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殇成墨
时间:2012-09-03 07:04: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湖北刘昌华  阅读:

        寂默中,其夜如殇
  习惯一个人安静地想一个人。
  陪伴自己的夜也是怅然若失,空气中肆意漫散的音乐,一半惊艳一半忧伤,一半欢快一半沉默,一半悦耳一半低沉,蝴蝶与蓝,生与死的交替,一面悲痛的活,一面绝望的生。
  而我的心渐渐乱了,麻木不仁,无情得了无生趣。
  看完死于自杀的文人的文章,本以为会有一大堆夸夸其谈的文字可以写,却是无语,拼命地挖,却还是无言无语。甚至原本准备好的言论也失去意义。
  无为而生。
  生命里什么都不要做,都不要留下,为什么而活都是可笑自欺欺人的做法。而自杀,曾经最最感兴趣的话题此刻也失去了兴致。
  自杀,换而言之,不过只是一个片刻的找到自己,又或者是迷失自己。
  答案是什么,原来已经不重要了。
  越是找寻,越是迷惑,原本还清晰的自杀,因着众人的纷说,也变得诡异起来。
  我一直以为上帝的存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交付给了他,无论身体还是心灵,无论是伟大的还是卑微下贱的想法欲望。是的,我一直如此以为,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如此,而以为的那个上帝也是自己的心灵,能叫它不生厌自己,不迷乱自己,能叫它安守本分着,便也问心无愧了。
  但是我错了。事实,原来没有事实,只有对事实的描述。
  那么,自己写出来的便只是伪事实,那么别人再怎么误解我,嘲讽我,又或者爱我,都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或者一段恶意的诋毁。
  推翻一切,并不叫我快乐;坚守一切,亦不能让我无悔。
  什么时候该随机应变,什么时候又该固守一词,一切的一切迷乱而混繁,不是不能选择,只是失去了选择的力气和能力,这样的自己只想躲起来。
  
  躲起来,像乌龟一样把世界和现实顽固而坚决地拒绝在我之外。
  好想好想这样去做,但是我知道,我不能,也绝做不到。就算我停止不前,依然有人前面拉着我,后面推着我,用大分贝的嗓音叫我自愧不如无地自容地前进。
  是的,我前进了,一步步都流着黑暗的眼泪,回望深浅不一的脚印,我只能无声地哭泣。
  终于只是自己一个人了,生死无区别了。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这悲凉的心源自哪里,又要怎么才能摆脱或者填满?
  终究是学不会坚强,也学不会故作坚强,更学不会相信坚强,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在被我不断地否定,否定,像个老师一路批阅卷子都是红叉叉的沮丧和落魄。
  身体里发出冷笑的声音,就连写作这东西,心里深处也知道是什么,只不过不愿意真实地写出来吓坏旁人,而自己竟也还是要活着下去的。
  真是可怕啊,不过是脆弱得不堪一击,却假装痛苦得叫人怜惜;真是可悲啊,不过是词语的排列组合,却伪装成生命的书写者,真真叫人笑掉大牙。不不,贻笑大方是不够格的,被人嘲笑的资格都不配。
  有些话,不能写在文字里,却可以告诉给朋友。朋友,多么陌生的字眼啊,也许有了宝宝,替代了朋友。
  也许有了文字,替代了男人。其实,其实文字不过只是乌龟壳,我又能逃到哪里?
  天涯海角永相随,这些话在我耳朵里怎么就那么刺耳?那些美好的词语,妖艳的红色,绝不能在我的生命出现,也许唯有冬天才能减轻一点我的疼痛,看着别人抱怨冬天的寒冷无情,我便有着说不出的快乐。
  
  昨晚看了些不知所云只是记录心境的文字,不禁甚感欣慰。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和别人一样地活着,不要这般清醒地疼痛着,似乎还要恶意地去享受这痛苦;哪怕连安慰自己的借口都显得多此一举,对一切的一切总是漠然着;无限渴望得到,却又总是瞻前顾后担惊受怕,无限向往着,却永远不会踏出真实的步伐;宁愿一面给自己伤痕,一面细数着,一面舔舐着,却永远不要它好;又在雨天一个人的夜里,孤独得无以自拔……
  我们尊重别人的活法,却永远得不到别人同等的尊重,只是被别人试图把我们正规化正常化,博得他们无限的同情和安慰,却无法从中真正取到温暖的火焰,似乎我们的痛,只能从更痛的感受那里获得一丝慰藉。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或者说明明知道该怎么办,却做不到,也不愿意去做,宁愿忍受物质的贫乏,在精神的世界里追求一种我们知道的永远无法达到的境界;拼命给自己压力,又不断释放这种压力,一边无极限地靠近远方,一边又怀疑远方的真实存在……
  是怎么了,难道就因为我们写作着,悲伤着……
  写了太多的字,也还是无法明确表达那份心,明明看见它就那么明摆在那儿,却怎么都无法向旁人讲述它,而自己难道真的已经看清了它吗?不不,不过冰山一角凤毛麟角罢了。
  所以才有了那么多视死如归的脚步不断追随,以此来证明我们确实活过。
  
  又或者不是。
  平平淡淡的一生,这样的平淡,是一切了然于心,而非浑浑噩噩的苟且偷生。
  但倘或敏感多情的心可以淡然一切,之前也一定是经过刀山火海的煎熬与重生吧。我要的也许就是这样的一生,但谁又知道自己的一生究竟会怎么度过。
  譬如眼下的生活,明明很想努力去过好的,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每次这样说,发现得到的却并非好结果好改观,恰恰相反的是越来越糟糕,也许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也许很多年后才会看到效果……可悲的是我竟然要这样自我安慰。而每次努力的失败又将激发下次的动力,原来所谓最大的努力永远只是一个无法达到的最高值,原来任何时候的自己都留有余地,都留有退路,但就这点,我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去自杀,因为自杀是我留给自己最后的退路,而那是最后一搏,自然该留在非同时期,这是我的权利和心理的一种欲望,我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路走,便不会太过悲观和绝望了。
  感谢前人的亲身体验,让我们后人有了可以研究的榜样和个案。所以当我再看到这样的诗歌,便不会再触目惊心:你举起了斧子/你砍杀了谁/那种妻妾成群的生活/不容许背叛。/多么冷血的社会/杀人犯被捧成了纯真诗人/顾城之死/论证着中国文学的伟大。/那倒在斧子下的人啊/谁为你说一句公道话/残忍吗/无耻吗/这本来就是个禽兽不如的社会。(刘昌华的《顾城之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