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张爱玲小说《十八春》有感
时间:2012-08-28 08:20: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清逸的我  阅读:
  《十八春》讲的是三十年代旧上海的一个悲剧的爱情故事。全书共十八章,曼桢和世钧也离离合合了十八个春天。细腻精致的文风,让人觉得是自己心底的思绪。
  张爱玲笔下的爱情再也真实不过,没有什么生生死死的誓言。当再次有人提起曼桢时,张爱玲只是把暗淡的语调赋给了世钧:“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小说的女主人公顾曼桢家境贫寒,自幼丧父,老小七人全靠姐姐曼璐做舞女养活。曼桢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工作。曼桢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普通的上海小户人家的女儿,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女孩子。没有人会觉得曼桢是绝世佳人。旧象牙色的肌肤,鹅蛋脸,永远微笑的脸。因为有叔惠、曼桢和世钧平淡而略显拘谨的邂逅。曼桢与世钧的爱情,发生于小饭馆,温情在三人一起的聚餐中小心翼翼地滋长。曼桢的矜持犹豫,世钧的欲言又止,沉默地浸在一颦一笑、一个抬头一个转身中。而且,世钧向曼桢表达爱意的举动,是在夜色中,冒雨到郊外,去为曼桢寻找丢失的一只手套,而曼桢被世钧所感动也是因为世钧为她找回了那只丢失的手套。
  曼桢有这么个脾气,一样东西一旦属于她了,她总是越看越好,以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他知道,因为他曾经是属于她的这样的两个人。晚春的太阳暖洋洋的,窗外的天是淡蓝色。他坐在旁边,看着他的衬衫领带和袜子一样一样经过她的手,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世钧走过来听,她坐在那里,他站得很近,在那一刹那间,他好像是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有一点心悸,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
  曼桢姐姐曼璐也终于也嫁人了,姐夫祝鸿才是个暴发户。曼桢以纤细的身体支撑着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姐夫对曼桢格外倾心。祝鸿才当得知曼璐不能生育,便日生厌弃之心,曼璐为了栓住祝生出一条毒计……她忽然坐起身子来了,有人在这间房间里。停止了叙述,却并不代表一切不会发生。她的生命中不得不出现一个她没有正眼瞧过的男人。空气中有污浊而令人作呕的气息。于是,世钧的身边没有人会再提到曼桢——她被关在虹桥路那幢房子的小屋里。疲惫的她已经不再哭闹和喊叫,她接受了事实。只是在想到世钧时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世钧去她姐姐家去找曼桢时,却收到了曼桢的定婚戒指,从此一对相爱的人相隔,世钧以为曼桢嫁给了曼璐的旧情人豫瑾。
  终于有一天,曼桢难产,祝鸿才无可奈何之下才把她送到了医院。这样与世的隔绝太久了,让她觉得窗外的阳光都异常亲切。“她恨透了那所大房子,这次出来再也不回去了。”是真的,曼桢生下了一个男孩后,逃走了。她说过,死也要死在外面。曼桢愚昧的母亲一味听信了曼璐的鬼话,就这样把曼桢轻易地托付给了无耻的祝鸿才。短短的几天,顾家举家迁移离开上海。曼桢无缘无故地消失在世钧的视线中。太多的矛盾和猜测让世钧在痛楚中相信,曼桢会心甘情愿地离他而去。
  曼桢为了孩子同意嫁给祝鸿才。鸿才为了得到曼桢费了无限心机,后来却觉得她索然无味,“就像一碗素虾仁”。多少纷乱的追求与肥皂泡般的幻灭,拼凑起来大概就是人生。曼璐死了,祝鸿才的风光灰飞烟灭。
  光阴如梭,年少的浪漫已恍如隔世。
  感叹于曼桢纯洁但悲伤的爱情,文中没有山盟海誓,爱情是在平静中悄悄的走来,感觉就是真实,真切的。连哀伤都是用淡淡的语言表达,但是这种哀伤竟是如此的深。毫无疑问,张爱玲是个爱情至上主义者。但是她所追求的却并不是我们常人所以为的那种知识分子式的,所谓高尚的、神圣的、虚无漂眇的纯美爱情,而是世俗的、现实的、生活化、缠绵的、细节的爱情。“她低着头补袜子,头发全都披到前面来,后面露出一块柔腻的脖子。世钧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走到她身边,很想俯下身在她的脖颈上吻一下。但是他当然没有这样做。他只摸摸她的头发。曼桢仿佛不觉得似的,依旧低着头补袜子,但是手里拿着针,也不知戳到哪里去了,一不小心扎了手。她也没有说什么,看看手指上凝着一颗小小的血珠子,她在手帕上擦了擦。”
  他握住她的手。曼桢道:“你的手这样冷。——你不觉得冷吗?”世钧道:“还好。不冷。”曼桢道:“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有点冷了,现在又冷了些。”他们这一段话完全是夜幕作用。在夜幕下,他握着她的手。两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在这样的文字中,描写的尽管只是些细微的动作、平常的话语,但是那份缠绵悱恻的情思,却是在流淌着。
  其实他等于已经说了。她也已经听见了。她脸上完全是静止的,但是他看得出来她是非常快乐。这世界上忽然照耀着一种光,一切都可以看得特别清晰,确切。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像这样觉得心地清楚,好像考试的时候,坐下来一看题目,答案全是他知道的,心里是那样地兴奋,而又感到一种异样的平静。
  晚上世钧送曼桢去做家教,世钧站在月色里想,月亮渐渐高了,月光照在地上。远处有一辆黄包车经过,摇曳的车灯吱吱轧轧响着,使人想起更深夜静的时候,风吹着秋千索的幽冷的声音……待会儿无论如何要吻她。
  他们十八年后相见时的情景再现:许太太和世钧同时回过头来一看,却是曼桢。曼桢站在房门口,也呆住了,她大概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世钧。满地的斜阳,那阳光从竹帘子里面筛进来,风吹着帘子,地板上一条条金黄色老虎纹似的日影便晃晃悠悠的,晃得人眼花。
  用书中的一句话来形容: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缝间的事。可是对于年青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他和曼桢从认识到分手,不过几年的工夫,这几年里面却经过这么许多事情,仿佛把生老病死一切的哀乐都经历到了。后来他们经历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事,终于重逢,曼桢把两人分开后她的遭遇,掺着无限的苦的,讲给他听:“那时候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见到世钧,要把这些事情全告诉他,也曾经屡次在梦中告诉他过,做到那样的梦,每回都是哭醒了的,醒来还是呜呜咽咽地流眼泪。现在她真的在这儿讲给他听了,却是用最平淡的口吻,因为已经是那么些年前的事了。”世钧默默地听着。“他们很久很久没有说话。这许多年来他们觉得困惑与痛苦的那些事情,现在终于知道了内中的真相,但是到了现在这时候,知道与不知道也没有多大分别了——不过——对于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分别,至少她现在知道,他那时候是一心一意爱着她的,他也知道她对他是一心一意的,就也感到一种凄凉的满足。”
  正如十八年后世钧翻看曼桢写给他的信中的内容一样::“我也不知怎么,一天到晚就惦记着这些,自己也觉得讨厌。真是讨厌的事——随便看见什么,或者听见别人说一句什么话,完全不相干的,我脑子里会马上转几个弯,立刻就想到你。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样一个人。”
  几年以后一次看了电影《半生缘》,是吴倩莲和黎明主演的,又一次的感动。他们的爱都是平平淡淡的家常琐事,温和如一煤炉上炖着的小米粥。让人感动叹息的地方是他们爱情的悲剧性,得不到的才珍贵!试想世钧与曼桢如果真的一帆风顺的结了婚,反而无趣。张爱玲深谙大众心理,一支笔轻轻将他们隔开,让他们彼此对对方留住一点情,埋在心底藏起来,这是十八年前他们第一次邂逅的情景。
  十八春,带着一丝丝时光不再的怅惆,就像这个漫长的故事。十八年在张爱玲的笔下一晃就过去了,曼桢和世钧又在上海相遇,而岁月变迁绿树早已成荫……张爱玲的文字发散出了足够的灵性让安静的爱情的味道在那一刻开始凌空飞扬,只是没有人可以预料十八年后的相守与相遇。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