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日军把我们当发泄工具 不少姐妹残废
时间:2012-09-17 10:30: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从我被破身的那天起,就成为日本军人的慰安妇了,天天都要接待日本军人,少时一天有三四人,多时十多人,日本军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待,只把我们当成发泄工具。

 

本文摘自《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作者:陈庆港,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临终前,人们问朴来顺,将来是不是要把自己的骨灰捎回出生地韩国?朴来顺说不用了,埋在毛弄就行了。毛弄是解放后当地政府安排朴来顺工作的地方,离县城5公里远。朴来顺说自己在毛弄劳动生活了这么多年,舍不得离开那里。

朴来顺死后,人们遵照她的嘱托,把她埋在了毛弄。

在毛弄,我找到了朴来顺当年在这里工作时的同事,他带着我去看朴来顺的坟墓。朴来顺的坟墓就在毛弄公路养护工区后面的一片小树林里。

树林里长满了齐腰深的杂草,朴来顺当年的同事拿着一把长长的砍刀,走在前面在杂草丛中开道。茂盛的杂草遮盖住了一切,第一次进去我们没有找到朴来顺的坟墓;第二次,在清除了大片的杂草后,我们终于看到了被野草和藤蔓缠绕着的墓碑。墓碑前有同事们来看望她时留下的水,还有杯盏……

树丛里透不过一丝风,汗水将衣服紧紧地贴在皮肤上。

站在朴来顺的墓碑前可以看到她当年一直工作和生活的毛弄公路养护工区的房屋。

朴来顺当年住的那一间小屋也还在,房间的窗子上爬满了藤蔓,朴来顺就在这里一个人度过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幸福的那段时光。藤蔓正从窗子里伸进屋来,在屋子昏暗的空间里到处伸展蔓延。南国的空气粘稠而富营养,植物似乎可以在空气中扎下根来。

在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后,朴来顺让人为自己请来了位裁缝,她指导着裁缝做了一套朝鲜民族的衣服,她就是穿着这套衣服,口中念着她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妹妹的名字,永远闭上眼睛的。

在临终前,老人将她生前所有的东西全部封存在一个跟了她一生的铁皮箱子中,在她死后,这个箱子和她的骨灰一起埋进了坟里。

朴来顺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她交给了最好的一位朋友,并叮嘱朋友好好保留。

在埋葬了所有的一切后,老人为什么要保留这一张照片?这又是一张什么样的照片?

从保亭到海口,从海口再到保亭,再从保亭县公路管理所的职工档案室,到海南省文史馆,我查阅了所有能找得到的与朴来顺有关的资料,找遍了朴来顺活着时几乎所有的朋友,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追寻后,朴来顺的过去在我的面前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我终于看到了这张照片。照片中,年轻的朴来顺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那双充满迷茫和忧伤的眼睛看着我。美丽的少女朴来顺,忧伤掩不去她生命的青春的光芒。这时我似乎有些明白,老人为什么叮嘱朋友要好好保留它,老人留下这张照片也许有许多理由,但其中一定有一条是出于对自己青春的怜惜,虽然她已被践踏,但她本该是如此美丽。

据保亭县文史工作者张应勇说,1994年国庆前夕,他到保亭县医院病房探望朴来顺,当时她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县公路工区派了一位青年女工守在病床旁照料她,这时老人的生命之火已经行将熄灭,但从她苍老的脸上仍还能隐约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韵。那次老人在张应勇的恳求下,终于说出了自己那段屈辱的往事。张应勇说永远忘不了老人在开口前的表情:沉默良久,已经枯涸的眼中一下子又充满了泪水。

以下是朴来顺老人当年的谈话记录。

朴来顺:我看来活在人世也不会很长时间了,本不想再提那些往事的,但想想我快死了,再不说怕没有机会说了。我是南朝鲜庆尚南道咸安郡内谷里人,我的父亲朴命万,母亲宋崔引,都是老实的农民。父母养了我们9个兄妹,大哥朴恩植、二哥朴乙植、大姐朴任顺、二姐朴乙顺,他们也都是农民,现在是否还健在,我不清楚。我是老五,下面还有弟弟朴寿富、朴基英,妹妹朴其顺、朴次顺,现在他们也都是50多岁以上的人了。
 

 

昭和15年(1940年),日本军队已经对中国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这年下半年,日本人在我家乡征兵,我的恋人姓崔,他也被征去中国战场,但不知他在中国的什么地方,在哪支部队。第二年(昭和16年)2月,日本人在我们家乡征集年轻妇女,组织“战地后勤服务队”。征集人是一位姓李的朝鲜人,他到处宣传说,这是支援大东亚圣战,妇女在那边只做饭、洗衣、护理伤病员,每月除吃用以外,还有工资,有钱寄回养家……。我们家乡不少妇女,小的才16岁,大的30来岁被征到“战地后勤服务队”了。我当时25岁,两个姐姐已经出嫁,家中人口多,生活困难,既然参加服务队能挣点钱养家,我当然愿意。另外因为我的恋人在中国战场,当时我不知道中国有多大,认为去中国也许能和他相会呢。父母开始不同意,后来经姓李的多次花言巧语劝说,老人也就不阻拦了。

我们这支“战地后勤服务队”前往中国时,同乘一辆车的有30来人,我们朴姓姐妹就有4人。记不清坐了多长时间的汽车,又坐火车,有一天终于到了中国抚顺的日本兵营。他们不让我们住在兵营里,而安置在离兵营不远的一座有围墙的大院里。进了院子才看到这里已经来了不少年轻姐妹,约200多人。两天后进行编队,我所在的队约50人,有日本人、北朝鲜和南朝鲜人。编队后第二天,崔管事就发给我们统一式样的上面写着编号的衣服,叫我们洗澡后换上,说要进行体格检查。

崔管事把我们领到大厅里,叫我们排好队。不久来了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日本女人,她后面跟着五六个彪形大汉。怎么给女孩子检查身体让这些男人也来参加?姐妹们议论纷纷。这时崔管事板起脸大声叫安静,姐妹们被吓得不敢出声。日本女人瞪着眼扫了我们一遍,然后恶狠狠地说,这次体格检查是为大东亚圣战、为皇军服务的,你们要有牺牲精神。接着她命令大家就地脱光衣服,不许乱说乱动。女孩子害羞,大家都不想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我们就没有按她的指令脱衣服,而是站在那不动,但心里紧张极了。日本女人见没人动作,很恼火,指着前排一个小妹叫她出列,站在前面,逼她先脱衣服。小妹站着不动,看上去她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日本女人向身旁的大汉一挥手,两个大汉恶狼似的冲上来,按住小妹把她身上的衣服剥得精光,又把她按在地板上,当着大家的面,强奸她。小妹又哭又喊,一边被强奸,一边挨打,脸都被打肿了,她躺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眼泪往下淌。这个情景让所有人都呆了,大家害怕得哭了起来。日本人继续命令大家脱光衣服,接受检查。这下大家就都不得不开始脱衣服了。日本女人把每个姐妹转来转去查看,上下摸,到处捏。有的姐妹忍不住哭了起来,日本女人就恶狠狠地打她们的嘴巴。好多姐妹只好一边偷偷流眼泪,一边忍气吞声任他们摆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