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自述遭遇:多次被日本兵糟蹋 怀上日本人孩子
时间:2012-09-28 22:29: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多次被糟蹋,那时我总觉得身体不好受,浑身酸软。后来,我发觉自己怀孕了,就挺着大肚子东跑西藏,有时藏进山寮里,一住就是好多天,带的东西吃完了,就找山上能吃的东西吃,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溜回家。有时也到远亲家藏一段时间。1941年10月,小孩出世了,是个男孩,在山上,孩子生下就死了。

 

本文摘自《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分享》,作者:陈庆港,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带进山里的食物都吃完了,最近一次偷偷回家取食物已是在10天前,杨阿布记不清自己在山里已经生活了多少日子了。

雨还在下着,杨阿布缩在自己用芭蕉叶和椰树干搭成的茅寮里瑟瑟发抖。雨水顺着芭蕉叶的缝隙流下来。

这几天,孩子在肚子里不停地挣扎着,这让杨阿布有点紧张,她不知道这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她此时很想有家人在身旁。

杨阿布在山上是为了躲过日本人的追赶,她的肚子里有了日本人的孩子,日本人要杀死她。杨阿布还是个没有结婚的姑娘,她是在遭到日本兵的多次强奸后怀上孩子的。

杨阿布要等孩子出世后,才能回家。而离孩子出世的日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杨阿布住的茅寮的周围,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被她找来吃完了。

一想到自己将在这野山里一个人生孩子,杨阿布就非常害怕,她不知道自己到时该如何来应对这个孩子的出世。

杨阿布终于忍不住要去找东西吃的欲望,她一手托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一手撑着地面,慢慢地站起身。这时外面的雨似乎变得小了点。

杨阿布腆着大肚子,在细雨里,披着一片芭蕉叶,在莽莽的山林里,寻找着可以充饥的东西。除了采到几株蘑菇外,她没有找到新的可以吃的东西。在回茅寮时,她决定去茅寮边上的泉水旁喝上几口水。

泉边,石上长满了一层薄薄的绿绒绒的青苔。杨阿布在从一块石头上往另一块石头上跨的时候,脚下一滑,她就重重地跌坐在了石头上。

肚子里一下子便刀铰般的痛,她看到血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来,和着雨水一起淌。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忍着痛,坐在那块石头上一动也不敢动。

她觉得自己的下身有东西向外挤。

她慢慢躺在了那块被雨水浸透着的滑滑的石头上。

……孩子出来了,她抬起头,再用两只肘撑在身后,她看到了一个沾满了血的紫色的东西,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在雨中……她知道,这就是孩子,就是那个在她肚子里整整9个月了的孩子,就是为了他,自己在深山里藏着,过着不像人的生活……

她用牙咬断了孩子的脐带。

她把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孩子没有哭,也没有睁开眼。她脱下自己的褂子,把他包裹了起来。

她说不出自己心里现在是种什么样的情绪,她像刚刚走出了一场噩梦般的轻松,她像终于了断了一段孽缘般爽快,她曾经无数次地想咒死肚子里的这个东西,试用许多方法想把这个东西驱离自己的身体,然而当他被自己抱在怀里的这一刻,自己却又对他有了几分依恋……她用手轻轻地触摸着他的满是皱纹的脸。

血从杨阿布的身体里还在不停地向外流着,像一条红色的溪流,和雨水一起汇集到泉水里。

她决定回家,现在自己可以回家了,现在自己必须回家。

她抱着孩子,离开那个茅寮,在雨中,向山下,向山下的家里走去,她的身后有一条血的溪流……
 

 

面色煞白的杨阿布直到深夜才回到家,当她敲开家门时,就一头倒在了开门的妈妈的怀里。

杨阿布第二天被家人转移到了邻村的亲戚家静养,而她生下的孩子,在她被送走后,被家人掩埋在了离家不远的一片椰树林中。

其实,杨阿布刚刚到家时,怀里的孩子就已经没了气,也有人怀疑孩子一出生便已离开了人世。

这是62年前的事。

现在,杨阿布就坐在我身边的床上,她的目光透过窗子,可以看到窗外茂密的椰树林。谁也不知道,窗外的这片椰树林里,曾经埋藏过她多少心酸往事?

家人都去干活了,杨阿布的小屋里便只剩下她和我两个人。小屋很低矮,屋外下着雨,屋里弥漫着淡淡的霉变腐烂的味道。

在盯着窗外的那片椰树林很长一段时间后,杨阿布开始盯着我看,她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盯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就突然地将双手伸向我,伸向她眼前的空中,在那里不停地挥舞着、抓着,嘴里说着我听不明白的话。杨阿布的耳朵已经听不见声音,所以她嘴里发出的声音特别大。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非常紧张地站起身。她看着我,更加使劲地挥舞着双手,向前抓着,嘴里发出更大的嚷嚷声。她似乎是在向我描述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杨阿布不止一次地对着我重复这样的动作和声音。在这间黑暗而又充满着霉味的窄小房间里,我有点毛骨悚然。

杨阿布的家人回来后,我便立刻有些夸张地向他们报告这件事情。老人的儿子听了我的话,并没有吃惊,他说妈妈那是在向你讲述她的梦境,她在告诉你梦里有许多日本兵来抓她,她对家里的所有人都讲过这个梦。

杨阿布的家人还告诉我,因为害怕做梦,老人就不敢闭眼睛,不敢睡觉。后来杨阿布就要求儿子给她一把刀,儿子没有办法,就真的给了她一把刀。每天睡觉之前,老人都要使劲地磨这把刀,只有手里握着锋利的刀,她才能睡觉。

我和老人说话,要经过老人的儿子来翻译,这很麻烦,甚至绝对残忍。老人由于耳聋,说话的声音很大,而我的每句问话,老人的儿子都要用喊叫的形式才能转达给老人,这使得他们母子俩看上去像是在吵架。

老人断断续续的讲述,以及常常突然长时间的沉默,使这次谈话用了特别长的时间。

在日本人的飞机轰炸保亭县城后的第二年春天,大批的日军就占领了保亭县。许多人外出逃难,杨阿布的家人和其他一些没来得及跑的老百姓只好留下来当顺民。

日军侵占县城后,马上在各处建立了据点,驻扎上部队。

杨阿布:巡逻队骑着马进了村,当时我在家里和邻居家的一个妹在织布。巡逻队进村后,骑着马乱闯,有两个日军就闯进了我家,看见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姑娘,一个日军就抓住邻居家的小妹,拉出去了,另一个日军是翻译,就把我抱住。我拼命挣脱了他往外跑,翻译就在我后面追着不放,追到村边时,他就捡了一块石头朝着我砸过来,正好砸中我的腰,我痛得跑不动了,他就把我抓住,拖到村边的山坡上,这是我第一次被日本人强奸。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