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已逝,春华初始
时间:2012-04-16 09:12: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笙歌一梦瑶  阅读:

再也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再也不会“为赋新词强说愁”。曾经为使笔尖留下唯美的痕迹,不断地在心际搜索,搜索那埋藏在亘古千年岩石里的歌谣,抑或那失落在人间的天使的曲调。曾经在凌晨梦醒时分,依然会一骨碌爬起来,坐在椅子上,趴在床沿边,记录下生命的点点滴滴。曾经会长时间坐在河岸的岩石上,聆听流水叮咚的声响,或是让逝水滑过指尖,缓缓流到心头最柔软的去处,然后在内心深处记下最深的感动。曾经的曾经也像许许多多的孩子光着脚丫奔跑在炎热的夏季,而过去二十年的夏季将永不复返。
纵使时光回到从前,日子也许仍然回像过去一样度过。从不曾想过未来在何方,更不必言已然逝去的日子。所幸的是今时的觉悟上不太晚,生命中还有两三个二十年来度过。夏花虽逝,但春华初始。纵逝去的二十年不曾让夏花灿烂,誓让春华在下一季绚烂。曾想不可追的是逝去的时光,所以也就没有必要感怀。虽说人生短暂,但于有限的时间里同样也能活出精彩。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度,而在与宽度,所以历史从不以人生命的长短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
当王勃唱罢“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时,他的身影在中国诗歌史上虽稍纵即逝,但依然被冠为“初唐四杰”之首载入史册;当海子在青春灿烂的时刻结束生命时,人们依然铭记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当拜伦年轻的生命结束于他挚爱的希腊时,人们记住了他的《哀希腊》和《唐璜》。我举这些例子并不是倡导英年早逝即为生命价值的实现,而想说的是往往英年早逝的人(如果允许我想当然)可为人类创造更大的价值。
所以生命的长短不必强求,只要能活出它的本色,即是最大价值的实现。在日日都会到来的时光里,我该如何不辜负这样的青春年华,不辜负那些在过去的岁月里和在将来的时间里依然爱我的人——这是活着应该日日思考的问题。成熟不是沧桑,而是发自心里的自信,这也是自己目前所欠缺的;因为心从不曾老去,所以依然无法理解,无法洞明怎样才不辜负“活着”二字,所以往后应该如佛祖在菩提树下悟道一般品读“活着”的哲学。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