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文明(外两篇)
时间:2012-10-08 09:37: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朱鸿  阅读:

  实际上作家在本质上是求真,求善,求美的,这已经是常识了,然而知易行难,甚至有的人走着走着便忘记了基本原则。如果作家别无他意,惟为真善美而写作,那么他将进入一种生命写作状态,而这样的写作状态则是一个伟大作家必备的。不同时代当然有不同时代的真善美,我以为,真善美在今天应该有自由与进步的含义,若贝多芬所言:“自由与进步是艺术的目标。”④进入生命写作的状态,作家便不怕死亡,不怕坐牢,不怕排斥,不怕寂寞,不怕贫穷。这是需要一种精神的,然而中国作家,谁具如斯精神,起码经常出现在镜头之中的作家不具如斯精神。
  中国作家多是一种现世写作,总希望自己的写作在现世得到回报。回报什么呢?当然是荣华富贵。于是作家就追求这样的效果:作品的发表,获奖,再发表,再获奖,使名与利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而且滔滔者天下几乎皆是也,已经成为习惯。问题是,如斯行动,将永远不能成为伟大。
  现世写作有种种表现。它规避历史。已经过去的人类生活,便为历史,而占世界四分之一分额的中国人的当代生活,则发生了多少惊天动地的故事,然而作家写作了多少,反映了或表现了多少呢?直面这段历史显然是有风险的,遂采取规避之术,以走安全之道。没有批判精神。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⑤所以认同,甚至歌颂。杜甫与柳青都是作家,都在吾乡长安居十数年,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有批判,还有愤怒,而柳青的小说则完全取消了批判。杜甫之伟大,是由杜甫造成的,柳青之局限是由柳青造成的。也不足为奇,怪的是有人罔顾杜甫之批判精神,更不弘扬杜甫之批判精神,偏偏为柳青扬旗打鼓,而柳青则完全是时代的适者和颂者,岂不知这便有背文明的法则了,当然不知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跟着指挥棒走。作家之为作家,靠的就是独立意志,然而当代作家鲜有坚硬的意志,其往往自觉不自觉,有意非有意地望着指挥棒。这里的指挥棒也未必是权威,它也包括媒体,奖项,津贴和位置。媚俗。所谓媚俗便是想方设法讨得受众喜欢。为多数人所喜欢,只能是琼瑶或金庸一流作家,但琼瑶和金庸一流作家却不得不在艺术的金字塔底部一带活动,他们飞翔不到金字塔顶部。曲高不一定和寡,然而和众显然难以曲高。遗憾的是,中国作家孤独不得,总是想让多数人为他欢呼!再也没有由于媚俗而使作家容易获得鲜花和货币了,当然,再也没有由于媚俗而使作家自绝于伟大之路径。有的作家出版了一些书,也还畅销,或也得了奖项,上了电视,便觉得会不朽,是恒星了,自得而洋洋,岂不知麒麟皮下总是露出马脚,从而为高士所不齿,也将为时间所刷新。缺乏思想含量。没有一部伟大的作品不是思想深刻而丰富的,没有一个伟大的作家不是思想者。帕斯卡尔说:“思想形成人的伟大。”⑥又说:“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⑦加缪甚至认为:“文学作品通常是一种难以表达的哲学的结果,是这种哲学的具体图解和美化修饰。”⑧人以思想为伟大,以思想获得尊严,何况人类之中的作家。然而当代中国作家,他们的作品有多少傲人的智慧,有多少超人的发现,其道在何处,光在何处?粮食装在麻袋里,不一定把麻袋撑满便是收成好,关键是手伸进麻袋一摸,皮少粒饱,把麻袋扛在肩上沉重得要压弯了腰。作品仿佛粮食,故事长能怎样,细节精又能怎样,如果没有思想将故事与细节融为一个艺术品,那么它仍是过客。模仿。当一个作家的写作只是为稻粱谋,或还有追求,只是怕狼怕虎,那么他便将削弱并失去原创和独创的能力,除了模仿洋人和古人,他会怎样进行下去呢?而中国现在则特别需要科学技术、人文科学及文学艺术诸方面的自主创新。
  现世写作有它自己的文化之源。中国没有原始意义的宗教,彼岸世界含含糊糊,甚至没有,遂只注重此岸世界,这便难以产生超拔的精神力量和精神追求。之后唯物主义过来,赶走了零星的鬼和神,世界便只剩下现实的世界,文学便只剩下现实主义的文学了,而现实主义的文学则退化为单薄的故事和细节,岂不知现实世界是包含着过去与未来在内的神秘的宇宙流。那么什么是引领中国人走向更尊严更美丽的精神流呢?马克思主义?儒家思想?民主、自由、法制、人权?作家以为正确的价值观是什么?作家的理想是什么?
  显然,当代中国文学是古代中国文学的继续,更是现代文学的继续,它是拥有丰富遗产的,而且它还是未来中国文学的过渡,它的成绩也是显著的,中国作家自有探索人性的法门和把握人生的法门,他们不乏聪明者,苦干者,壮志者。不过中国作家所经历的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与文化生活变化太快,一个胃难以消化十个人的食物,而他们则必须消化,且又有中餐,又有西餐。问题在于,即使吞噬而进,是否为身体所吸收了呢?是否变成了自己的生命呢?如果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那么出现一个伟大的作家需要几代?英雄不在镜头之中,英雄刚刚在地平线上闪动。
  中国有伟大的作家出现,当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它将结束众多的文学之争,这仿佛主峰耸立,其他支峰便会得体归位一样。它将标志着现代汉语写作的成熟,因为白话文写作不足百年,它的成熟一般会以某位伟大作家的产生为标志,仿佛从歌德与席勒开始,德国文学才进入了世界文学,从普希金开始,才有了俄罗斯文学一样。以白话文写作,现在显然还处于锤炼阶段,如何对待俚语,如何对待文言文,如何对待翻译体,都是一个需要以写作实践解决的问题,它的解决无疑需要有一部伟大作品的出现而解决。它将是中国软实力的体现。中国文化靠什么吸引其他民族,仅仅靠孔子是不够的,孔子老了,比耶稣还老。不过,若有一位伟大作家,其作品不但有中华民族贡献给人类的光明与温馨,还有其新的形式,那么它怎么不体现中国的一种软实力呢?问题是伟大的作家容易吗?仅仅有聪明成就不了伟大。歌德非常推崇莱辛,认为莱辛是伟大的,是因为莱辛有伟大的人格。歌德甚至直言:“……伟大人格在艺术里多么重要……”⑨。而罗曼·罗兰则说:“没有伟大的品格,就没有伟大的人,甚至也没有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行动者。”⑩所以,中国作家要伟大起来,第一重要的是铸造自己的人格,投机是不行的,伪善也是不行的。中国作家要直面大是大非,而且要以慈悲情怀,驱散窝藏于人类心灵之中的黑暗,作表面文章是不行的,讨好也是不行的。中国作家应该当仁不让,勇于承担,患得患失是不行的,小家子气也是不行的。当然这样行事是很麻烦的,会遇到障碍和挫折,然而通往伟大的路径怎么能是顺畅的呢?通往平凡的路径才是顺畅的。这样行事显然会逢凶遭害,苦难降临,然而穿过苦难,达到伟大,恰恰是成为伟大的方式。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