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宋光宗因为怕老婆而不肯为父亲办丧事
时间:2012-09-17 10:37: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老爹死了,儿子总得出来办丧事啊。不要说皇家了,这道理,随便哪个人都懂。可是,光宗却无动于衷,任是大臣们怎么劝,他都漠然不应—李凤娘本来就恨死了与自己作对的公公,她可不乐见前皇帝的“哀荣”,自然阻止光宗前去。

 

本文摘自《百家讲坛》2010年第2期,作者:岑燮钧,原题:家事太闹心,皇帝发神经

宋朝的文弱,在历史上是有名的,尤其是南宋。

其实,文弱不文弱,只要看看皇帝就行了。不说军国大事,单是后宫,三代皇帝都搞不掂一个女人,结果反是皇帝自己被逼得发神经—指望这样的皇帝恢复中原,岂非缘木求鱼?

公公说:当心我废了你

宋光宗的妻子叫李凤娘,原是将门之女,生性泼辣。

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就进了皇家门呢?原来全靠道士皇甫坦穿针引线。他当年一见李凤娘,就惊呼:“此女是大贵之相,日后定当母仪天下。”李父一听,说这就难怪了,她出生时还真飞来一只黑色的凤凰呢—估计是一段乌云吧。两个半老男人一阵狂想,像煞有介事。

没想到,这事儿还真应验了。高宗末年,皇甫坦入宫为太后医病,因妙手回春,取信高宗。高宗正在为过继孙子—儿子宋孝宗是过继的,自然,孙子也不是嫡亲的—物色媳妇,皇甫坦就顺势推荐了李凤娘,又神神道道一番。高宗信以为真,仿佛他们老赵家真娶了一只凤凰。

可惜,这是一只“黑”凤凰。

本来,一个灰姑娘嫁进豪门,自是不敢多走一步路,多说一句话,何况是皇家。可是,偏是李凤娘,什么都不怕。肚子争气,生了儿子,就母以子贵。到丈夫被立为太子之后,就更是得意得不得了—我是未来的第一夫人,干吗要做小媳妇儿呢?于是,她在高宗面前,数落孝宗;在孝宗面前,撒娇告太子的状;在丈夫面前,就更是得理不饶人,无理也闹三分。就这样,他们老赵家的三个男人,一个退休皇帝,一个正牌皇帝,一个未来皇帝,被一个武将之女搞得团团转。到这时,高宗如梦初醒:李凤娘终究是武将之女,缺少家教,皇甫坦误我啊!可是,一个祖父—何况不是亲祖父,就孙媳妇儿之事发表声明,是多么不合适啊!

可是,公公孝宗忍不住了。媳妇在宫中横行霸道,搬弄是非,不把三代皇帝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他训斥道:你应该多学学太后的贤德,若再肆无忌惮,弄得宫里鸡飞狗跳,当心我废了你!不过,毕竟没闹大,吓一吓也就得了。闹大了,谁也不好看。

可是,孝宗并没有吓住李凤娘。等到孝宗退位后,李凤娘就更变本加厉。也是,在位时,我都不曾怕你,退休了,我怕你怎地!一次,李凤娘在打骂宫女,太后看了不忍,试图劝止。李凤娘就反唇相讥:我与皇上是结发夫妻,名正言顺,我替皇上教训奴婢,有何不可?言下之意,太后不是孝宗的元配,后婆就别管媳妇家的事了!一旁的孝宗勃然大怒,严正警告李凤娘:再放肆就废黜你!这一回孝宗动了真格,他召来太师,商量此事。但外人是劝和不劝散的,何况光宗刚即位不久,此时行废后之事,不利于政局稳定啊!

于是,这事不了了之了。

丈夫做了皇帝,接下去就该是儿子做太子—只有这样,李凤娘的地位才算稳固。于是,她就怂恿丈夫把这事儿定下来。光宗与老爹商量了一下,可没想到老爹不肯点头。李凤娘就气势汹汹地去质问,并当场翻脸道:我是你们赵家明媒正娶来的,儿子是我和皇帝亲生的,又是长子,为什么不能立为太子?理由很充分,就差逼问孝宗“你安的什么心”了。

孝宗除了生气,还能说什么呢?

太郁闷了,闷出神经病

媳妇这么放肆,问题的根子在儿子。

本来,一个皇帝有什么好怕老婆的,太不了废了就是。可是,光宗经过老婆多年的洗脑,已把“妻管严”修炼成了美德,绝不反抗,更不要说反戈一击了。

一次,在盥洗之时,光宗发现一个伺候自己的宫女双手又白又嫩,不禁多看了几眼,称赞了几句,或许也略微亲昵了一下。没想到,几天后,李凤娘就派人送给光宗一个盒子。光宗打开一看,竟是一双血淋淋的手!光宗自小锦衣玉食,估计杀鸡都没看到过,顿时吓得心惊肉跳,精神恍惚—因此还大病一场!

一个皇帝“惧内”到如此地步,还会有救吗?

这不,光宗连自己的宠妃都保护不了了。那一天,光宗要主持祭天,不能回后宫。李凤娘就找了个借口,虐杀了与她争宠的黄贵妃,还“及时”报告光宗:黄贵妃暴死!光宗心知肚明却不敢发作,郁闷极了,只能暗自饮泣。许是,他们老赵家的列祖列宗都看不下去,嫌光宗太窝囊了,凌晨祭天时,一场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了:先是祭台猝不及防着了火,差点烧着光宗;接着又是风雨,又是冰雹,把祭天仪式砸了个稀巴烂。光宗何曾见到过这样“惊险”的事儿,本来已够伤心了,现在又得罪了老天,思前想后,越想越恐怖,不由得精神崩溃—自此,得了神经病!

丈夫得了神经病,李凤娘却是越活越精神。他乘机让儿子协助处理政务—也是,父亲病了儿子帮忙,天经地义嘛。自从为立嗣的事在孝宗面前吃了闭门羹,李凤娘天天在光宗面前说孝宗的坏话。光宗也生父亲的气,大哥死后,父亲让排行老三的自己做了太子,而现在竟然说:当初按例应立你二哥,因为你英武像我,才越位立了你,现在虽然你二哥不在了,可你二哥的儿子还在!那意思很明白了,父亲不想立自己的儿子。这让光宗越想越生气。在这一点上,这对活宝夫妻是高度一致的:儿子是自己的好,皇位哪能传给他人?基于此,夫妻俩组成了统一战线,越说越有共同语言,越来越一条心了。

确实,光宗的儿子嘉王赵扩是很笨,做爷爷的不能不为江山社稷考虑。可是,孝宗把“窝囊”的儿子光宗看成“英武”,人同此理,光宗又怎会嫌自己的儿子笨呢?如今再想挽回,孝宗只能结怨儿子一家了。

果然,儿子把自己的好心都当作驴肝肺了。孝宗看儿子久病不愈,自然担心,就到处找民间秘方。可是李凤娘却对丈夫说,这是你父亲想毒死你,好改立老二的儿子;就是不毒死你,也早晚要废了你!光宗本来神经就不正常,经李凤娘这么一煽风点火,觉得老爹太毒了,从此就不肯再见老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