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停与警察对抗的“西雅图人”。2002年他们也不断出现在美国、巴西、加拿大、非洲……直到韩国农民李耿海在9月10日来到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的召开地墨西哥坎昆,在来自15个国家的3万多抗议者面前将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不治身亡。 十年之后,新一轮经济危机到来,1000多名用Wifi与世界建立联系的街头示威者在2011年9月17日,出现在纽约华尔街。他们在加拿大组织Adbusters的提议下,以和平占领华尔街的形式抗议不平等的金融制度。百老汇大街、自由大街上也全都是示威人群(更不用提在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网站上的抗议网民)。半个月后,“占领华尔街”运动蔓延到华盛顿、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波士顿、波特兰、西雅图、丹佛等重要城市。而在10月1日的纽约,超过5000人的游行队伍占领了布鲁克林大桥,大桥交通中断两小时,700多人被逮捕——社交网络时代的街头运动开始复苏。 2011年10月8日,华盛顿,示威者走上宾夕法尼亚大街进行反战游行,反对美国政府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示威队伍到达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时,保安开始喷辣椒水,警察、警犬、防暴部队也随后赶到,以阻拦他们——此时,“占领华尔街”运动已蔓延至全美847个城市。10月15日,全球1500个城市加入了这场运动——在意大利首都罗马,500多名示威者在国防部和大银行门口扔鞭炮,并用棍棒袭击警察、银行和超市。 11月15日凌晨,“占领华尔街”的大本营——曼哈顿祖科蒂公园被纽约警方强行清场,并逮捕约200名抗议者。清场动作很快,三小时就全部完成——然而,在纽约当局看似圆满消灭了“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后一个月,12月12日,数千名示威者再次聚集在美国西海岸几处港口,迫使奥克兰、波特兰和朗维尤港暂时停运之后高喊:“这是谁的港口?这是我们的港口!” “占领华尔街”的热潮已经过去,但却永远不会结束——在每个重大变革发生的时候,不管是要求平等进步,还是控诉倒退与不公,人们总会选择走出家门聚集到街道上,用每一个人的力量发出“希望世界更美好”的诉求。而近百年的街道占领史也证明了,那些街头口号描述的美好愿景,正在一步一步成为现实。所有在街头走向革命与狂欢的人们,所有在街头展示时代风尚的年轻人,在面对着无限远与无限近的未知未来时,都与马丁·路德·金一样呼喊着同一个口号:“我有一个梦想!”
1893年,为纪念新大陆发现400周年,芝加哥举行世界哥伦布博览会。芝加哥之所以能击败圣路易斯、纽约和华盛顿成为举办城市,因为它彼时已经拥有3所大学、1400家旅馆、24家日报社、805辆进出城市的火车。这座工业城市的大街上装满了能够照明的煤气灯,高层建筑里配有电梯——在博览会举行之前,芝加哥的城市规模扩大了十倍。
工业化城市带来年轻人的聚集、消费主义的盛行、街道的丰盛。美国社会工作者简·亚当斯在《青年精神与城市街道》中写道:“工业化让大量的、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年轻人聚集到城市中去,在数不清的工厂车间中干活。在此之前的人类社会中,从未有这么多的女孩能够瞬间摆脱家庭的保护,在完全陌生的工厂里工作,一个人在城市街道上晃荡。这些脱离家庭的年轻人们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金钱,凭借生产出的商品获得工业社会的重视。年轻人们第一次独立拥有了金钱,并摆脱家庭的看管——这让他们把钱花在某种恶习上,用以假装自己很快乐。”
拥有购买力的年轻工人们推动了流行音乐与城市剧场的发展。那些14岁就开始在工厂干活的少年人很容易在光鲜的流行歌星和廉价剧场上演的刺激故事中找到梦想。不同于将街道视为联系家与工作场所的过渡道的成年人,对年轻人来说,布满着广告、剧场、酒吧与舞厅的街道就像是一个公共T台,可以让他们在其中追求最为刺激的生活,并让整个城市成为年轻的背景——出版于1900年的《嘉莉妹妹》写出了19世纪街头最为流行的波西米亚族。在这群像嘉利妹妹一样从农村来到城市闯荡的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心中,贵族称谓并非只能由出身决定,才华和名气才是成为城市“新贵族”的重点。乔恩·萨维奇引用卢克·桑提的描述说,这些女孩“封自己为艺术家或单身贵族女孩,她们一边抽烟,一边啜饮吉安蒂红葡萄酒”。街头如同历史,像是存在某种既定的循环系统。新千年走上街头“反对全球化”、“占领华尔街”的人们,让街头运动开始复苏。 然而街头如同历史,存在着某种有既定规律的循环体系。1999年11月30日,世界贸易组织第三届部长会议在西雅图开幕,引来了4万多名反全球化抗议者,他们对抗警察手中的催泪弹,捣毁象征全球化的麦当劳快餐店。2000年1月17日,抗议者又出现在达沃斯街头,目的是给世界经济论坛添乱——麦当劳再次被捣毁。一个月后,自称为“西雅图人”的示威者来到曼谷街头,跟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对着干,要求国际金融机构分担全球化对发展中国家带来的经济冲击。两个月后,“西雅图人”盯上了在华盛顿开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冲上街头要求建立一个“不被公司支配的工人社会”——600名抗议者被捕。 “西雅图事件”后来变身为全球性事件。2000年5月1日,抗议者在伦敦游行;9月,抗议者冲上纽约和布拉格街头;10月20日,约2万名抗议者在汉城举行人民论坛,与亚欧会议分庭抗礼;12月6日与7日,威尼斯街头挤满了前来抗议欧盟首脑会议的示威者。2001年1月27日在苏黎世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4月20日在魁北克开幕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6月15日在哥德堡举行的欧盟首脑会议、6月25日在巴塞罗那开会的世界银行、7月20日到22日在热那亚召开的G8峰会,都为当地街头带去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停与警察对抗的“西雅图人”。2002年他们也不断出现在美国、巴西、加拿大、非洲……直到韩国农民李耿海在9月10日来到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的召开地墨西哥坎昆,在来自15个国家的3万多抗议者面前将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不治身亡。 十年之后,新一轮经济危机到来,1000多名用Wifi与世界建立联系的街头示威者在2011年9月17日,出现在纽约华尔街。他们在加拿大组织Adbusters的提议下,以和平占领华尔街的形式抗议不平等的金融制度。百老汇大街、自由大街上也全都是示威人群(更不用提在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网站上的抗议网民)。半个月后,“占领华尔街”运动蔓延到华盛顿、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波士顿、波特兰、西雅图、丹佛等重要城市。而在10月1日的纽约,超过5000人的游行队伍占领了布鲁克林大桥,大桥交通中断两小时,700多人被逮捕——社交网络时代的街头运动开始复苏。 2011年10月8日,华盛顿,示威者走上宾夕法尼亚大街进行反战游行,反对美国政府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示威队伍到达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时,保安开始喷辣椒水,警察、警犬、防暴部队也随后赶到,以阻拦他们——此时,“占领华尔街”运动已蔓延至全美847个城市。10月15日,全球1500个城市加入了这场运动——在意大利首都罗马,500多名示威者在国防部和大银行门口扔鞭炮,并用棍棒袭击警察、银行和超市。 11月15日凌晨,“占领华尔街”的大本营——曼哈顿祖科蒂公园被纽约警方强行清场,并逮捕约200名抗议者。清场动作很快,三小时就全部完成——然而,在纽约当局看似圆满消灭了“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后一个月,12月12日,数千名示威者再次聚集在美国西海岸几处港口,迫使奥克兰、波特兰和朗维尤港暂时停运之后高喊:“这是谁的港口?这是我们的港口!” “占领华尔街”的热潮已经过去,但却永远不会结束——在每个重大变革发生的时候,不管是要求平等进步,还是控诉倒退与不公,人们总会选择走出家门聚集到街道上,用每一个人的力量发出“希望世界更美好”的诉求。而近百年的街道占领史也证明了,那些街头口号描述的美好愿景,正在一步一步成为现实。所有在街头走向革命与狂欢的人们,所有在街头展示时代风尚的年轻人,在面对着无限远与无限近的未知未来时,都与马丁·路德·金一样呼喊着同一个口号:“我有一个梦想!”  3/12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