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姜并未与兄长齐襄公乱伦 是古代女外交家?
时间:2012-10-13 11:15:0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春秋经·庄公十九年》:“夫人姜氏如莒。”

《春秋经·庄公二十年》:“二十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

《春秋经·庄公二十一年》:“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

《春秋经·庄公二十二年》:“癸丑,葬我小君文姜。”

如果对上述《春秋》关于文姜的记载进行归纳一下的话,我们似乎可以读出这样一些信息。

第一,《春秋》无片言只字说文姜淫乱。

第二,鲁国人始终尊文姜为国母,包括从第二次记载文姜事迹起就称之为夫人,到死称薨,葬称小君等。杨伯峻在《隐公二年》“夫人子氏薨”下注云:“诸侯之死曰薨,诸侯之夫人或母夫人死亦曰薨。《春秋》记鲁公或鲁夫人之死,除隐三年‘君氏卒’及哀十二年‘孟子卒’等特殊情况外,皆用‘薨’字,记其他诸侯之死,则用‘卒’字。”⑥夫人是诸侯正妻的称谓,死时称薨,葬时称小君,都足以表明鲁国一直是把文姜当诸侯夫人看待,没有丝毫贬损之意。

第三,鲁国人把文姜当作国君看待。庄公三年的“孙(逊)”字,杨伯峻注释说:“孙同逊。当时人若言及国君或夫人之奔,不言奔而言逊。奔是直言其事,逊是婉曲成辞。”⑦所以,“逊”字就说明文姜曾掌鲁国之政,否则不必孙位了。而文姜如齐、如莒等与诸侯相会,亦如同鲁君一般。从鲁国史官的记载看,是将文姜作为执政看待的。

《左传》关于文姜淫乱之说,与《春秋》是有矛盾的。《左传》认为鲁桓公是私订终身,是非礼之事。但《左传》中这种由诸侯做主嫁女的事很多,根本不能视为是无媒酌之言。女子出嫁本身就是由父母做主,何况父亲为国君,自然也就不是非礼之事。《左传》认为齐僖公送于境是非礼,但这并非特例,如《左传·昭公五年》“晋侯送女于邢丘”。求证于《春秋》和《左传》,国君自己求亲,国君嫁女,国君送嫁女于境,都不是个案,而是平常之事,何以放在文姜身上就是非礼了呢?《左传》认为,鲁庄公二年,庄公与文姜断绝了母子之情。索之《春秋经》,都是称文姜为夫人,死称小君,显然不是事实。为了坐实文姜淫乱说,后人甚至认为桓公十八桓公之丧归于齐时,文姜并没有一同回国。虽然《春秋》没有记文姜回国,但却在“庄公元年”记载其逊于齐。如果不回鲁国,怎么会逊于齐?这显然与《春秋》不合。齐僖公于桓公十四年冬天十二月死,齐襄公于桓公十五年登位,鲁桓公于十五年五月会齐襄公于艾。十七年春又与齐襄公、纪侯会于黄。这两次文姜似乎并没有与齐襄相见。如果文姜如《左传》所说早就与齐襄公有私情,而且是那么的迫不及待,怎么前两次不去会齐襄公呢?《左传》把文姜去齐国都说成是为了淫乱。前人早就指出过,当齐襄公在世时,《左传》这样说还勉强说得通,而齐襄公死后,就说不通了。另外,就《春秋》记载来看,并不是只有文姜陪同丈夫出访他国。《春秋经·僖公十一年》记载,“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榖。”《春秋经·僖公十七年》记载:“秋,夫人姜氏会齐侯于卞。”《左传》:“秋,声姜以公故,会齐侯于卞。”可见,陪丈夫出访在当时是一种惯例,今天也是如此。
 

 

四、文姜在鲁国的地位和作用

《春秋》并无文姜淫乱的信息,《春秋》关于文姜的记载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符合《春秋》自身的体例。因此,我们不能从《春秋》本身读出文姜淫乱的“春秋大义”来。《春秋》客观地记载了一个诸侯夫人或未成年国君母亲的职责和所为。文姜于桓公六年生下太子同,到桓公十八年,太子只有十二岁,以此年龄显然还不能亲自执政;即使登位,也是有其名而无其实。因此,文姜代为执政是十分可能的,这可以从当时的情况来说明。桓公三年记载,芮伯万的母亲芮姜厌恶芮伯多内宠,把芮伯赶出国。《左传·成公十六年》:“穆姜送公,而使逐二子,公以晋难告,曰:‘请反而听命。’姜怒,公子偃、公子鉏趋过,指之曰:‘女不可,是皆君也。’”穆姜竟然可以命令鲁成公驱逐鲁国重臣季文子和孟献子,成公虽然不愿如此,却也不敢当面顶撞。成公的犹豫,令穆姜大怒,以至说出要废君另立。《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卫献公使子鲜为复,辞,敬姒强命之。对曰:‘君无信,臣惧不免。’敬姒曰:‘虽然,以吾故也。’”敬姒是卫献公之母,她强迫卫献公之弟子鲜帮助一度被赶出国都的卫献公返国复位。由此可见,国君之母在当时是很有权势的。也正因为这样,所以鲁庄公元年《春秋》没有写即位,此时文姜的作用也许就跟隐公差不多。关于文姜的记载频频出现在庄公即位的早期,这更可以说明当时鲁国的执者者很可能就是文姜。文姜于庄公二十二年去世,此时庄公三十四岁,文姜亦不过五十多岁。如此,我们把文姜比之于汉初的吕后、唐代的武则天、清初的孝庄太后,也未尝不可。很有可能,在鲁庄公初登位时,因为年幼,文姜便代为摄政,行鲁隐公之事。《左传》是完全由男人掌权时代下的产物,已经无法接受一个女摄政这样的事实,所以就加以隐讳。但《春秋》不书庄公即位,反书文姜逊于齐,后又多次以夫人身份出访齐国和莒国,《春秋》记如鲁君,可见文姜摄政是可信的。

《左传》认定文姜淫乱,除了有上面所说是从礼的角度去审视鲁桓公之死、尽力发掘《春秋》中的微言大义这个因素外,还与错误地以后世儒家观念盛行后的礼法观念去看待春秋时期的男女关系有关。可能文姜与齐襄公之间确实存在私情,但在当时的社会里并不违情悖礼。在春秋时代,婚姻制度还残存一些上古对偶婚的习俗,齐襄与文姜之间的这种男女关系可能是上古族内婚制的残余或变异。有专家指出:“齐国的性观念比较开放,不仅未婚女子,就是已婚妇女包括贵族妇女也敢于放纵,夫妇双方对贞操看得都很淡。”⑧“周人当处于父系氏族社会的后期。其生活的主要规范便以氏族的习惯为约束,毫不例外的,周人的婚姻也当处于对偶婚向一夫一妻制婚姻过渡的时期,婚俗中的许多原始性是显而易见的。”⑨《左传》中记载了很多“报”、“淫”、“通”、“烝”等婚外男女关系,正好印证桓公十五年雍姬母亲的一句话。“(雍姬)谓其母曰:‘父与夫孰亲?’其母曰:‘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⑩在那人尽其夫的时代,文姜与齐襄之间的私情,并不会让人认为是淫乱。而《左传》时代,由于儒家礼法已经基本形成,女人是祸水这种观念也已经根深蒂固,再来审视文姜与齐襄之事,就被认为是罪恶与淫乱了。《左传》作者就作了这样的解读。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