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自述遭遇:多次被日本兵糟蹋 怀上日本人孩子
时间:2012-09-28 22:29: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几天以后,家里没有粮食吃了,我去毛弄村姑妈家讨玉米。从姑妈家拿着几斤玉米往家里走,谁知道在田边又遇上了巡逻队那几个骑兵,强奸过我的那个翻译也在里面。翻译认出了我,就下马拦住了我的去路不让我走,硬把我抱到田边空地上,又一次强奸了我。

第二天,我在地里挖番茨,快到中午时,突然又来了一队骑兵,有一个人从背后抱住我,把我拖到村前小河边的树丛里,光天白日的,他们一起把我强奸了。

一次,村里一个姑娘要出嫁,她是我的好朋友,请我去。因为我会唱歌,村里女孩子出嫁都喜欢请我去。婚礼结束了我回家,路过县维持会,遇上几个日军,他们把我拉到维持会的一间小房子里,轮奸了我。当时维持会长知道这事,他也不敢出声。

多次被糟蹋,那时我总觉得身体不好受,浑身酸软。后来,我发觉自己怀孕了,就挺着大肚子东跑西藏,有时藏进山寮里,一住就是好多天,带的东西吃完了,就找山上能吃的东西吃,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溜回家。有时也到远亲家藏一段时间。1941年10月,小孩出世了,是个男孩,在山上,孩子生下就死了。

后来我家搬到什东村居住。什东村甲长是族里大哥,叫杨老浪。杨老浪胆小怕事,日军见我长得漂亮,几次下村找不到,就命令甲长杨老浪把我亲自送到扎奈,他们威胁说如果不把我送去,就要杀村里的人。杨老浪害怕了,只好把我找回来带到扎奈,交给日军。

在扎奈劳工队,日常劳动是插秧、耕地、锄草还有收割。扎奈的日军不让我回家,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们想什么时候来检查就什么时候来检查,三五成群的,只要他们看中的姑娘都逃不过。像我一样遭罪的姑娘还有好几位,有个姑娘被拉去几次,不久就想法逃跑了。我不能跑,我怕我跑了村里人会遭殃,就只好忍下去,我被他们糟蹋的时间最长,次数也最多。

在扎奈,起初是几个常见到的日军找我,时间长了,脸孔常常变换,但不管是什么样子的,都是一样。每次吃“预防丸”,他们都要看我吃完了才走开。
 

 

有时家人请保长甲长求情,日军才允许我回家探望一下父母,不过时间很短。

1945年秋,日军投降,杨阿布回到家乡。后嫁到什曼村。

杨阿布:被糟蹋厉害了,身子坏了,几十年吃药不少,总也不好,也不能生孩子。

现在,杨阿布与丈夫和养子一家住在一起,杨阿布的日常生活由丈夫照顾。杨阿布坐在床上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话,这些话家人都听过无数遍了,有时就要她不要再说了,但她还是要说,反反复复的就那么些内容。家人没有办法阻止她,就只好充耳不闻,随她说。杨阿布说的内容是:每天晚上,她一闭上眼睛,就看见一批批日本人来追她……

杨阿布:……他们跑得快,眼里发绿光,像狗一样,一群,四爪着地,追我……我跑不过他们,我用刀杀,杀不死他们,怎么杀也不死,死也死不光……追上了,用嘴叼着,你撕我咬的,肠子都掏出来了,从下边,他们把我肠子都掏出来了,还有小孩子也掏出来了……到处躲,到处藏,躲哪里藏哪里他们都找得到,你到哪里他们就在哪里往外冒,天上,云上,树上,河里,地里,石头里,头发里……往外冒……跑,疼啊……

杨阿布讲述着这个缠绕了她几十年的恶魔般的梦,手里紧紧握着那把明晃晃的刀。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