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那俗呀!晒晒毛泽东时代的街头童谣(图)
时间:2012-10-08 20:43: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咋那俗呀!晒晒毛泽东时代的街头童谣(图)

  改革开放前,生活苦不堪言。没有钱 买玩具,儿童的玩法也很简单,自己造。那时踢毽子是最流行的。用各色毛线,一个铜板,小铁线一扎就是一个鸡毛键子。冬天踢毽子是热身运动啊,那真是毛泽东时代大街小巷的一道风景。

  那时,不论你走到哪里,都会伴随着一首踢毽子的童谣。

1.jpg

  一个毽子踢八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
  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
  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
  七五六 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一。
  八五六 八五七,八八八九九十一。
  九五六,九五七,九八九九一百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中国最流行的是反美童谣。最著名的其中两首几乎无人不知。那时只要你走在大街上,时不时都会传来孩子有节奏的民谣声: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老虎不吃人,专吃杜鲁门。
  杜鲁门他妈,是个大傻瓜,
  床上吃床上拉。

  杜鲁门是什么人,孩子们并不十分清楚,只知道他是侵略朝鲜的美国总统。听这名,杜鲁门,大腹便便的能不是个大坏蛋。美帝都是大坏蛋。

  还有一首把美帝一带而过,歌颂伟大领袖的童谣也很流行:

  小汽车,镝镝镝,
  里面坐着毛主席。
  毛主席挂红旗,
  气得美帝干着急。

  1960年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中国就有了“肯尼迪,啃地皮”的说法。到了1963年肯尼迪遇刺,说法变成了童谣:“肯尼迪,啃地皮,不肯尼迪啃地皮。”


  1965年,毛泽东指示公开发表赵朴初的《某公三哭》:《哭西尼》、《哭东尼》、《哭自己》。于是反对美帝的民谣开始有了文化,也扩大了讽刺目标,从反帝扩展到了反帝反修反对各国反动派。巧了,这帝修反的三个领军人物名字上都带个“尼”,分别是美国总统肯尼迪,苏共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印度总理尼赫鲁。从此有关“三尼”的贯口也跟童谣似的风靡中国......


  我们小时候的童谣,都俗不可耐,但是也趣味十足。要是有人放屁了,我们就喊:“XXX的屁,是一股气,在他的肚子里,滚来滚去,一不小心出了这股气,吸屁的人,垂头丧气,放屁的人,洋洋得意,这股气飞过高山来到意大利,意大利的国王正在看戏,闻到这股屁,很不满意,派了一个师包围这个屁,派了科学家研究这个屁,什么原因那么粗的管子蹦的那么细,那么高的楼房蹦成平地,那么大的宇宙飞船蹦成银河系,最后结论是核武器。”

  有的小朋友上厕所,我们会在外面大喊:“我来到了天津卫,嘛也没学会,学会了开汽车,压死200多。我上坡下坡又压死200多,我换了一辆车,我又压死200多。警察来抓我,我逃进了女厕所,厕所没有灯。我掉进了粑粑坑,我跟粑粑作斗争,我差点没牺牲。”

  那时候上学有上学的民谣:背着书包上学校,被老师嫌年纪小,背着书包往家跑,跑跑跑不了,了 了 了不起,起 起 起不来,来 来 来上学,学 学 学文化,画 画 画图画,图 图 图书馆,管 管 管不着,着着着大火,火 火 火车头,头头大馒(奔)头。

  个子矮的学生,免不了被人挤兑:“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蹦高”

  被挤兑后的小个子往往不依不饶还上一句:“机关枪,带盖儿的,你妈拉屎带馅儿的”

  当然,一个不能少,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听,谁也跑不掉: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蹦高。 二年级的小茶碗,一打一个眼。 三年级的吃饱饭,四年级的装子弹。 五年级的一开火,六年级的全滚蛋!


  毛泽东时代的童谣有个特点,学校教的是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如:我是一个小画家,画了一朵大红花,大红花献给毛主席,毛主席见了笑哈哈。

  正经吧。可以说一本正经。可本博秦全耀告诉你凡不是学校教的,却是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且听:

  “大麻子死了,二麻子抬,三麻子买板,四麻子钉,五麻子挖坑,刘麻子埋,七麻子大声哭起来,八麻子问他哭什么,他说大麻子死了你没来,九麻子一旁高声叫:深深的挖深深的埋,别叫兔崽子跑出来。

  毛泽东时代搞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尽管吃不饱穿不好饥寒 交迫,但人人胆小谁也不敢对社会不满。一次小学同学杨宝贵打着竹板指着大街上拾荒的说了句,检破烂的多受罪,那是万恶的旧社会。正好被京城有一号的修脚一绝妙手堂王希子安爷爷听见,他马上让我把同学的爸爸找来说,把孩子的嘴管好,咱们街上的那几个右派不都是嘴上缺了个把门的。

  尽管沒有自由化的,但却有拿少数民族开涮的。小回回,奸又奸,抱着猪头往家颠。奶奶奶奶快开门,别把猪尾把放一边。那时年岁小,谁也没太当回事。搁在今天呀,说不定这首童谣能生出几个拉登来。

  1998年,老秦在《环球时报》写了一篇有关童谣营销的文章,提出了“石家庄新三宝,酱油、奶粉、消炎药”。很巧,这句话 居然被流传,副市长马静还说编得巧。可好景不长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是三鹿奶粉已死,珍极酱油又被日本龟甲万控股。咱中国特色的中国制造只剩下了人家洋鬼子发明的消炎药。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