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时间:2012-04-15 06:52: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白宁远  阅读:

前些日子正在看匪我思存的作品,《香寒》,小小的一枚印信,篆字两个——香寒,镌刻的是一个男子对那个自己钟爱一生的女子的愧疚与追忆,而当年那个被辜负的曼妙红颜却早已跳出爱恨贪嗔,大彻大悟,常伴古佛青灯。小说以香寒命名,将沧桑中这段感情打捞出来,却只是一笔带过——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原本世间就只分男人与女人,任时光怎样流逝,都不过是些相似的的情感故事。换了男女主角,结局却是相同的辜负。十丈红尘中的爱恨情仇终究是我们俗人的戏码。

作者想必是极为欣赏张爱玲,通篇布局都有明显的张派痕迹。张爱玲焚了两炉沉香屑,袅袅熏香中,将故事娓娓道来。香尽了,故事也便到了尾声。而匪我思存则是泡了壶明前龙井,让品茶之人自己去述说。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尚不知从何开始。张爱玲到底是笔底冷定,有情还似无情,一丝半点都逃脱不了算计与利益权衡,理智淡漠地不似女子,讲的都是些烟火人间的点滴,不会有煽情的桥段,更缺乏浪漫的元素,最最伤情的亦不过是半生缘中曼桢那句冷寂凄清的——我们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我们曾相携走过的路途依旧,我们相伴赏过的风景依旧,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回不去的是那段相爱相守的时光。物是人非的心境有许多种。

有人推荐了一首琵琶曲,就名《琵琶语》,听着听着,竟极似如此的意境。起调极其安宁,轻缓而迷蒙,恍恍惚惚间好似一个古时女子午睡醒来,一天就已到了黄昏的样子,心里惘然,若有所失,宛如被大段的时光遗弃。室内尚未掌灯,昏昏然的黯淡。撩起纱帐,窗棂外透着些许淡青的天光,淅淅沥沥的雨声是这孤寂世间唯一的声响,梨花带雨,翻开了前尘往事的书页。曾经十指相扣,互许今生。曾经月下赏梅,沽取对酌。曾经水袖曼舒,琴瑟和谐。一起哭过笑过,以为定将地老天荒,却不料,爱,终成了往事。心中并无哀恸,不悔,当两人所求已然相背,当同行的路分叉为相反的两个方向,在相爱沦为相互折磨之前冷静放手,不悔,心中只余淡淡的爱念,斜倚在衾枕上,手中摩挲着他送的玉钗,天色一分分暗下来,唯余暗香盈盈,雨声簌簌,蓦然回首的种种只是这黄昏雨后的一场浮梦。琵琶声渐停,袅袅的乐音回荡,归于沉寂,仿若暮色轻柔地覆盖天地间的万物。

由爱生忧患,由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是故莫爱着,爱别离为苦,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缚。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