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宋光宗因为怕老婆而不肯为父亲办丧事
时间:2012-09-17 10:37: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光宗的意思也很明白:你不立我儿子,那我们父子就恩断义绝!

做爹的,悲哀啊!
 

 

老爹死了,儿子不肯办丧事

光宗自从得了神经病,好一阵孬一阵,让人揪心。可是,大臣怎么对皇上说呢?难道能直说:皇上,你脑子有病?那你是不想活了。

既然阿Q头上的疮疤说不得,那么,劝说皇帝去看望老爹总还是可以的吧,这毕竟关乎人伦大义,皇帝岂能有失体统?可是,光宗却有时傻愣,没有反应;有时大概还是清醒的,被大臣们逼得没法,就答应前去,可还没动身,李凤娘就把光宗“劫走”了。李凤娘怎能让孝宗的楔子插进她与皇帝之间—倘使他们父子一抱头痛哭,冰释前嫌,我李凤娘不就成了老赵家最大的敌人吗?

最伤心的是孝宗,他倚门盼望,却总是一场空。儿子不来看望,媳妇又是这么“作”,不久他就郁郁而终。

老爹死了,儿子总得出来办丧事啊。不要说皇家了,这道理,随便哪个人都懂。可是,光宗却无动于衷,任是大臣们怎么劝,他都漠然不应—李凤娘本来就恨死了与自己作对的公公,她可不乐见前皇帝的“哀荣”,自然阻止光宗前去。宰相留正和知枢密院事赵汝愚觉得不对劲,就拉住光宗哭谏,光宗仍然不为所动,衣服都被拉破了还无济于事。朝廷一片哗然:这样做事,皇家体面何存?天下人会怎么看呢?

孝道是帝国的根本,这几乎要动摇老赵家的政权合法性啊!由此可见,李凤娘是一个多么没见识的女人—跟死人急什么?就是不情愿,台面上也要装一装啊。

当此之时,还是80岁的高宗皇后吴氏有主见。她处变不惊,代行主持丧礼,说皇帝有病,可在家中祭奠。虽然一时糊过去了,可是毕竟丢人丢大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儿子躲在一边,却让祖母来为老爹送终的?

大宋朝实在是太狼狈了。

可是,更狼狈的是,一个有神经病的皇帝竟依然统揽着帝国大局,这就像一个瞎子做舵手一样危险。宰相留正在这条帝国船上,备感惊慌失措,于是恳请立储,万一船长真犯浑了,好马上有人顶替。

当初,光宗在李凤娘的撺掇下,要孝宗点头立储。现在孝宗一死,他却不肯立储了。为什么?他觉得一立储,儿子马上就会取代自己。可是大臣们坚持,光宗没法儿,就批了这么几个字:“历事岁久,念欲退闲。”再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没下文了。而宰相留正,还受了皇上不明不白的批评。留正是一个胆小的人,又迷信,一次上朝扭伤了脚脖子,就觉得流年不利,再待在疯皇帝身边太危险了,于是就乘小轿出城开溜了。

一个国家,皇帝有神经病,宰相又吓跑了,那只能国防部长赵汝愚上阵了。赵汝愚知道不换皇帝是不行了,就抓住御批的“退”字,一面联系中央警卫局,以取得他们的支持;一面让韩侂胄托人去请高宗皇后吴太后出来主持大事—韩侂胄的母亲与吴太后是亲姊妹,有了吴太后的支持,就名正言顺了。

吴太后知道势在必行,否则夜长梦多,会危及社稷。于是,在孝宗哀悼期结束之时,出来暂时垂帘听政。在内警的护卫下,嘉王赵扩来到爷爷的灵柩前。赵汝愚宣布内禅,嘉王却吓得绕柱而逃,被吴太后喝止。吴太后亲自为玄孙披上皇袍。嘉王在韩侂胄等人的扶持下坐上御位,还自言自语道:我没罪,我恐怕要担负不孝之名了。

这样,终于有了新皇帝,吴太后拆帘还政。没想到,太祖母在这关键时刻,还充当了中流砥柱的角色,真要为老赵家的男人悲哀了。

光宗没有料到,不声不响,他已是太上皇了。可是,谁让你不肯为老爹办丧事呢?这几乎要激怒天下的贤子孝孙了。可是,他清醒时还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儿子,而糊涂时则到处乱跑,疯得更快活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李凤娘没了皇帝的靠山,自然也被抛弃了。

瞧这一家子,说得过去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皇帝家也一样。别以为皇家的事有多神圣,光宗一家的事,还不如你家隔壁张婶李嫂家的事有板有眼呢!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