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读后感、《霍乱时期的爱情》书评
时间:2012-08-28 10:36: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霍乱时期的爱情》读后感、《霍乱时期的爱情》书评

  抱歉,文章写的有些乱,要是你没看过马尔克斯的小说,可能会觉得看着费劲。

  写下这个题目,才突然觉得困惑,作者在书中提到霍乱的地方其实有限,却为什么要给小说起这样一个名字呢?然而随即就笑自己的傻了。

  就像《红楼梦》一样,文章的主题当然既不是“红楼”也不是“梦”。

  “霍乱”隐喻是纷乱的人世,如同“红楼”是荣华富贵的象征。而“爱情”正与“梦”一样,都是不需要解释的。

  马尔克斯的确是世界级的文豪。我总觉得小说要么不看,要么就得看这种名著级的。

  “多年以后,当奥尔良诺上校面对行刑队的时候,他一定会记起他的父亲带他看冰块的那个下午。马孔多当时还是个小村,土房子坐落在河岸上。清澈的河水中,石头都光滑洁白,就像是史前的巨蛋。这个天地还是新开辟的,很多东西都没有名字,不得不需要指指点点。”

  虽然我只看过《百年孤独》一遍半,但那种内在的永恒魅力却让人不知不觉的就能够几乎背诵这梦幻般的开头。

  再看看我们的作家是干什么吃的,他们的开篇又长的是什么鬼样子呢:

  《白鹿原》: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黄金**》:我二十一岁时,正在云南插队。陈清扬当时二十六岁,就在我插队的地方当医生。我在山下十四队,她在山上十五队。有一天她从山上下来,和我讨论她不是破鞋的问题...

  当今中国的作家实在是可悲,我对他们的破烂巨著之所以印象如此深刻,仅仅因为当我读完这最开头的一两句后,我就立刻知道整篇都不过是腐臭的垃圾而已。

  王小波死的时候,有悼念的文章追捧他为浪漫骑士,要我说以他的水平,给浪漫骑士提靴喂马都实在不配。要是老天有眼,为什么不让鲁迅似的“战士”再生,将这样的所谓“骑士”帐下的三流马夫,打死埋掉最好。

  相比《百年孤独》,我更喜欢的是《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案》。前者看到后面实在是感觉越来越乱,并且我也不喜欢那个不太现实的结尾。后者则脉络清晰,我曾经视为座右铭的话也出自这里:

  “如果我们不能确切的知道命运给了我们怎样的使命,就无法继续生活下去。”

  《霍乱时期的爱情》这一部,看完后我在网上检索了别人发表的评论,有趣的是发现还真有人和我一样,看到中间实在念不下去了,只好丢在一边,但后来又硬着头皮读下去,看完全书之后,方豁然开朗。意想不到的结局,让人不得不佩服老马驾驭情节的超凡本领。

  也许中间那些章节令人读来烦闷的部分,正暗示着人生中段定式生活的无聊吧!主人公在青年时所追求的懵懂爱情,以及老年时对人生的领悟与对爱情的专注,虽然是这部书的重头戏,读来深深令人感动,但我看完后忽然萌生这样的想法:不要让自己人生的最重要的、25岁到50岁的时光,就在忙于工作、家庭琐事、或者放纵形骸中不知不觉的晃过。人生只有宝贵的一次,要过得幸福而充实,天下难事,莫过如此了!

  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晚年时感情发生了回归,但我更倾向于将这视作特例,是情节安排的需要。抛开迟暮之年的“失节”不谈,我觉得她的心理颇代表多数女性之普遍:第一次体验爱情时疯狂的投入和陶醉,遇到波折后才突然发现自己连爱情到底是什么都还没弄明白。然后转而明、或潜意识的想法抓住可以使爱情、生活和社会地位都得到满足的婚姻;或许是可以得到的吧,然而多年以后才(我觉得大多数其实一直不会)发现所珍视的爱情早已沦为生活的习惯,而能够维持这种惯性运作即已是幸福的全部。

  至于男主人公,我实在无法给出切实的评论。如果说女主角代表的是“世俗”,那么男主角所代表的,表面看是“执著”,鄙以为内在的还是“勇气”,这恰恰是我最欣赏的地方。

  使用如下的结尾,或许俗了一点。不过转念一想,为什么不呢? 很多很多年以后,一定不会再有人记得我的名姓了,但一定还会有人记得这部小说中如此经典的一句:

  “我对死亡所唯一感到痛苦的,是不能为爱而死。” 《霍乱时期的爱情》(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 )这部小说最早是听我喜爱的主持人梁文道《开卷八分钟》中做过介绍,后来听说拍成了电影。

所以,先是看完电影,然后再找小说去看的。

凭借小说《百年孤独》夺得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在58岁那年携其大作《霍乱时期的爱情》再度出场、再度赢得如潮的好评。

小说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爱的故事。他们在二十岁的时候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过各种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岁,他们还是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中,马尔克斯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的爱情方式:幸福的爱情,贫穷的爱情,高尚的爱情,庸俗的爱情,粗暴的爱情,柏拉图式的爱情,放荡的爱情,羞怯的爱情……甚至,“连霍乱本身也是一种爱情病”。而透过这些爱情,小说表现的是哥伦比亚的历史,是哥伦比亚人自己破坏哥伦比亚的历史。

对阿里萨来说,“那偶然的一瞥,引起了一场爱情大灾难,持续了半个世纪尚未结束。”在阿里萨狂热的激情席卷之下,费尔米纳也狂热起来。但由于她父亲的阻挠,二人的感情受到了重创。不过,两人没能结合的根源并不在此:它或许缘自费尔米纳热情冷却之后的一种远距离静观、或许缘自生命之本能、或许缘自人性的弱点、或许缘自世俗的诱惑……总之,作家没有对爱情河流中的礁石视而不见。费尔米纳只以一句“不必了,忘了吧”就轻易地将阿里萨送入到爱情旋涡里达五十年之久。马尔克斯的这一笔处理,出人意料而又相当真实,干脆利落而又余味悠长。阿里萨那肝肠寸断的痛苦是让人动容的。他在期后做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够“重新赢得她的心”。

费尔米纳与乌尔比诺之间又是另一类的爱情,它如溪水般平静、迟缓却偶有跌宕。相对费尔米纳与阿里萨的爱情,或许我们可以在其中找到更多的世俗的东西。

在电影里面首次听到阿里萨的爱情誓言: “费尔米纳,我为这个机会等了51年9个月零4天,为的是再一次向您表达我的誓言,我永远爱您,忠贞不渝。”感觉是不可思议的,身穿丧服的你老人的反应是那么的合乎情理,但随着剧情的展开,开始明白这个为了爱情而活着的老人在过去的每一天无时无刻不在等待有机会说出这句爱的告白,甚至一度为了担心没有这样的机会而忧心忡忡。

小说中更感人的情节是两位老人的爱情。费尔米纳与阿里萨在半个世纪后走到了一起。看起来两人仍不太可能结合,但费尔米纳早已枯萎的爱情又被激活,且渐渐灼热起来。当“新忠诚号”在热带河流上昂然而行时,两位老人如患上“霍乱”一般迷醉,他们的爱情似乎冒出了腾腾的蒸汽。这简直就是爱情挑战死亡、青春活力冲击生命极限的神话。费尔米纳悲愤的驳斥女儿关于“老年人谈恋爱是恶心”时,她已经夺回了年轻时候失去的恋爱的主动权。

被这个爱情的“永恒”所眩惑,恰如被小说结尾阿里萨说出的那句话所震动一样:船长迷惑地问他来来回回航行要到几时才停,他用“在五十三年零十一个日日夜夜前就准备好的答案”来回答船长,这个答案便是——“永生永世!”
马尔克斯满脸严肃地说:“世界上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情了。”(《霍乱时期的爱情》,第225页)。

同时这也是我对本书中爱情的感悟~~~

正如作者的语言:幸福的爱情,贫穷的爱情,高尚的爱情,庸俗的爱情,粗暴的爱情,柏拉图式的爱情,放荡的爱情,羞怯的爱情……甚至,“连霍乱本身也是一种爱情病”。如此多的爱情都能表现的淋漓尽致,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就可以对比一下我们身边的爱情了~~~~~

本书作者--马尔克斯,小说界的一位“斗牛士”,其大作《霍乱时期的爱情》赢得如潮的好评。他穿着哥伦比亚民族服装领走了1982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声誉达到顶峰;但他并没有为声名所累。

本书写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爱的故事。他们在二十岁的时候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过各种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岁,他们还是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中,马尔克斯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的爱情方式:幸福的爱情,贫穷的爱情,高尚的爱情,庸俗的爱情,粗暴的爱情,柏拉图式的爱情,放荡的爱情,羞怯的爱情……甚至,“连霍乱本身也是一种爱情病”。而透过这些爱情,小说表现的是哥伦比亚的历史,是哥伦比亚人自己破坏哥伦比亚的历史。

小说以阿里萨和费尔米纳之间持续了半个世纪的爱情作为主线,不失时机地将其他多种爱情磨练成珠,穿缀于这条主线上。而马尔克斯恨不能将人世间的种种爱情“一网打尽”。不少的爱情在书中只是一笔带过;不过,几乎是出现在作品中的每个人物都被作者系上了“爱情”的红线。这里有阿莫乌尔的隐蔽的爱情,但却“不止一次体验到了刹那间爆发的幸福”、有阿里萨许许多多的朝露之情、有乌尔比诺和林奇小姐之间羞涩而大胆的爱……变化丰富、形态各异,“真挚火热”的情感内核却都是一样的。它不仅是一部经典的小说更是堪称是一部充满啼哭、叹息、渴望、挫折、不幸、欢乐和极度兴奋的爱情教科书。

作家借此认真思考了情爱心理、性爱心理以及老年人心理。小说不仅仅是让我们看到爱情的多种可能性;真正让人叹为观止的还在于:涉言不多,而“爱情”的诸般特色轻易皆呈。这得益于作家透视爱情及人性的犀利眼光——由于这种眼光,作家三言两语就切中了诸种爱情的“要害”。

小说对老年人心理的关注显然与作家本人的年龄有关。当作家那回忆的幽灵天使一般在过往的时空里飞翔时,我们便倾听到一声沧桑悠远的叹息。叹息声吸纳了人物的私语声,还隐藏了作家探求生命价值的欲望。同时,小说又涌动着滔滔激情。这是作家五十多岁时的作品,我们不得不对老马尔克斯感到敬佩。这样,一方面,我们听见了深沉的叹息;另一方面我们又看见了一位老人满脸热烈的笑,那是热爱生命、回归青春的笑。这一点在小说最后一章体现得最为鲜明。费尔米纳与阿里萨在半个世纪后走到了一起。看起来两人仍不太可能结合,但费尔米纳早已枯萎的爱情又被激活,且渐渐灼热起来。当“新忠诚号”在热带河流上昂然而行时,两位老人如患上“霍乱”一般迷醉,他们的爱情似乎冒出了腾腾的蒸汽。这简直就是爱情挑战死亡、青春活力冲击生命极限的神话。我们在不期然中听到作家的宣告:爱情的最高境界正在于其形而上的永恒品格。舍此,人类所谓的“高尚”、“伟大”必将大打折扣。我们被这个“永恒”所眩惑,恰如被小说结尾阿里萨说出的那句话所震动一样:船长迷惑地问他来来回回航行要到几时才停,他用“在五十三年零十一个日日夜夜前就准备好的答案”来回答船长,这个答案便是——“永生永世!”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