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禄谈论义和团残杀待产洋妇:用铁棒捅入腹中
时间:2012-10-11 09:18: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毓贤:我奉太后懿旨办事,今日在衙门校场杀得三十余洋鬼子,您也是銮驾亲临的。还有在山西另一地方,杀了个待产的洋妇,一支铁棒捅进了她的阴户(希望是立时毙命,少受痛楚)。

 

本文摘自:《太后与我》,作者:[英]埃蒙德·特拉内·巴恪思爵士,出版:云南人民出版社

“私以为,”荣禄道,“西方各国在要求惩办查处之时,自有其谬。对拳党首脑或逼死,或流放(就好像三十余年之后的国际联盟所发出的制裁,现今已不存在),就事件本身而言,此次作乱的发起者、头等角色,不但连名字都未有提及,反而被视为国中不可或缺之人。此实法理不容[劳合·乔治(LloydGeorge)当此之时便毫无犹豫,喊出绞死国王这样最冷血的口号]。你们洋人政府也漏了许多小角色,比如我友、总管太监李莲英,他是力挺拳民的。他对老佛爷的影响不亚于我,我居宫外,他时刻服侍身前,更便利一些。”

“您怎么看待毓贤和他的剿杀?”

“是了,”大学士道,“我猜到你会有此一问;你指的是毓贤上书请求将山西洋人杀得鸡犬不留、老佛爷准奏之事。我可将老佛爷八月中(公历9月)到山西,与山西巡抚毓贤的谈话重述一遍。我当时在场,记得每一句话:

“太后:汝在山西诛杀洋人,连孩童也无幸免。可知西方人称之为残忍屠杀,责难于我?

“毓贤:我奉太后懿旨办事,今日在衙门校场杀得三十余洋鬼子,您也是銮驾亲临的。还有在山西另一地方,杀了个待产的洋妇,一支铁棒捅进了她的阴户(希望是立时毙命,少受痛楚)。

“太后:如此兽性,天人共愤!我从未允许你对妇孺大开杀戒。你也太妄为了。

“毓贤:涣汗其大号(《易经》)。太后谕令既出,奴才奉旨行事。

“太后:那也须见机行事。你这样后患无穷。现今棺材价格日高一日,可早作打算。

“而毓贤未能领会话中深意,结果如你所知,落得身首异处。我向来反对他调任山西。李莲英收了四恒票庄支付的二十五万两白银,打点此事。”

“冒昧一问,阁下估计宫中太监每年的薪饷大约多少?”

“我猜纯入绝对逾五十万两,不含特别费用。已故的李鸿章大人任直隶总督时,年饷至少是其两倍;但切莫忘记他的责任更大,宫里不仅有上上下下的太监,更有最上头的人物(指慈禧)。”

“关于剿杀的官文,按惯例,毓贤的奏折是应该加了红漆朱印,由朝中专人送还给他。汝有所不知,各省奏折均是批了已阅的批文,有的还附了细致批复,再送还上奏人。但此次李莲英并未告知我和军机处的其他同僚,而是私下拿了老佛爷的亲笔批示,送与毓贤之婿济绶卿”

“抱歉打断阁下,老景善在日记中提到他,这二人甚为厚密。”

“确是如此,”荣禄续道,“他住在城北,一生都在代岳父探风,他们翁婿通过山西的大票庄四恒的各家分号,频繁通气。因此太后之令得以传到太原毓贤处:因为并非通过正常的官方途径,(你可记得孟夫子箴言:传德之道速于置邮)毓贤本该置之不顾,再请批示。然而他本就残忍好杀,遂按其婿传来的圣旨行事。这确与章法不合,但太后(绝无不敬)也不能完全怪责他。

“无人比我更知太后:对于喜爱之人她宽宏大量,以至于姑息,但对一些小事却无法释怀。知晓此节,你便能理解过去四十年中种种不幸:阿鲁德之死,同治之妻,和她共同辅政的东宫太后,以及竟敢放肆顶撞她的珍妃。”

说到此间,荣禄停口提醒我(完全无必要),在他有生之年万勿再提起此话,除非太后千秋以后。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