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那点事儿
时间:2012-08-30 07:53: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jxf9006  阅读:

    爱是个很纠结的字眼。
    台湾人说,大陆没有爱,或者是无心的爱。“爱”原本应该是“愛”,而今,爱没有心了。爱得无心,也是现代潮流,也就是与时俱进了。
    可是偏偏很多人接受王安忆的观点——我崇尚古典。于是,心里便很痛苦。因为还有不少人的“愛”字有心。
    古典的爱,或者说有心的爱,常常是痛苦的。从《诗经》到《楚辞》,从李煜到纳兰,从《桃花扇》到《红楼梦》,从李商隐到范仲淹,从易安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到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无一不是爱得用心,爱得痛苦。豁达的东坡也只好劝慰自己“但愿人长久”。“春蚕到死”,“蜡炬成灰”,多么酸楚;“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多么沉重;“为伊消得人憔悴”,这般痛苦;“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久别离长相思,这般无奈!相爱是甜更是苦!
    最可怕的是爱上不爱你的人。因为被爱的人会很不珍惜,对你倾述的爱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甚至觉得是个沉重的负担;假如还隐约有一丝同情,那么会常常表现为迁就;否则,就会肆意蹂躏,对你的守护深恶痛绝,讨厌你的任何敏感。如果你还要坚持,那么你就要接受很多捎搭的东西。爱得越深,陷得越深;再加上原先不想接受的事与人,那就爱得更辛苦,沉得就越快越深。慢慢沉下去,上方就是一口井,你看见的天也就那么大了。再没有什么境界,因为没有眼界了。于是绝望之余,几近哀叹地说:你是我的无论如何,我是你的无可奈何。
    心病基本无药可治,但有疫苗可以预防——三心二意点儿,过把瘾就走。那样,就可以很不在乎,常态表现为:你爱怎样就怎样好了,关我什么事。自己也很自由进而洒脱。曹操说,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接受天下人负我。只是,对自己心爱的人,要这样做真的很难,良心上就无法忍受。所以,明哲说:最大的敌人是良心!开始觉得是耸人听闻,故意推翻点什么常规常道的以引起关注,不落熟俗。现在想想,归为明哲,不缪也。被负的人常戚戚,施负的人乐融融。只是,孔子说:小人常戚戚。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这样说。当初他屡次推销自己均不得就,也尝戚戚,那算作大人还是小人呢?
    有人说,人的情感是一条轴线,就像数轴。爱是正方向,恨是负方向,不爱不恨就是中间的那个原点。仅仅就那一点,不容易拿捏。所以,郑板桥说难得糊涂。想来这糊涂也就是那个原点吧。所以,想糊涂真的很难。苏东坡也说,世人生子盼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也是这道理。但我对数轴说不怎么赞同,我觉得情感是开口向上的抛物线,一边是爱,一边是恨,都可以向上无线延伸,它的顶点是不爱不恨,是情感的最低点。所以说,爱的反面其实不是恨,而是漠然,再疼再痒不再关护,任你挣扎不再关注,没有心思和力气再做哪怕多一点的纠缠,所有剩下的,都只是无谓,超然脱敏。如果恨,那就是仍然爱着,只是方向不同,方式上还是对称的,基本一样。
    忽然想,既然这样,那开口向下的抛物线才最天才最睿智的比拟。爱和恨都是有损身心的亚健康情感,顶点在上,爱与恨的临界点那儿,才是情感的最高境界。不爱不恨,不悲不喜,无怨无悔,无忧无虑,于是就幸福了。要是怀疑,请看弥勒。
    相爱总是简单,相守真的很难。这话说得真好!恰如纳兰所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时,一种与先前完全不同的气质,韵味,加上自己的联想与想象,几近完美,眼中的人就是完人,无人可及。甚至爱屋及乌,连一不小心看见的缺点也成为特有的标志,而极尽文饰。当然,初见时,展示的也都是靓装,都是优点,这也是人之常情,不可厚非。但是,很容易给人的幻想加装助推器,于是迅速飞天。可是,时间长了,容易产生审美疲劳,若一味的总是复习,那就是易普生的《娜拉之死》,或者鲁迅的《早春二月》。相爱就是这样简单,此属公理,不需赘言。
    那就说点相守。相爱时是献花,若那花不少假花,会谢。而相守则是戒指。多为名贵金属或镶饰更贵的宝石,这里的含义很深也很浅,都懂,可是,都不想很深的去懂。相守是心灵的契约,就像西方婚礼上牧师的布道,不管什么什么,无论怎样怎样……于是戴上戒指,一种形式与心灵的十字架被弯成环状,戒在那里,其实就是相守的戒律。有此做法,已经告诉你,相守很难。是啊,时间久了,疲劳了,或者细心的坚持度小了,于是失落。再者,人无完人,只要是人,就有缺点,而没谁会真的喜欢对方的缺点,即便是自己也有的同样的缺点。可是,有尾巴总会露出来;而一旦露出来,你怎么办?你惊呼:啊!你怎么也有尾巴啊!劝点儿:别惊呼,都有。
    再说激情。激情的定义是应急状态下激荡的情感。可是,人不能总是应急状态,除非生命就是一天一周一月一年,再长了,都会生病,而且这病的名字不怎么好听,不说也罢。
    走得久了,累了,才知道什么是船,什么是帆,什么是港湾,什么是永远的岸。想把自己泊进港湾。切记:港湾里没有惊涛骇浪,没有激情四射,有的只是宁静,有的只是抚慰。港湾里,爱情常常焊牢成亲情,爱情是鲜花美酒,亲情是米面酱油。过日子,不知道靠的是什么。
    相守的难度主要有这些。若禁不住这样的平淡,心先飞走,因为意念总是快于行动。以后的情形都会预见,也无需多言。
    要是都君子点儿,那结局就是——你的世界我曾来过。
    于是,才有徐志摩的睿智: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累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醒了,开始埋怨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